最初那年——「序」


  最初那年——目录

  「序」

  

  “七木,你去哪了,签售会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不到位,这场签售会,有多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关键的时候可不能掉链子啊。”

信息,签售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七木却突然不见了。他不相信七木会搞出什么乌龙来,毕竟这么多年来,七木从来没有马虎过,也正是因为七木的专心,才会让赫陌甘心的跟了七木这么久,一路爬到现在。

  而他不知道的是司马七木正走向即将起飞的飞机。

  一小时前,七木收到了这样的信息:“我们明天上午在曾经九班的教室有一场同学聚会,你会来么?”

信息后,立马就买好了回国的机票。

  你会来吗?

  我当然会去啊。

  去见你呀。

  飞机起飞前,七木最后一次打开了手机,他给赫陌回了消息:“我在会国的飞机上了,帮我处理好,我有一件事要去完成,不然会后悔。”

  赫陌一直在等待着七木的回信,离签售会的开始也越来越近了,而会场周围却始终不见七木的踪影,几滴冷汗从赫陌脸上滑落。

  一收到七木的消息后,赫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七木从来不是这么一个不理性的人,赫陌更不明白到底什么事比签售会还要重要。

  “你叫我怎么处理啊。”

  “就要开始了呀,你叫我怎么办。”

  “处理个鬼啊。”

  可惜七木在发完消息后就把手机改成飞行模式,七木拿起手边的一本书,这就是签售会上他的新书的样书。

  里面写的是他和她的故事,是只属于他和她的故事,是一个回不去的青春。

  翻开书,书里的每个字都是他对她的思念,以及他们的过往,它们似乎在纸上跳动,勾起他回他们的故事,他们的青春。

  “什么?作家突然有事来不了?你骗三岁小孩子呢?我们准备这么多天的签售会,你们说不来就不来了,说取消就去取消,这岂是儿戏?”

  一个红酒杯落下,粉碎的玻璃和深红的液体被阳光照着,却让赫陌觉得异常的刺眼,每一次都会刺进心里。

  “对不起,准备签售会的所有费用我们都会承担,而且我们也会像合同上签的提供一笔违约金。”

  赫陌何尝不是在压制住自己即将爆发的心情,没办法,他们现在处于不理的位置,他只能低声下气。

  “以后你们别来找我们合作了,我真没有见过你们这种玩法,哈哈,可笑。”

  当然,这一切七木也是无法知道的。飞机已经起飞,穿过云层,正在向高空飞去。

  地面上的一切早就变小,然后消失不见。

  七木闭上眼睛,前几天为了准备今天的签售会,他已经几天没有睡觉了,既然已经没了签售会,那就好好休息吧。

  不能让她看出来自己很劳累,曾经的她也很心疼他熬夜,伤身体。

  七木紧锁的眉头轻轻放下,口角向上翘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他果然是太累了,刚刚闭上眼睛就沉沉睡去。

  当七木下飞机的时候,天空还是亮的。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走出机场,他打来一辆出租车,不像别的旅人,他什么行李都没有,出租车驶向了他很久都没有回去过了的学校。

  那个他们一起奋斗了三年的学校,那个记忆中辛苦却又幸福的高中时代。这么多年他没有回来是因为这里 承满了他与她的回忆,后来她走丢了,他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地方了。

  可如今她回来了,他也回来了,他再也不想弄丢他了。

  出租车停在了学校门口。

  澄汐中学。

  四个金色的大字还是刻在校门口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相传这块石头是仙人曾经打坐用的癸石,这块石头算是半个镇校之宝了。

  因为是学校月假,学校门口显得格外的冷清。

  七木大步走向澄汐中学,一阵又一阵的回忆冲破枷锁,拥入七木的脑海。

,穿过课桌牵住的手,熬夜为她写的情书,漆黑小道上相互贴上的双唇,小胡同里的他们。

  一切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和她的回忆,只属于他和她的回忆,如今全部冲进他的脑中。

  那是许下的要永远。

  那是对着流行留下的诺言。

  那是信中的一句小情话,一句小抱怨。

  那时的欢笑。

  那时为她流下过的眼泪

  如今只想把这一切化作一句:你还好么。

  我回来了。

  你呢。

  【如果喜欢,就大胆地去疯,不论结局,你只需要记住,相爱的人最终还是会重逢。】? ? ? ? ? ? ?

  BGM:张思源——给陌生的你听

  这首歌给你听 我想请你闭上眼睛这首歌可能不大动听但是我有足够的用心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