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部中国名著的经典开头,哪句最能打动你?


?

  ----- ----- 《白鹿原》陈忠实

  

  “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

  《白鹿原》的开篇,是陈忠实对于巴尔扎克的引用——“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陈忠实把他对关中人、关中土地和关中文化的理解与体验,尽皆融入他的白嘉轩、鹿子霖、鹿三、朱先生、田小娥、黑娃、白孝文身上。

  ----- ----- 《檀香刑》莫言

  

忠于职守的老狗。俺也想不到,一个女流之辈俺竟然能够手持利刃杀了自己的公爹。俺更想不到,这个半年前仿佛从天而降的公爹,竟然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俺公爹头戴着红缨子瓜皮小帽、身着长袍马褂、手捻着佛珠在院子里晃来晃去时,八成似一个告老还乡的员外郎,九成似一个子孙满堂的老太爷。但他不是老太爷,更不是员外郎,他是京城刑部大堂里的首席刽子手,是大清朝的第一快刀、砍人头的高手,是精通历代酷刑并且有所发明、有所创造的专家。他在刑部当差四十年,砍下的人头,用他自己的话说,比高密县一年出产的西瓜还要多。”

  2001年,莫言的长篇小说《檀香刑》出版,在学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作家用摇曳多姿的笔触,大悲大喜的激情,高瞻深睿的思想,活龙活现地讲述了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场可歌可泣的运动,一桩骇人听闻的酷刑,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

  ----- ----- 《四世同堂》老舍

  

  “祁老太爷什么也不怕,只怕庆不了八十大寿。在他的壮年,他亲眼看见八国联军怎样攻进北京城。后来,他看见了清朝的皇帝怎样退位,和接续不断的内战;一会儿九城的城门紧闭,枪声与炮声日夜不绝;一会儿城门开了,马路上又飞驰着得胜的军阀的高车大马。战争没有吓倒他,和平使他高兴。逢节他要过节,遇年他要祭祖,他是个安分守己的公民,只求消消停停的过着不至于愁吃愁穿的日子。即使赶上兵荒马乱,他也自有办法:最值得说的是他的家里老存着全家够吃三个月的粮食与咸菜。这样,即使炮弹在空中飞,兵在街上乱跑,他也会关上大门,再用装满石头的破缸顶上,便足以消灾避难。”

  《四世同堂》讲述了北平沦陷后,日寇铁蹄下广大平民的悲惨遭遇。反抗与顺从,国家与个人,种种艰难的选择纷繁地交织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

  ----- ----- 《边城》沈从文

  

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 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

  《边城》的开头,犹如一幅寥寥几笔勾勒而成的水墨画,浅浅淡淡,却又有无限悠长韵味。那生命中的一切得失与爱憎,便在这留白里一层层晕染开来。

  ----- ----- 《家》巴金

  

白色的路,好像给中间满是水泥的石板路镶了两道宽边。

  街上有行人和两人抬的轿子。他们斗不过风雪,显出了畏缩的样子。雪片愈落愈多,白茫茫地布满在天空中,向四处落下,落在伞上,落在轿顶上,落在轿夫的笠上,落在行人的脸上。”

  巴金说:“我不要单给我们的家庭写一部特殊的历史,我所要写的应该是一般的封建大家庭的历史,这里面的主人公应该是我们在那些家庭里常常见到的,我要写这种家庭怎样必然地走上崩溃的路,走到它自己亲手掘成的墓穴。我要写包含在那里面的倾轧、斗争和悲剧。我要写一些可爱的年轻的生命怎样在那里面受苦、挣扎、而终于不免灭亡……”

  ----- ----- 《生死场》萧红

  

  “一只山羊在大道边啮嚼榆树的根端。

长长的大道,被榆树荫打成荫片。走在大道中,象是走进一个动荡遮天的大伞。

;粘沫挂满羊腿。榆树显然是生了疮疖,榆树带着偌大的疤痕。山羊却睡在荫中,白囊一样的肚皮起起落落……”

  《生死场》讲述20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哈尔滨近郊一个村庄的乡民“生”与“死”的故事。鲁迅称它作“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

  来稿请投:shiwenxue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