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她竟然是曼谷富豪之女,昏迷醒来劝我别追凶了,我决定不退


小说:她竟然是曼谷富豪之女,昏迷醒来劝我别追凶了,我决定不退

莎拉的房间是在另外一幢别墅,跟我们这幢别墅有一条小径相连。我们进门,发现这幢别墅比我们刚才那幢更大。

我们随着女佣上了三楼一间硕大的卧室,莎拉此时正虚弱地躺在床上,手上还在打着点滴。

白大褂医生此时跟我们说莎拉身体已经无大碍,只是有胃出血、小腿轻微骨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才会完全康复。

帕丽茶靠到了莎拉床边,她开始抽泣起来。

我是头一次看到人妖的哭泣,这男腔调哭得稀里哗啦的,让我一个大男人都要觉得心碎了。

不过我看到莎拉憔悴的表情,心里也是有说不出的内疚。毕竟,她落得这样,我是罪魁祸首。

从Billboard酒吧里相识到现在,虽然我们认识才没几天,但这小妮子的倔强、勇敢、担当,甚至还带着点狡猾,让我心里对她有点肃然起敬,还有一丝丝微妙的变化…

此时,我有点词穷,像木头般竖立在她床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的话。

她的脸娇小如初但毫无血色,嘴唇苍白如素,眼睛里的光亮已消消失殆尽,长发散成一片扑在枕头上,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

我看了有点心疼,想去抚摸她的脸,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想到在娜娜广场边,我们还手牵手一起吃过烧烤,我仿佛还记得她手的棱角与传来的体温。

虽然当时她欺骗了我,但她最后也救了我。想到这里,我就憋屈,作为一个大男人,总感觉欠一个女人人情是很有负担感的,尤其这个人情还是救命之恩。

此时莎拉微睁着眼,她将帕丽茶喊到了跟前,用泰语跟帕丽茶说了一些话。

帕丽茶止住了泪痕,她跟莎拉聊了一会,并时不时回头朝我看。

我猜想帕丽茶把我们要一起去清迈瓦苍海寺的计划告诉了莎拉。

莎拉朝我挤了个微笑,我赶紧凑过去,迟疑了半会,还是握住了她的手。

此时她的手软弱无力,手心冰冷,我心里隐隐作痛。

她欲言又止,眼神里藏不住复杂的情绪,良久,她缓缓地用英语跟我说道:“易,为了你的性命考虑,你还是回中国吧,我可以让我父亲送你回国。”

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会说这样的话,我一下语塞,有点语无伦次:“可是,我…你…你父亲…”

我想说,我还要查下去,就算不是为我自己,也要为你查下去。

只是这句话,我并没有说出口。

我对莎拉的感情,仿佛还没有到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情,我只是喜欢她身上不同于寻常人的某种特殊气息。

也许,这就是男女之间心照不宣的暧昧吧,说不清道不明…

我沉默地看着她,又不想让她失望,我希望她能读懂我眼神里的讯息:我陈易,虽凡人之躯,有时候甚至还怕死,但我也是有血性的人,我很好奇究竟谁在背后指使这一切,如果现在放弃线索而临阵退缩,我咽不下这口气。

莎拉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她轻微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还记得巴迪潘吗?我会让他跟你一起去。”

这巴迪潘就是之前在Billboard地下室狠揍了我两下的泰国壮汉,我当然记得了。

我这时才想起,在我扮成人妖去彩虹2吧酒吧大闹的时候,巴迪潘居然没有跟着莎拉一起来,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易,记得知难而退,不要逞强,你只是个凡人。”莎拉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说完这句,莎拉又睡了过去。

她的手在我手心里愈发显得小巧玲珑,我有点舍不得放开,我想这是男人天生的保护欲作祟。

这楚楚可怜的莎拉,更让我的内心像浇了油一样滚烫发热,隐隐刺激着我去探索未来的勇气。

“睡吧,莎拉,我虽是个凡人,不求惊天动地,但求无愧于心。”我心里默念着。

小飞哥扶起了还在抽泣的帕丽茶,我们三个一起退出了莎拉的房间。

帕丽茶应该在刚才接收了莎拉的命令,她让女佣们给我们安排好了睡房,我们商量了下,暂定两天以后去清迈。

我跟小飞哥住一个房间,帕丽茶给我拿了套泰国特色的衣服,我终于卸下了自己的女装、假发头套等。

一个热水澡之后,我感觉整个人焕然一新,我没跟小飞哥多叙旧,瘫倒在床上就死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