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灵玉来历奇妙,在海中发出异响,罗援力荐谁是失踪者(40)


  (文/于晓敏)我们看出来了,阳氏的宗祠对联是很特别的,不似大众普遍的以颂扬祖德为中心的赞美词,更像是祖训的中心思想提炼。以“璧”和“和”为单句尾字,看似颇有君子之风。而阳籽江留给后代的训导,是要靠每个子孙的一生去实践和体味的。

  五十有二的阳籽江还试想着做点什么。“琢玉的历史发生在很早的年代,很早年代的琢玉师中就有我们阳氏的先人。阳氏可说是以琢玉起家,到如今未留下一件玉器。琢玉虽在我们阳氏断过很多代,但在我这里又开始承接,我既该为子孙后代留点什么,也该有所传延。”

  祖传灵玉来历奇妙,在海中发出异响,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40)

  于是他想到了琢玉。放下了大刀的阳籽江决定操起雕刀。

  这个时候的清朝,开始解除从前只许官方采买的“玉禁”了,允许民间采玉和买卖。阳籽江购玉不是难题了。他到西域购玉时,想起了神秘相玉师的话:“选石不必精挑细择,人与玉都是看缘分的。”所以他比较麻利地“打包”采购了一大堆以大块为主的和田玉原石。

  阳家庭院后面傍水而立的屋子是他少年时的琢玉坊,石头堆在靠窗的坊外。毕竟是琢玉的手艺丢了快三十年,先酝酿一下气力是必需的,接接玉石的灵气也是必需的。于是在未开工前,他下榻到了琢玉坊。

  一天,夜深人静之时,熟睡的阳籽江被什么声音扰醒,那声音若隐若现,似有节奏,好像来自窗外。岭南地区通常是不阖窗的,阳籽江睁开眼,看见窗外的月光正皎洁怡人。

  声音仍在。连日来筹划、准备付出的操劳令阳籽江有些疲惫,他想到一定是窗外的什么小动物出来赏月吧。

  几天过后,阳籽江又一次在夜半时分醒来。

  水和风都醒着,月光也醒,正皎洁地从窗口照进来。水、风、月都是静静地醒着的,阳籽江感觉自己一定是被别的什么声音扰醒。

  确实有一种声音,似乎来自窗外,阳籽江侧耳聆听,声音若隐若现,似有节奏,然而不一会儿就消失掉了。这时月光也暗淡了。

  第二天,阳籽江好像如约而醒。水、风、月都醒着,有一种醒着的声音在吟咏,这一次仔细听来,没错,声音来自窗外,若隐若现似有节奏,好像……海潮涌动的声音。

  阳籽江披衣出门,来到窗下,窗下只有一堆石头——一堆以大块为主的和田玉山料、山流水料以及籽料(仅凭外观估断)。月光正转到那上面,把石头们照耀得闪闪发光。海潮涌动的声音就从这堆石头中发出。阳籽江看到折射在石上的月光也不同寻常,打在那上面的月光竟像浪花一样飞溅起来,也可以说是石头里发出的光像浪花一样向上飞溅。

  平日里一堆沉默的石头,正在月光之下发声发光。

  这个夜晚也不同寻常,活了五十多年,阳籽江从未身临这样的月夜,这作坊外的窗下,好似地上放了灯笼,与天上的月光辉映,这方天地,成了不夜天。

  阳籽江真的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祖传灵玉来历奇妙,在海中发出异响,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40)

  冷静片刻,阳籽江努力在脑海里搜刮他对玉的认识经验,他想起了这样一句话:“月光盛处,必有美玉。”那么这句描绘月光之夜可在河中捞玉的传说,难道还适合于“上了岸”的石头吗?

  不管怎么说,阳籽江都认为是月光在给自己某种提示。

  阳籽江当即决定一探究竟。他躬下身去,石头上像浪花一样飞溅的光,仿佛喷溅到脸上,他感到脸颊凉丝丝的。他听到的海潮涌动般的声音不是集体发声,声源隐藏在石堆里。他猜测到,像浪花一样飞溅的光,有可能也是那正发声的石头所带的光源辐射。于是他用排除法,拿起一块石头,仔细倾听,没有声音,放到一边;再拿起一块,细听,没有,放一边……

  骤然,声音消失,飞溅的光也灭了。

  阳籽江发现,月光被云遮挡了。

  阳籽江期待第二天的深夜来临。

  可是第二天开始下雨了。

  雨天月亮是不出来的,石堆的光和声音也不再来。阳籽江天天想念那月光和月光下发出的海潮涌动般的声音。雨一连下了三个九天还不收,阳籽江甚至担心,这连绵之雨,从此要把那声音浇灭了。

  为什么如此想念和担心?他也说不清楚。阳籽江看着雨中的石头,打算将它们挪进屋子里,但又不知何时雨住月出,更担心挪动会惊扰了它们。真是挪也不是,不挪也不是。很是纠结。

  三九二十七个夜晚,夜夜等月亮。并不是单纯地躺在床上等,而是每个深夜时出去,撑一把油纸伞,站在雨中。

  阳籽江期待着月光,哪怕只有片刻的光顾。他想知道那声和光是否还在。

  他终于生病了。单纯性的腹泻,声势浩大的腹泻。止泻方子皆试无效。连绵泻了半年。

  这一泻,泻掉了人到中年身体上所有油腻和多余的肉,泻掉了半个多世纪浸透在脸上的褶皱沧桑。他落在地上像玉树临风的少年,银发童颜,皮肤洁白,目光雪亮。这半年他单单纯纯地腹泻,似乎忘了琢玉坊窗外那堆石头曾经发光发声的事情了。

  腹泻自愈了,元气是要养回的。阳籽江每天晚上就踏踏实实地在卧房里睡觉。

  有一天,阳籽江的梦里急匆匆地走进了一个男人,师父公孙氏来了!师父喊道:“快起来,去看看月光下的石头。”

  阳籽江还没走到近地,就见月光下的石堆浪花飞溅。近前倾听,海潮般涌动的声音有节奏地大于从前。久违了!阳籽江大喜过望。这一回他发动了长子和次子,最终在那一大堆石头里,发现了正优雅地发光发声的石头。

  祖传灵玉来历奇妙,在海中发出异响,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40)

  这块拥挤在山料、山流水料以及籽料中间的璞玉,应该算是一堆石头中较小的一块了。木瓜大小的不规则卵形,外皮看似比惯常的卵状形原石的外皮厚得多,枣红色。琢玉人都知道,外形给不出玉石优劣的答案的。

  可是哪块包裹着较厚外皮的石头能发出这样的光啊?民间所说的“灵醒的石头会唱歌”不过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这样的石头,阳籽江第一次看见。

  阳籽江亲手捧起这块月光下隔着外皮发出通体之光,并像着火一样把所有同伴石头都点燃成发光体的奇石,心随着正因发声而震颤的石头而震颤。他猛地醒悟到:自己渴望半生耿耿于怀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真正有魂的灵玉——莫非真的来了?

  来了!

  师父公孙氏曾说过,千古一魂的灵玉是出类拔萃的,它会出其不意地横空出世。

  阳籽江在五十二岁——民间约定俗成的“达眼”这个数字的年龄上,借助月光的神力,借助那个神秘的在梦中来临的相玉师的指点,发现了有魂的灵玉。

  奇异的灵玉被有缘人阳籽江相出后,就不再发声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