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泽华:“后宫生涯三十年”,我不是男神,我只是在故宫修文物


  原创记者吕航2019.7.30我要分享

  穿着随意,一身轻松;性情随和,未言先笑。

  原本默默无闻从事幕后工作的杨泽华,在紫禁城最深处修护文物三十年,享受工作,乐在其中,平静专注,心不旁骛。不想有一天遭遇网络媒体,尤其是在《我在故宫修文物》播出后,他的工作场景和情景,一下子展现在网络。

  又因他兴趣广泛、多才多艺,和乐天知命、活泼开朗的生活态度,使他知名度迅速提高,吸粉无数,甚至有人开始称他为“男神”了。对于这些猝不及防的变化,已过“知天命”之年的杨泽华,怀有怎样的心态呢?又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工作呢?

  

  初冬的一天,杨泽华亮相福州。作为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书画装裱科副研究馆员,在一个博览会上做题为《古书画装裱修复技艺及在故宫博物院的发展》的专题演讲。原定一小时的演讲,他随性地脱稿讲了近两小时,却牢牢地吸引了观众。

  

  会后,我们采访了他。

  “在我疯了之前修复它”

  2015年,在故宫90周年院庆的“文物保护修复技艺成果特展”上,展出一幅宽2.8米、高4.6米的卷轴大画,令参观者纷纷驻足赞叹。为什么如此轰动?

  如果熟悉这幅画的前世今生,那简直可以用“震撼”来形容。

  这是乾隆在符望阁收藏的董诰作品《花卉贴落》。乾隆年间一共收藏了董诰、董邦达父子的五幅画作。杨泽华形容当时看到这幅画时“心里咯噔一下”。

  修复后的《花卉贴落》

  “就是一堆碎片!”

  完全破碎,惨不忍睹,修复过程就像拼图游戏,但是又压根不知道尺寸是多少,内容和画意是什么。如此残破的程度,简直无从下手,修复难度不言而喻。别人问什么时候修完,他开玩笑说“在我疯了之前修复它”。

  修复的周期一般都很长。杨泽华说,没有一定热爱真的很难坚持下来。

  虽沿袭传统书画修复的基本流程和手法,但因该画破损严重和尺幅巨大等特点,以往修复的案例中并没有相关经验可资参照。经团队反复讨论及试验后,决定于修复过程中先加固碎片,再以拼接、局部压平全色等处理方法,有效地解决了修复难题。

  《花卉贴落》碎片的加固处理

  过程细节就不赘述了,杨泽华说,这幅画的成功修复,是为修复此类文物摸索出的可行方法,也为类似脆弱、破碎、巨幅等状况的古书画修复,提供了重要的参照系。

  从文物修复厂到“文物医院”

  故宫博物院在文物保护方面相当于国家队,应该是最具实力与权威的,那么有没有失手的时候呢?

  从没有失手过,因为文物修复不允许失败。杨泽华断然否认,不像别的工作有试错机会,我们没有这个学费可交。

  从建国后成立的文物修复厂,到1959年成立的修复组,到1988年更名为文保科技部,一直到现在“文物医院”的概念,不仅仅是称谓的变化,从粘补到修复,内涵日益丰富,仪器设备的大量应用,科技含量日益提高。

  

  关于“文物医院”的概念,就是像医院病历一样,为文物修复过程建立详细的档案。类似医生会诊,每一个修复工作都先检测,做好评估风险;然后设计起草修复方案,包括应急预案,专家组论证方案可行性,把控进度和时间节点;修复完成后,要进行效果评估,再验收;最后进行电子存档。

  一切程序都是科学的严谨的,经得起历史检验,也为后世再修复提供参考。

  人生于世就要对社会有所贡献

  三十年“后宫”岁月,年复一年小心翼翼地伺候一堆老旧的文物,有过传说中的职业倦怠期吗?

  每张画都不一样,修复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不一样,解决的方法也都不同。杨泽华满意地说,我们这行永远有新鲜感、挑战性和成就感。

  《通景画》

  虽然撰写方案时,对面临的各种情况都有大概预判,但实际操作中还是会有新情况,也总能发现新问题,这些都需要逐一克服。解决的过程,也就是成长的过程。

  三十多年的“后宫生涯”,杨泽华已经不记得一共修了多少件书画,有大修也有小修,有合作也有独立。但修过的每件作品他都记得,像明代《钱贡藤王阁图》、明代《刘镇梅花书屋图》等,都是引以为豪的得意之作。

  《通景画》

  印象最深的是2003~2008年,修复倦勤斋的一幅郎世宁学生的《通景画》。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难度系数太大了!这是用西式画法和中国传统颜料作画,色彩不稳定,尺幅又特别大。最大的挑战是碰到了原状文物的概念,与以往修复的概念不一样。师傅们通力合作,历时五年。想了很多方法,最后成功修复。将此画已经复原回库。

  这个案例在个人成长方面,就学到好多东西,探索出新的方法,动用了以前从没有的手段,最大化地发挥了集体智慧的,是对修复团队实力的检验。这种喜悦感真是无以言表。

  人生于世,不就是要体现出自己的社会价值嘛。杨泽华说。

  故宫工作的人都有一种感情

  某种程度讲,故宫博物院最大的优势和资源是人才,人员规模在世界上的皇宫博物馆中都是首屈一指,他们面临被挖角被惦记的风险吗?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碎片

  从第一代前辈口传心授,都是代代相传手把手地教。文保行业最重要的也是最宝贵的,就是经验。杨泽华说,我是故宫修文物的第三代传承人。我们科室还有五位第二代老师傅在返聘。事实上,社会确实有很多人来请,修古画行当肯定是越老越吃香。但他们看重的肯定不是钱,因为返聘工资没多少,为什么留在故宫?因为每一天每一年在此工作,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凡是在故宫工作的人,无论什么岗位和工种,都有一种感情,一种熟悉、亲切和热爱!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缺失情况

  随着科技含量的不断提高,传统的物理性修复需要新设备进行检测,用以诊断。除了美术专业的,科室有意识地专门招进检测方面的人才,理工科毕业生都有,团队里各种相关专业都要配齐。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加固

  当前,传统师徒制也受到新企业制度的冲击,但整体是团队,仍要明确师徒的结对关系,甚至要签订师徒合同来明确权责利,这是传统上行之有效的方式。退休老师傅返聘的另一重要任务就是带徒弟,还有我们这些高级职称的都要带,就是要做好经验和技艺的传承。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修复后

  动员全社会力量保护传统技艺

  以故宫特有的神秘性和特殊性,“故宫人”倒是没有大家想象的骄慢,那他们是怎么想到参与纪录片制作,又怎么接受一系列网络新媒体的合作呢?

  他说,对外宣传,能够对传统技艺推广和保护起到重要作用。随着社会发展,古老的技艺也要与时俱进,适应社会发展。传播方面,网络媒体是科技发展的产物,我们也虚心接受。积极利用新媒体优势,包括展讯和讲座信息。

  其实,2013年第一次举办非遗特展后,我们一直定期举办故宫讲坛,目前已经超过100多期了。此外还不定期举办专家专题演讲,院内院外都有讲座。但故宫办活动确实受限制,观众来听讲座还需要排队买票进来。我们也一直积极想办法,比如现在与国际职业学校合作,“走出去”在故宫外办文物修护班等等。

  虽然目前引起更多年轻朋友关注,但对个人生活没发生任何影响,我还是该干嘛干嘛,各种工作正常开展。包括这次博博会我们设有展台,主动出来宣传,目的就是动员全社会力量,对传统技艺进行保护。

  这也是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之一。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穿着随意,一身轻松;性情随和,未言先笑。

  原本默默无闻从事幕后工作的杨泽华,在紫禁城最深处修护文物三十年,享受工作,乐在其中,平静专注,心不旁骛。不想有一天遭遇网络媒体,尤其是在《我在故宫修文物》播出后,他的工作场景和情景,一下子展现在网络。

  又因他兴趣广泛、多才多艺,和乐天知命、活泼开朗的生活态度,使他知名度迅速提高,吸粉无数,甚至有人开始称他为“男神”了。对于这些猝不及防的变化,已过“知天命”之年的杨泽华,怀有怎样的心态呢?又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工作呢?

  

  初冬的一天,杨泽华亮相福州。作为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书画装裱科副研究馆员,在一个博览会上做题为《古书画装裱修复技艺及在故宫博物院的发展》的专题演讲。原定一小时的演讲,他随性地脱稿讲了近两小时,却牢牢地吸引了观众。

  

  会后,我们采访了他。

  “在我疯了之前修复它”

  2015年,在故宫90周年院庆的“文物保护修复技艺成果特展”上,展出一幅宽2.8米、高4.6米的卷轴大画,令参观者纷纷驻足赞叹。为什么如此轰动?

  如果熟悉这幅画的前世今生,那简直可以用“震撼”来形容。

  这是乾隆在符望阁收藏的董诰作品《花卉贴落》。乾隆年间一共收藏了董诰、董邦达父子的五幅画作。杨泽华形容当时看到这幅画时“心里咯噔一下”。

  修复后的《花卉贴落》

  “就是一堆碎片!”

  完全破碎,惨不忍睹,修复过程就像拼图游戏,但是又压根不知道尺寸是多少,内容和画意是什么。如此残破的程度,简直无从下手,修复难度不言而喻。别人问什么时候修完,他开玩笑说“在我疯了之前修复它”。

  修复的周期一般都很长。杨泽华说,没有一定热爱真的很难坚持下来。

  虽沿袭传统书画修复的基本流程和手法,但因该画破损严重和尺幅巨大等特点,以往修复的案例中并没有相关经验可资参照。经团队反复讨论及试验后,决定于修复过程中先加固碎片,再以拼接、局部压平全色等处理方法,有效地解决了修复难题。

  《花卉贴落》碎片的加固处理

  过程细节就不赘述了,杨泽华说,这幅画的成功修复,是为修复此类文物摸索出的可行方法,也为类似脆弱、破碎、巨幅等状况的古书画修复,提供了重要的参照系。

  从文物修复厂到“文物医院”

  故宫博物院在文物保护方面相当于国家队,应该是最具实力与权威的,那么有没有失手的时候呢?

  从没有失手过,因为文物修复不允许失败。杨泽华断然否认,不像别的工作有试错机会,我们没有这个学费可交。

  从建国后成立的文物修复厂,到1959年成立的修复组,到1988年更名为文保科技部,一直到现在“文物医院”的概念,不仅仅是称谓的变化,从粘补到修复,内涵日益丰富,仪器设备的大量应用,科技含量日益提高。

  

  关于“文物医院”的概念,就是像医院病历一样,为文物修复过程建立详细的档案。类似医生会诊,每一个修复工作都先检测,做好评估风险;然后设计起草修复方案,包括应急预案,专家组论证方案可行性,把控进度和时间节点;修复完成后,要进行效果评估,再验收;最后进行电子存档。

  一切程序都是科学的严谨的,经得起历史检验,也为后世再修复提供参考。

  人生于世就要对社会有所贡献

  三十年“后宫”岁月,年复一年小心翼翼地伺候一堆老旧的文物,有过传说中的职业倦怠期吗?

  每张画都不一样,修复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不一样,解决的方法也都不同。杨泽华满意地说,我们这行永远有新鲜感、挑战性和成就感。

  《通景画》

  虽然撰写方案时,对面临的各种情况都有大概预判,但实际操作中还是会有新情况,也总能发现新问题,这些都需要逐一克服。解决的过程,也就是成长的过程。

  三十多年的“后宫生涯”,杨泽华已经不记得一共修了多少件书画,有大修也有小修,有合作也有独立。但修过的每件作品他都记得,像明代《钱贡藤王阁图》、明代《刘镇梅花书屋图》等,都是引以为豪的得意之作。

  《通景画》

  印象最深的是2003~2008年,修复倦勤斋的一幅郎世宁学生的《通景画》。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难度系数太大了!这是用西式画法和中国传统颜料作画,色彩不稳定,尺幅又特别大。最大的挑战是碰到了原状文物的概念,与以往修复的概念不一样。师傅们通力合作,历时五年。想了很多方法,最后成功修复。将此画已经复原回库。

  这个案例在个人成长方面,就学到好多东西,探索出新的方法,动用了以前从没有的手段,最大化地发挥了集体智慧的,是对修复团队实力的检验。这种喜悦感真是无以言表。

  人生于世,不就是要体现出自己的社会价值嘛。杨泽华说。

  故宫工作的人都有一种感情

  某种程度讲,故宫博物院最大的优势和资源是人才,人员规模在世界上的皇宫博物馆中都是首屈一指,他们面临被挖角被惦记的风险吗?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碎片

  从第一代前辈口传心授,都是代代相传手把手地教。文保行业最重要的也是最宝贵的,就是经验。杨泽华说,我是故宫修文物的第三代传承人。我们科室还有五位第二代老师傅在返聘。事实上,社会确实有很多人来请,修古画行当肯定是越老越吃香。但他们看重的肯定不是钱,因为返聘工资没多少,为什么留在故宫?因为每一天每一年在此工作,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凡是在故宫工作的人,无论什么岗位和工种,都有一种感情,一种熟悉、亲切和热爱!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缺失情况

  随着科技含量的不断提高,传统的物理性修复需要新设备进行检测,用以诊断。除了美术专业的,科室有意识地专门招进检测方面的人才,理工科毕业生都有,团队里各种相关专业都要配齐。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加固

  当前,传统师徒制也受到新企业制度的冲击,但整体是团队,仍要明确师徒的结对关系,甚至要签订师徒合同来明确权责利,这是传统上行之有效的方式。退休老师傅返聘的另一重要任务就是带徒弟,还有我们这些高级职称的都要带,就是要做好经验和技艺的传承。

  《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修复后

  动员全社会力量保护传统技艺

  以故宫特有的神秘性和特殊性,“故宫人”倒是没有大家想象的骄慢,那他们是怎么想到参与纪录片制作,又怎么接受一系列网络新媒体的合作呢?

  他说,对外宣传,能够对传统技艺推广和保护起到重要作用。随着社会发展,古老的技艺也要与时俱进,适应社会发展。传播方面,网络媒体是科技发展的产物,我们也虚心接受。积极利用新媒体优势,包括展讯和讲座信息。

  其实,2013年第一次举办非遗特展后,我们一直定期举办故宫讲坛,目前已经超过100多期了。此外还不定期举办专家专题演讲,院内院外都有讲座。但故宫办活动确实受限制,观众来听讲座还需要排队买票进来。我们也一直积极想办法,比如现在与国际职业学校合作,“走出去”在故宫外办文物修护班等等。

  虽然目前引起更多年轻朋友关注,但对个人生活没发生任何影响,我还是该干嘛干嘛,各种工作正常开展。包括这次博博会我们设有展台,主动出来宣传,目的就是动员全社会力量,对传统技艺进行保护。

  这也是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之一。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