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厂》直指美国工会对企业发展的重大掣肘问题


  《美国工厂》是一部纪录片,不过这部纪录片的主角是一家中国公司——福耀。其讲述的是福耀美国子公司的故事。

  一直以来对于福耀公司有所了解,不仅仅是通过在A股上市的财报,也从各种渠道听说过其创始人及董事长曹德旺的故事。特别是《我心菩提》这部带有自传色彩的作品,让我更加深入地了解老曹这个人。最近这部纪录片也登上了点击排行榜。

  

  总体来说,这部纪录片,没有预设立场,是将福耀在美国设立工厂的故事娓娓道来。在看这个片子之前,对于福耀在美国设厂这件事曾经在两年多前引起轩然大波(具体大家可以看我在2016年12月底的文章《曹德旺言论带来的思考》),有人认为老曹不懂美国国情,特别是对其工会不了解,肯定要栽大跟头;而老曹发表言论认为在美国设厂比中国可以少交税,还更划算,这一点也引人质疑,不过倒是让中国国内的地区政府反思了一回,也引起过一片讨论的声音。

  对此,在我脑海之中,一直萦绕着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老曹执意要在美国设厂,真的是因为美国税制成本更低吗?二是老曹在美国开厂会成功(盈利)吗?如今这两个问题,在看这部纪录片之后基本上找到了答案。

  

  跨国设厂或并购,文化差异是必须考虑的因素,当然,既然都是人,再大的差异通过融合与沟通都可以解决,在纪录片中也显示着福耀在解决文化差异过程之中的磨合,最终都解决得不错,中美很多的福耀员工还成了好朋友。

  福耀在美国设厂的位置位于美国著名的铁锈州俄亥俄州,在一个叫代顿的小镇,这个小镇曾经是通用汽车的生产基地之一,如今通用汽车在美国几近破产,破产原因是在与中国汽车厂商的竞争中败下阵来,而败的最主要原因是美国汽车业强大的工会组织,让通用的员工成了蚕食其租值的利益团体,这些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辞退,下岗,通用汽车被迫关闭了众多的美国工厂。

  

  曹德旺最初是以代顿美国工人的救星面目出现的,而最初美国工人也对其抱以极高的期望,也有重新上岗的喜悦。而曹德旺也在最开始的工厂开工庆典上说自己喜欢这个地方,也在内心希望所有的员工跟着自己过上好日子。不过,老曹的头脑很清楚,他清楚地知道美国工会的利害,也明白这对于新开设的美国工厂将带来极大的麻烦。

  纪录片中提到了一句,曹德旺之所以在美国设厂,是基于其全球战略,这显然是福耀官方的原因,中国企业做大,国际化及全球化显然是一个重要方向,但是全球化一定有其巨大利益才会促使企业去实施全球化。我想到的假说是,福耀作为一家生产汽车玻璃的企业,其市场份额占到了全世界的60%以上,可谓是在这个领域的真正领头羊。

  

  而汽车玻璃作为重量极重的产品,其生产出来之后,运输成本就是一项较大的费用开支,因此,汽车玻璃厂应尽可能临近汽车组装厂,以节省运输费用,老曹在美国设厂,就近以更便宜的价格供应给美国汽车生产商以汽车玻璃,显然可以更好地节省运输费。此方面,我没有相关数据,只是提此假说。

  美国工会很强大,他们依然希望在福耀的新工厂保持对工人的领导地位,而之前的工厂管理者也继续被老曹聘用,但他们显然还是站在工会的这一边。最终新厂还是将这些人解聘,重新聘用了一位在美国生活多年,但是又能讲流利中国话的中国人来担任管理者,并开始逐渐淘汰能力较弱的员工。新上任的管理者极有激情,在其主持下,发动了两次加薪,这些措施在后面与工会的斗争中起到极大的作用。

  

  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工厂自己内部员工可以有投票权反对工会进入,于是老曹利用这条现成法律开始了这项明面上的运作。从看纪录片,我才知道,美国工会是很强大,不过美国反工会联盟也是存在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居然有反工会的咨询公司,这些公司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稳步发展。

  福耀的美国工厂最终利用这条法律,发起了工厂内部的反工会投票,获得压倒性通过,868票支持,444票反对,支持率超过60%以上,说明这些新生代的美国青年员工以及众多熟练老员工在加薪之后,都不愿意与新东家福耀对抗。解决了工会问题之后,工厂的效率明显提升,而在一些容易导致员工受伤的岗位上,福耀进一步用机器人替代人工,最终精简员工,成功将原有的5000多名员工,减少到2300名左右。

  

  做了以上的各项变革之后,特别是不让工会在工厂立足,员工服从安排,将老员工辞退,新员工服从工厂指挥,生产效率大大提升,福耀美国工厂2018年顺利实现盈利。

  纪录片的最后,老曹特地提到自己过得并不比以前快乐,显然其被美国工厂特别是美国工会弄得身心俱疲,即使现在赚得钱比以前多很多,但是他自己也在反省,破坏了环境,听不见原来蝉鸣蛙声,看不见原来的青山绿水,这个代价值不值得。这当然有些矫情的味道,但是早期的发展如果不污染环境,又何谈发展呢?

  这部纪录片很长,不过看完之后,还是有诸多感触。而我心中的迷团基本上也得以解开。以下的几点算是总结:

  

  其一,西方国家的工会组织的确给美国企业的发展带来极大的掣肘,美国政府大概对于这一点也是非常清楚的,作为企业家的曹主席显然对一点心知肚明,老曹说在美国办厂,其手续及税收方面的成本比在国内更低,这可能是实情,不过影响更大的显然是工会这一隐性成本,纪录片中有一处说得明显,有一位在通用工厂上班的员工,后来又直接在福耀上岗,其能拿到的薪水只为原来的一半多一点,后面的工资应该是竞争下该员工的真正能力薪酬,工会帮助员工蚕食通用等企业的租值就显得相当明显了。而老曹的美国工厂正是彻底解决企业内的工会问题才实现盈利。

  

  其二,美国居然有反工会的咨询业存在,而且在稳步发展,说明众多的美国企业一直在着力解决这个头痛的工会问题,不能完全拆解,通过这种明面上依赖法律的咨询来减轻工会对企业发展的阻碍,是不得已中的解决之道。这也给企业发展带来一定的腾挪空间。

  

  其三,中国企业的全球化或国际化,文化的融合好解决,真正难解决的还是西方工会的处理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企业很难盈利,全球化就比较难以成功。西方的工会,正是在劳动法律制度的安排下产生的巨大利益集团,该集团蚕食着西方国家企业的租值,也蚕食着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一部美国工厂纪录片看似反映的是福耀美国工厂的故事,其实也是直指美国工会对企业发展的重大掣肘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