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生日宴上黛玉到底气什么都因为宝玉一个眼神


  薛宝钗15岁及笄生日宴上,贾母特意请了戏班子唱戏给宝钗庆生。原本台上唱的是“欢乐颂”,可台下却弥漫着无名硝烟。戏散去后,这硝烟却还在三人头上徘徊。

  硝烟的导火索是王熙凤当众指着唱戏的小旦两个说了句话:“这个孩子扮上活像一个人,你们再看不出来。”史湘云看了看,笑着说:“倒像林妹妹的模样儿。”

  

  后来黛玉生气了,可黛玉为何生气,很多读者都没看明白,都以为她气的是被当众比作戏子。因此黛玉又多了一项“小性子、行动就爱恼人”的事迹。

  可实际上黛玉压根没有因为被比作戏子而生气。正好相反,被比作戏子后,她心里其实在偷着乐。那么她究竟为何偷着乐,又为何转喜为怒了呢?

  

  为什么我说黛玉被比作戏子后,不怒反喜呢?

  这个问题需得结合前后文来看。18回时是正月15,贵妃娘娘回家省亲。当日贾府传了龄官等十二个唱戏的女孩子给贵妃献戏。这十二个女孩子里,贵妃唯独对龄官青眼有加。

  戏刚演完,贵妃就忙吩咐了执事太监赏给龄官糕点,而且亲自传谕说:“龄官极好,再作两出戏,不拘那两出就是了。”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贵妃喜欢的是龄官这个人,并非多在意戏。

  后龄官又唱了两出戏,贵妃听了大喜,又特意传谕说:“不可难为了这女孩子,好生教习”,并且赏赐了龄官许多事务。贵妃这是有多宠爱龄官,才会这样对她呢?

  我想元春喜欢龄官,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喜欢黛玉。但对于黛玉的喜欢,她不能过多表达,否则做得不公平会引起贾家内部矛盾。

  

  省亲过后,贾府谁人不知道贵妃最喜龄官?那个年代戏子地位的确很低,但像龄官这样得到贵妃亲自认可并嘉奖的戏子就不一样了。省亲之后,龄官就如头顶着光环一般荣耀。

  既如此,又有谁会因为被比作龄官而生气呢?只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吧?何况黛玉原本也很受元春赏识喜爱,元春还说她做的《杏帘在望》比宝玉做的三首诗都好呢。

  既如此,省亲后的第六天,也就是宝钗生日的正月21日那天,湘云笑说龄官像黛玉,黛玉又有什么可生气的呢?但很多读者都误解成黛玉因为被比龄官而生气,说黛玉目无下尘,看不起龄官。

  可大家别忘了,黛玉还亲自教香菱作诗啊,并亲自认可了和香菱的师徒关系,可见她并没有看不起底层丫头。连香菱她都不曾看轻,何况被贵妃娘娘宠爱的龄官?

  

  黛玉生气,其实是因为宝玉不懂她的心!

  都说黛玉小性子,行动爱恼人,其实细心的读者都能发现,黛玉生气的时候都是因为宝玉。这一次也是,若不是宝玉这个猪男友,她完全没生气。

  本来湘云笑说龄官像黛玉时,黛玉也没什么,可宝玉却慌手慌脚地对湘云使眼色。宝玉这啥意思?不是分明告诉大家“林妹妹小性子,你们说话小心点”吗?大家想想,如果你的男友或女友当众表达你小性子爱恼人,你还能高兴?

  

  因为宝玉使眼色,湘云也生气了。宝玉回去哄湘云时,偏偏又说“林妹妹是个多心的人”,住隔壁的黛玉听得清清楚楚。自己男朋友在哄另一个女孩不要生气,哪个女朋友不生气?何况哄别的女孩倒罢了,还要说都是因为女友多心,女友听了能不窝火吗?

  但黛玉生气的关键还不在这,她主要是气宝玉一点都不懂她的心!她曾经和宝玉吵架时说过:“我为的是我的心!”其实她的意思就是希望宝玉能懂她,做她的知音。

  所有后来听到宝玉当湘云的面说“林妹妹何曾说这混账话”后,她就再不和宝玉闹了,因为那时她知道宝玉已经懂她的心了。

  

  那个年代是不允许自由了恋爱的,特别是贾府这样的大家族。不说恋爱了,就连《西厢记》这样的书都成了“小黄书”,宝钗小时候看这书还被大人打的打骂的骂呢,后来连书都烧了。

  黛玉和宝玉看这书也是躲躲藏藏,被宝钗发现后,黛玉还十分不好意思。所以黛玉尽管爱着宝玉,却又不能明说。她不知道宝玉心里怎么想,偏宝玉又是混在女孩队里的,叫她如何放心呢?

  如今见宝玉怕她小性子恼湘云,就赶紧护着湘云,她如何不生气?为了哄湘云开心,宝玉可以背后说她小性子,她如何不生气?

  

  总之,黛玉生气的不是王熙凤,不是湘云,不是被比戏子。黛玉气的是宝玉不懂她的心,是宝玉护着湘云,是她不明白宝玉是否心里也有湘云。后来她又立马去找湘云玩了嘛,她一点都没生湘云的气,两人好着呢。就是宝玉这个猪男友,一点都不了解女朋友,还没有王熙凤了解,才让黛玉转喜为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