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无脚女鬼




  这个故事是我爸告诉我的,虽然不知道真实性,可他描述的太有根据了。

  我老爸这生有三次差点丢了命,第三次我是知道的,心肌梗塞,可第一第二次没听人说过。

  最近周围朋友的鬼事都被我挖完了,正当我苦恼时,老爸拿出瓶酒对我说道:“你喝酒,我喝茶,咱爷俩好好聊聊。”

  “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三次差点丢命是什么事么?”酒过三巡老爸突然说道,当然他是茶过三巡。

  以前我姑丈,也就是父亲妹妹的老公,他是做沙生意的。

  父亲当时跟着姑丈混,他们经常半夜拉沙,这也是为了避开交警,毕竟谁出门做生意不想多赚点,多赚肯定要超载。

  夜路走多,总有一天会出事,某日父亲与姑丈出车送沙去一乡下,乡下路不好走,狭窄的道路两旁还都是高高的藤蔓。

  父亲开了几百公里路累了,于是就换姑丈开,他坐在副驾驶抽烟。

  忽然父亲看见,前面的道路有两人,一男子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位白衣女子,两人站在路旁,卡车根本过不去。

  “停车!”父亲惊呼道。

  这一声吓的姑丈紧踩刹车,姑丈疑惑的问道:“你干嘛?”

  父亲皱眉回道:“你瞎了,前面有两个人你没看见?”

  姑丈仰着脖子问道:“哪有人?”

  父亲看着车头前右侧的两人,然后在看看姑丈,它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人呢?哪有人啊!你眼花了吧?”姑丈左右查看说道。

  姑丈的行为很明确的告诉了父亲,自己见鬼了,那两人就在前方姑丈没看见,父亲却看见了。

  “你不是见鬼了吧?”姑丈微微一笑,档位一挂继续前行。

  车前进,那两人竟然直愣愣的站着,只见卡车从两人的身体直接穿过,同时父亲冷汗都下来了。

  在穿过两人的瞬间,父亲看见那女的竟然没有脚,那男的因为站在轮椅后方,所以没看清那男子有没有脚。

  沙子送完,当两人回家后已经清晨,早餐时间父亲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姑丈听着一愣一愣的,然后后怕的道:“怪不得昨晚你说有人。”

  跑了一夜父亲累了,他睡到了晚饭时间都没起床,爷爷就去叫他。

  哪知道父亲竟然发烧了,而且烧到了40度,这可把爷爷急坏了,爷爷立即叫姑丈开车送父亲去医院。

  父亲烧退了又烧,这情况整整持续了半个月时间,父亲整个人都憔悴了。

  再一次发起高烧后,父亲在医院点滴时,突然整个人抽搐了起来,整个人的嘴唇都大紫了。

  爷爷见了立即叫医生,医生过来瞧了瞧针水,他眉头一皱道:“这针水是谁负责的?”

  说着医生立即拔出针头,然后喊道:“赶快送急救室!”

  一群护士把父亲推进了急救室,那名医生取下针水,倒了几滴在手背用鼻子闻了闻,紧接着他脸上怒容满满。

  爷爷疑惑的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了?”

  医生平复了下心情,对着爷爷道:“用错药了?”

  说完医生对着楼道喊道:“贵芸你查清楚没有,这药是水配的?你们有给病人做过皮试么?为什么直接使用青霉素,而且量不对啊。”

  护士听后急忙拿着一沓病例走了过来说道:“医生,这病人最近一个月经常来咱们医院,病因是发烧,可…可…”

  “可什么可?快说!”医生怒道。

  “可今天并没护士接待这位病人啊!”

  爷爷一听怒道:“谁说没有,那女的长的一头长发,她……”

  爷爷回忆当时接待护士的样子,突然他就像被雷劈中了一样,定格在当场。

  爷爷可以回想出护士的上半身,那护士长得很漂亮,可一回忆到下半身时,爷爷脑海就闪过了一个念头,那女的没脚!

  对没错,那女的就是没脚的,他行走就像在空中飘一样。

  爷爷以前当兵时,连长经常训练他们的观察力,所以爷爷见人都喜欢打量人,然后记住那人的模样特征。

  爷爷可能老了,也可能最近太闹心,所以当时就没注意到护士没脚的细节,或者时注意到了也没当回事,毕竟大白天怎么可能有会跑出来。

  父亲在重病室抢救了10个小时,一家人在急救室门口急的团团转。

  这时一位医生从急救室走了出来,他对着爷爷说道:“病人的心脏跳动频率越来越低了,我们准备做最后一次得五小时冒险抢救,若是同意麻烦你们签字。”

  医生的这句话让奶奶哭的稀里哗啦,爷爷把字签了,然后对医生说道:“一切麻烦你们了!”话落爷爷转身离开了。

  3个多小时后爷爷回来了,奶奶问他去哪了,爷爷并没回答,而且安慰道:“没事的,培儿命大。”

  半个小时后医生从急救室走了出来,他脸上尽是不可思议,姑丈抓着医生的手问道:“我大舅怎么样了?”

  医生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我们一开始用电疗等办法维持病人心脏跳动,可一点用都没有,当我们准备放弃时,病人的心跳竟然逐步恢复了正常,他现在有点虚弱,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差点丢命的事,也是因为这件事导致我心脏出了点问题,所以最后年纪大了才导致我心肌梗塞。”父亲对着微微笑道。

  我听了一愣问道:“你心肌梗塞是第三次,那第二次差点丢了性命是什么原因?”

  父亲顿了顿回:“泡了人家的妞,差点被打si。”

  我一口酒喷了出来,父亲拍拍我的臂膀起身,当他准备离开时丢下了一句让我震惊的话!

  他说:“我手术昏迷时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位没腿的女人对我说,让我好好谢谢自己的父亲。”

  老爸离去后我才从震惊中回过神,难道爷爷找到了那只女鬼,然后与女鬼达成了某种协议,女鬼才放了我爸。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立即奔向爷爷的屋子,只见爷爷坐在摇椅上抽着烟。

  “乖孙,你急急忙忙的干什么呢?”

  “爷,你可以看见鬼么?或者你有办法召鬼么?”

  爷爷被我问的愣住了,他皱眉道:“你要召鬼?见谁?”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召鬼,而是把父亲说的重复了一遍,爷爷听了笑道:“你最近不是写小说么,你父亲为了给你灵感瞎编的。”

  爷爷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我个人觉得父亲说的一定是真的,可当我再次区找父亲求证时,父亲也说是自己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