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老街据说这条街“包治百病”


  我是人物2019.8.13我要分享

  宁波有一条天下绝无仅有的街——药行街。这条街上曾经有五十多家中药店和专门经营中药材批发的药行,长年累月之下,这条街上时常飘荡着淡淡药香,而药行街的名字也源于此。

  

  (20世纪四十年代药行街街景)

  - 1 -

  药行街何时而现?

  老底子药行街没有现今这般长,连现在这条街的一半也不到,东从灵桥西端的大马路到开明街西边,总共长不会超过三百公尺(300米)。

  

  (以行业命名的药行街)

  那时有人总说:“站在灵桥路上一直往西望去,能看见药行街终点,开明街上的大饼油条店。如果天气好的话,还能看见大饼师傅在做油条。”虽然夸张,但也不能算错,的确,药行街就那么点长!

  

  (1974年的灵桥)

  然而,别看这条街这么短,百余年来,可谓名享天下。凡是到宁波来的外地客人,有事的、没事的都得来这条街上来“临临市面”,就好比去上海得逛一趟南京路。

  

  (现在的药行街,依稀能够望得到灵桥)

  自上一个世纪至今,这条街,不仅宁波的老老小小都知道,江浙一带周边,甚至中至四川、陕西,南至福建、广东,对宁波这一条药行街有所耳闻。

  不过,关于这条街究竟何时形成的,众说纷纭。

  根据明永乐的《宁波府志》记载,早在唐长庆元年(821年)宁波建城时,药行街就是当时宁波的主要道路,这条路当时称砌街,但药材业并不十分兴旺。

  药行街的形成其实在卢氏家族没落后,为什么?清朝著名的藏书家卢沚(1725-1794)的在卢家大宅中建了一座抱经楼(后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旧城改造时拆掉),楼中藏以数万卷典籍,这只是大宅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大宅南起君子街,东至石板巷,西至沙井巷,北直至应家弄,由南至北,一连有三个大厅堂串连着卢氏大宅,泥桥街至应家弄的一所建筑就是卢氏家属的一个祠堂,解放后,改为泥桥街小学。这样恢弘的卢氏大宅,怎么会被药行街给拦腰横穿?

  

  (抱经楼,石板巷一号,后拆除)

  要说药行街真正的形成,其实始于清咸丰年间,废除官营的药局后,民间药业得以逐步发展,城区内有大小药行60余家,而在药行街的药行已有20余家,药店10余家,形成了中药业的主要市场。

  

  (来自于早期的宁波日报)

  而宁波作为浙产药材的首要地,在当时为全国重要药材集散地之一,又因长江一带在太平军控制范围内,“五口通商”的宁波成了川广地区药材交易之地,特从山道转运而来,这时,药行街的发展乃至声名鹊起已是必然。

  

  (90年代的药行街)

  - 2 -

  “伤风咳嗽,只要到药行街走一走”

  药行街从1906年至1930年的二十余年间最为兴旺。药业从业人员800余人,栈工700余人,为药行拣药的女工数以万计,其他如洗衣、打杂等也为数众多。

  

  (中药业同业公会成员合照)

  灵桥西堍的介子道头,专门装卸药材,日夜不停,往来于药行街的药材商人络绎不绝。灵桥门是药行街之口,东南各乡客商进城之道。当时街道,往来人众,所以俗语中的“灵桥门”,就是“挤”的意思。

  街尾有“三法卿”饭店,为当时宁波城内有名的热闹地段,据老一辈宁波人回忆,“三法卿”是药行街的另一个旧名。因为这里曾出过三位相当于现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或大法官那样的“法卿”。在上世纪80年代,药行街还出了一个被称为“三法卿大块头”的几乎全城妇孺皆知的市井人物。大块头以他那日本重量级相扑运动员般的身躯,常年端坐在“三法卿”门边而令人瞩目,以至于后来“三法卿”成了宁波人形容胖子的代名词。

  

  (药行街、开明街交汇处)

  南北车轿弄是药行街左右两翼,整条街香气扑鼻,药味四溢,故有“伤风咳嗽,只要到药行街走一走”的说法,其言固然夸张,但也说明药行街中药味的浓郁。

  - 3 -

  药行街的千姿百态

  这条街有名有姓的药店、药行共有58家。这还不包括在君子街上有三户分别是张姓、卢姓和章姓的三家小药行。药行街上共有9家药行(包括石板巷的懋昌、沙井巷的恒茂,在药行街最有影响的就是元利药行)。在清末至民国三十年代,这9家药行几乎主宰着宁波市大大小小中药店的经营业务。过去药行是专营大宗货物的批发业务,大药行都有业务精堪的办货师父,如元利的毛培卿先生、恒茂的陆先生,他们不但精通中药材的药理,而且有些还是熟谙中医医理,还能坐堂诊脉。

  

  (恒茂药行为周老夫人庆生)

  药行街上的中药店共有49家。其中,慎德堂、全生堂、明德堂、五中堂、人和堂、仁和堂、大乙斋、瑞成等中药店经营业务相对比较大,而且又各有特色。

  

  (中药店店堂内陈设)

  如杨水木先生经营的大乙斋,地处药行街的中段,整个店面除留有一道较宽阔的石库门之外就是一堵又高又阔的粉白高墙,左右两边白墙上书有“道地”“药材”黑色的四个颜体大字,显得十分气派。石库门门额上有一匾,书有“大乙斋”三个字。据说出自雨上著名书法家之手笔。除此之外,杨先生还别出心裁的在石库门右边斜插有黑色花边的足有4、5个平米的白底丝绸大旗,上有大乙斋三个大字。在药行街上这么多中药店唯有它独树一帜,无论你从东边还是西边望过去,只见这面大旗迎风招展,就能招揽东来西去的客人,如有乡下人上城要问大乙斋在哪里,路人就会告诉你,抬头看到门口有面大旗的这个店就是大乙斋,街坊同行都说杨老板是动足脑筋做生意。

  

  (中药店店堂内陈设)

  这条街上的各店各行生意都做得红红火火,大店赚大钱,小店赚小钱。专营批发的药行营业额那当然更大了。

  据有关资料统计,在民国二十一年里,光是中药业的经济收入就要占全市总财政收入的15%之多。药行街中药店生意一年到头,有两个旺季。一是每年冬至脚跟,凡是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有些钱的人家都讲究进补。一家人口多的就会全家一起补。进补的大多是采用十全大补汤或是由十全大补汤加入饴糖熬成的十全大补膏。所有店家凡一过九月重阳,就打起精神,配足货源,准备买主上门。不少财力旺的店家还在报纸上打广告,有些还上甬上几家广播电台做广告,各显本事来招揽顾客。在冬季这几个月的生意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还要多。

  药行街的人从来都是诚信经商,百余年来一直都有一个好的名声,不管是做大笔批发生意的9家药行,还是只做门售的大小49家药店,不管各家药店有什么经营特色,所有中药业主都恪守诚信经商这一原则,从来不允许有哪一家违反。

  

  (药行街南大路口)

  - 4 -

  后来的药行街

  药行街上这些药行、药店老板也各具特色,他们也都有一份独特的中药绝活,因篇幅原因,大家可以在留言中告诉我们你知道的那些药行街能人!

  

  (药行街)

  后来的药行街因为多年的战争,中药材生意难以持续,便渐渐没落了......但它仍是宁波人喜欢去的街道。

  上世纪80年代的药行街是年轻人流连忘返的一条街。

  

  (药行街、大小泥沙街一带)

  那时的宁波市工人文化宫里常上演电影之类的文艺节目,门口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谈恋爱首次约会去那儿看电影和演出绝对是最时尚的。

  

  (改建前的工人文化宫)

  还有临着灵桥路口的第一百货商店、五交化商店是买喜糖和家电的必要去处,而西边的城隍庙商场则是买婚戒和服饰的重要所在,逛完商场到边上的城隍庙品尝小吃,最惬意不过。

  上世纪80年代初的药行街,只有碶闸街口到城隍庙这一段的马路比较宽,往东到灵桥路口是很窄的,由于车子无法交会,连公交车也没有开通。因为街道狭窄,两侧的梧桐树叶连在一起形成了“树洞”,药行街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一到夏天傍晚,家家户户搬出桌椅板凳,在自家门口吃饭,给小孩洗澡。夜幕降临后,耐不住热浪的人们还会在门口捏着蒲扇纳凉,拿出长凳铺板睡觉。

  

  (2002年的药行街)

  随着商业氛围渐浓,窄窄的药行街显得越来越局促,人流和自行车流经常在此拥挤缓行。

  

  (原大来街靠药行街入口)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药行街拓宽了许多,依然是东西向的主干道。古老的教堂已经从马路南面挪到了北面,默默地见证着药行街变成现代化的模样。

  

  (2006年的药行街)

  记不得哪年的哪一天

  很漫长又很短暂的岁月

  现在已经回不去

  早已流逝的光阴

  手里的那一张渐渐模糊不清的老照片

  成了回忆的信号

  忘不掉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想不起当年模样

  看也看不到,去也去不了的地方

  也许那老街的强调是属于我的留念

  ......

  图文资料来源:

  宁波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药皇祭祀仪式》代表性传承人、宁波国医堂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经理 张明及网络

  收藏举报投诉

  宁波有一条天下绝无仅有的街——药行街。这条街上曾经有五十多家中药店和专门经营中药材批发的药行,长年累月之下,这条街上时常飘荡着淡淡药香,而药行街的名字也源于此。

  

  (20世纪四十年代药行街街景)

  - 1 -

  药行街何时而现?

  老底子药行街没有现今这般长,连现在这条街的一半也不到,东从灵桥西端的大马路到开明街西边,总共长不会超过三百公尺(300米)。

  

  (以行业命名的药行街)

  那时有人总说:“站在灵桥路上一直往西望去,能看见药行街终点,开明街上的大饼油条店。如果天气好的话,还能看见大饼师傅在做油条。”虽然夸张,但也不能算错,的确,药行街就那么点长!

  

  (1974年的灵桥)

  然而,别看这条街这么短,百余年来,可谓名享天下。凡是到宁波来的外地客人,有事的、没事的都得来这条街上来“临临市面”,就好比去上海得逛一趟南京路。

  

  (现在的药行街,依稀能够望得到灵桥)

  自上一个世纪至今,这条街,不仅宁波的老老小小都知道,江浙一带周边,甚至中至四川、陕西,南至福建、广东,对宁波这一条药行街有所耳闻。

  不过,关于这条街究竟何时形成的,众说纷纭。

  根据明永乐的《宁波府志》记载,早在唐长庆元年(821年)宁波建城时,药行街就是当时宁波的主要道路,这条路当时称砌街,但药材业并不十分兴旺。

  药行街的形成其实在卢氏家族没落后,为什么?清朝著名的藏书家卢沚(1725-1794)的在卢家大宅中建了一座抱经楼(后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旧城改造时拆掉),楼中藏以数万卷典籍,这只是大宅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大宅南起君子街,东至石板巷,西至沙井巷,北直至应家弄,由南至北,一连有三个大厅堂串连着卢氏大宅,泥桥街至应家弄的一所建筑就是卢氏家属的一个祠堂,解放后,改为泥桥街小学。这样恢弘的卢氏大宅,怎么会被药行街给拦腰横穿?

  

  (抱经楼,石板巷一号,后拆除)

  要说药行街真正的形成,其实始于清咸丰年间,废除官营的药局后,民间药业得以逐步发展,城区内有大小药行60余家,而在药行街的药行已有20余家,药店10余家,形成了中药业的主要市场。

  

  (来自于早期的宁波日报)

  而宁波作为浙产药材的首要地,在当时为全国重要药材集散地之一,又因长江一带在太平军控制范围内,“五口通商”的宁波成了川广地区药材交易之地,特从山道转运而来,这时,药行街的发展乃至声名鹊起已是必然。

  

  (90年代的药行街)

  - 2 -

  “伤风咳嗽,只要到药行街走一走”

  药行街从1906年至1930年的二十余年间最为兴旺。药业从业人员800余人,栈工700余人,为药行拣药的女工数以万计,其他如洗衣、打杂等也为数众多。

  

  (中药业同业公会成员合照)

  灵桥西堍的介子道头,专门装卸药材,日夜不停,往来于药行街的药材商人络绎不绝。灵桥门是药行街之口,东南各乡客商进城之道。当时街道,往来人众,所以俗语中的“灵桥门”,就是“挤”的意思。

  街尾有“三法卿”饭店,为当时宁波城内有名的热闹地段,据老一辈宁波人回忆,“三法卿”是药行街的另一个旧名。因为这里曾出过三位相当于现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或大法官那样的“法卿”。在上世纪80年代,药行街还出了一个被称为“三法卿大块头”的几乎全城妇孺皆知的市井人物。大块头以他那日本重量级相扑运动员般的身躯,常年端坐在“三法卿”门边而令人瞩目,以至于后来“三法卿”成了宁波人形容胖子的代名词。

  

  (药行街、开明街交汇处)

  南北车轿弄是药行街左右两翼,整条街香气扑鼻,药味四溢,故有“伤风咳嗽,只要到药行街走一走”的说法,其言固然夸张,但也说明药行街中药味的浓郁。

  - 3 -

  药行街的千姿百态

  这条街有名有姓的药店、药行共有58家。这还不包括在君子街上有三户分别是张姓、卢姓和章姓的三家小药行。药行街上共有9家药行(包括石板巷的懋昌、沙井巷的恒茂,在药行街最有影响的就是元利药行)。在清末至民国三十年代,这9家药行几乎主宰着宁波市大大小小中药店的经营业务。过去药行是专营大宗货物的批发业务,大药行都有业务精堪的办货师父,如元利的毛培卿先生、恒茂的陆先生,他们不但精通中药材的药理,而且有些还是熟谙中医医理,还能坐堂诊脉。

  

  (恒茂药行为周老夫人庆生)

  药行街上的中药店共有49家。其中,慎德堂、全生堂、明德堂、五中堂、人和堂、仁和堂、大乙斋、瑞成等中药店经营业务相对比较大,而且又各有特色。

  

  (中药店店堂内陈设)

  如杨水木先生经营的大乙斋,地处药行街的中段,整个店面除留有一道较宽阔的石库门之外就是一堵又高又阔的粉白高墙,左右两边白墙上书有“道地”“药材”黑色的四个颜体大字,显得十分气派。石库门门额上有一匾,书有“大乙斋”三个字。据说出自雨上著名书法家之手笔。除此之外,杨先生还别出心裁的在石库门右边斜插有黑色花边的足有4、5个平米的白底丝绸大旗,上有大乙斋三个大字。在药行街上这么多中药店唯有它独树一帜,无论你从东边还是西边望过去,只见这面大旗迎风招展,就能招揽东来西去的客人,如有乡下人上城要问大乙斋在哪里,路人就会告诉你,抬头看到门口有面大旗的这个店就是大乙斋,街坊同行都说杨老板是动足脑筋做生意。

  

  (中药店店堂内陈设)

  这条街上的各店各行生意都做得红红火火,大店赚大钱,小店赚小钱。专营批发的药行营业额那当然更大了。

  据有关资料统计,在民国二十一年里,光是中药业的经济收入就要占全市总财政收入的15%之多。药行街中药店生意一年到头,有两个旺季。一是每年冬至脚跟,凡是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有些钱的人家都讲究进补。一家人口多的就会全家一起补。进补的大多是采用十全大补汤或是由十全大补汤加入饴糖熬成的十全大补膏。所有店家凡一过九月重阳,就打起精神,配足货源,准备买主上门。不少财力旺的店家还在报纸上打广告,有些还上甬上几家广播电台做广告,各显本事来招揽顾客。在冬季这几个月的生意约占全年的三分之一还要多。

  药行街的人从来都是诚信经商,百余年来一直都有一个好的名声,不管是做大笔批发生意的9家药行,还是只做门售的大小49家药店,不管各家药店有什么经营特色,所有中药业主都恪守诚信经商这一原则,从来不允许有哪一家违反。

  

  (药行街南大路口)

  - 4 -

  后来的药行街

  药行街上这些药行、药店老板也各具特色,他们也都有一份独特的中药绝活,因篇幅原因,大家可以在留言中告诉我们你知道的那些药行街能人!

  

  (药行街)

  后来的药行街因为多年的战争,中药材生意难以持续,便渐渐没落了......但它仍是宁波人喜欢去的街道。

  上世纪80年代的药行街是年轻人流连忘返的一条街。

  

  (药行街、大小泥沙街一带)

  那时的宁波市工人文化宫里常上演电影之类的文艺节目,门口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谈恋爱首次约会去那儿看电影和演出绝对是最时尚的。

  

  (改建前的工人文化宫)

  还有临着灵桥路口的第一百货商店、五交化商店是买喜糖和家电的必要去处,而西边的城隍庙商场则是买婚戒和服饰的重要所在,逛完商场到边上的城隍庙品尝小吃,最惬意不过。

  上世纪80年代初的药行街,只有碶闸街口到城隍庙这一段的马路比较宽,往东到灵桥路口是很窄的,由于车子无法交会,连公交车也没有开通。因为街道狭窄,两侧的梧桐树叶连在一起形成了“树洞”,药行街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一到夏天傍晚,家家户户搬出桌椅板凳,在自家门口吃饭,给小孩洗澡。夜幕降临后,耐不住热浪的人们还会在门口捏着蒲扇纳凉,拿出长凳铺板睡觉。

  

  (2002年的药行街)

  随着商业氛围渐浓,窄窄的药行街显得越来越局促,人流和自行车流经常在此拥挤缓行。

  

  (原大来街靠药行街入口)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药行街拓宽了许多,依然是东西向的主干道。古老的教堂已经从马路南面挪到了北面,默默地见证着药行街变成现代化的模样。

  

  (2006年的药行街)

  记不得哪年的哪一天

  很漫长又很短暂的岁月

  现在已经回不去

  早已流逝的光阴

  手里的那一张渐渐模糊不清的老照片

  成了回忆的信号

  忘不掉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想不起当年模样

  看也看不到,去也去不了的地方

  也许那老街的强调是属于我的留念

  ......

  图文资料来源:

  宁波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药皇祭祀仪式》代表性传承人、宁波国医堂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经理 张明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