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太平洋吹来微微的风-12




  爱在广州篇(8)

  自从黎明决定每个月到广州启德了解工程竞标进度后,项目小组就越发忙碌起来。

  只要黎明建立起对启德的信心,拿下北京工程便指日可待。而让黎明建立信心的关键,就在林思敏身上。

  这好像是项目小组的一个公开的秘密,在众人的眼神中,林思敏很快感受到了这点。 她原本是刚进公司不久的新人,一夜间竟成为老板器重的干将。林思敏敏感的心压抑着自己的不服气,更加努力地工作,以证明自己不是因为黎明的关系得到关注。

  一连很多天,艾瑞克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林思敏一个人在默默地加班。办公室里安静极了,艾瑞克走到林思敏桌子旁的时候,她正埋头对着桌面上的表格努力核对。

  “思敏,怎么还没走。”艾瑞克关切的声音飘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

  林思敏忽然回过神来,抬头看着艾瑞克:“李总,您也没走啊。”

  “这么晚了,没吃饭吧,饿不饿?早点回家休息吧。要是不想做晚饭,叫外卖算工作餐,公司报销。”

  林思敏内心一阵暖意,她感激地笑笑:“李总,您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饿啊。我在核对预算表,很快就做完了。黎明是一个特别在意细节的人,他不允许有任何的错误,特别是在钱的方面,所以我想一定要把工程预算的每一方面都考虑周全,不出一分错,下次他来开会时,为他呈上一份漂亮的预算表。”

  艾瑞克欣赏林思敏的尽职,更惊叹她身上那份拼命的干劲,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很少有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肯脚踏实地做好眼前的工作。林思敏身上没有半点的娇气或者自以为是。

  “相请不如偶遇。走,咱们吃饭去。天大的事,吃了饭再说。”艾瑞克拍了拍林思敏的肩,感觉柔软,却也有痩骨,让人怜惜。

  林思敏的心砰砰跳了两下,脸居然红了:“李总,您不回家吃饭吗?”

  “没事,看你这么努力,做老板的也要体恤下属,请下属吃饭以鼓励士气,太太一定支持。走吧,爱吃什么?别客气,我请!”

  看到艾瑞克兴致勃勃地邀请,林思敏默默收拾桌面的文件,锁好柜子,拿起手提包,起身跟着艾瑞克往外走。

  “菲利普,你先回去吧,我请林思敏吃个晚饭,吃完就自己开车回去了。”艾瑞克打给助手交代。“老婆,我不回去吃饭了,在公司刚忙完,请项目经理吃个饭,犒劳一下。哦,你煲了靓汤啦?没关系,我晚点回去喝,好吗?”

  林思敏一边走,一边听着艾瑞克打电话给太太。

  “思敏,想好去吃什么了吗?”

  “李总,”

  “叫我艾瑞克。”

  “艾瑞克,我忽然想吃潮州鱼蛋粉。”

  “看不出来啊,你还蛮会吃的。我也很喜欢吃潮州鱼蛋粉。不过这样不是便宜我了,那可不花什么钱。” 艾瑞克笑了,他摘下了眼镜,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林思敏忽然看呆了,平时她不会专注地看艾瑞克,这会儿,电梯里就他们两人,艾瑞克很放松,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林思敏才发现,他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长,鼻梁很高,人原来长得很帅。

  看到林思敏呆呆地看着自己,艾瑞克连忙戴上眼镜,故作潇洒地问:“思敏啊,我脸上花了吗?你看得好认真啊。”

  林思敏一下回过神来,害羞地低下头,眼睛连忙看向别处:“没有艾瑞克,我只是累了,有点恍惚。”

  刚才她明明很专注地看着自己,那眼神里有一种东西,他说不好是什么,也许,她真是累了。

  “我就说嘛,努力工作精神可嘉,但也不要太拼命了,身体累垮了,我可没法向黎董交代。”这一语双关的话,让林思敏刚才瞬间的尴尬转化为对黎明的思考。

  “李总放心,我没有那么娇气。这点辛苦难不倒我。”林思敏抬头对艾瑞克笑了笑。“黎明真是一个不好打交道的人,他性格古怪,不近人情,不喜交际,谁也瞧不上。要想打动他,可不容易了。”

  “思敏,看来你很了解你爸爸。就像他很了解你一样。”

  “我是了解他,可他不了解我,他以为我不理他是因为我恨他没把妈妈生重病的事情告诉我,害得我没见上妈妈最后一面。其实那根本不是最重要的原因。他是一个不懂爱的人。也许他尝试做一个好父亲,可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林思敏的眼睛里全是恨。

  走出电梯后,林思敏快步地走在前面,整个人还沉浸在对黎明的恨意之中,艾瑞克跟在她后面。

  “思敏,我车停在那边,跟我来。”林思敏一脸阴沉地跟着艾瑞克,没再做声。

  艾瑞克想开解林思敏,可他又不知如何开口。清官难断家务事,且不说他对林思敏的家事一无所知,即使知道一分二分,也不好做什么评论,毕竟,一个家庭的幸福与否,参杂的因素实在太多,夫妻的感情,父母和儿女的相处模式,不是三言两语可以由一个外人来评判或做出建议的。

  一路他们没有说话,艾瑞克带林思敏去他常去吃的一家潮州鱼蛋粉店,店面干净明亮,熙熙攘攘,一看就知道是食客喜欢的去处。

  大门靠玻璃窗处,摆着热气腾腾的大锅,一个戴着高高厨师帽,貌似行政主厨的中年男人正忙碌地下着米粉,面条,桌子上井然有序地摆着各种调料,配料,大锅旁的小锅里扑腾着各色的潮州特色鱼蛋,白色,黄色,个个饱满结实,热烈地浮在牛骨汤上跳舞,店里弥漫着很香的鱼蛋味。林思敏脸上有了颜色,眼睛里有了笑意,艾瑞克做了一个很饿很饿的动作,好像他的肚子已经瘪下去,没有力气站着,林思敏看到扑哧笑了一下。

  看到她笑了,艾瑞克也笑了。

  领班把两人带到店里的一角,他们坐下后,迫不及待地都点了自己喜欢吃的鱼蛋粉,居然是一致的,咖喱牛腩鱼蛋粉,只是艾瑞克点了宽宽的河粉,而林思敏点了圆圆的米粉。

  “思敏,我曾经也认为我爸爸是一个不懂爱的人,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改变了想法。”

  “为什么会改变?”

  “爸爸常年在中国,很少回去看妈妈,很多年都是我同妈妈一起生活,相依为命。我当时还小,就很恨他,觉得他冷漠无情,妈妈病了,他不在身边,无法照顾,有时妈妈不让我告诉他,他根本都不知道妈妈病了。我上学开家长会,从来都是妈妈去的,以至于老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为我没有爸爸。”

  艾瑞克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同林思敏说这样。

  “那你小的时候,一定很缺少父爱吧。”林思敏心里说不出的心疼,竟快人快语地说出这句话。

  “算是吧。”艾瑞克咬了咬嘴唇,轻轻吹了一下桌上的茶,并抿了一小口。“我恨他不关心家里,不在乎我和妈妈的感受,缺席了我的成长过程。”

  “那后来,你又是为什么不恨他了?”林思敏右手撑着下巴,定定地看着艾瑞克。

  “后来?后来长大了。特别是我做了父亲以后,开始尝试去理解他,当我能理解他的时候,就释怀了,也不恨他了。”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傻瓜,你没做父母,是很难理解做父母的心情。”艾瑞克对林思敏说“傻瓜”的时候,林思敏的心扑通乱跳了一下。

  “那你对我说说看。”她放下右手,歪着头,一副小女孩的模样,让艾瑞克忽然心生怜爱,说不好是对缺爱的孩子的一种同情,还是因为他想帮林思敏同自己父亲和解的期望。

  “呐,这样告诉你。”艾瑞克顿了顿:“没有一个父亲是不爱自己小孩的。只是爱的方式有所不同。男人,特别是一个要独立撑起一个大家族的男人,肩上的担子很重,心里的感情不是那么单一的,更复杂,更无奈。甚至很多时候他都没有选择,只能做对更多人有利的事情。”

  林思敏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安静地听,也许她真的不了解自己的父亲,对他实在太狠了?

  “对更多人有利?此话怎讲?”

  “就是大爱和小爱,我的理解。是,对我和妈妈的确不公平,但是对整个启德集团和李氏家族,我爸爸是尽了力,履行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他选择了家族和事业,牺牲了我们。谁说人不是一直都在做选择呢?”

  “我不同意!钱,多少才算够?多少才满足?可孩子长大了就是长大了,时光不会倒流,错过的就是错过的,有些东西是无法弥补的。事业不一样啊,没时间就少做些,少赚一点,又能怎样?” 林思敏涨红的小脸像战斗中的小母鸡,让艾瑞克忍俊不禁。他忍不住伸手去拍了林思敏的头一下。

  “说你是傻丫头一点没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以为你想多做就多做,想少做就少做?你的竞争对手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你,恨不得马上把你吞掉,你就算是狮子,打瞌睡的时候,都不敢完全闭眼,你不做大做强,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吃掉,就这么简单。”

  “可是,人生不是在做取舍吗?就要看什么对你最重要了。既然你得到了想要的事业,就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林思敏坚定的语气中带着个人的情绪,艾瑞克感受得到。

  “你说的没错,人生就是在不断地做选择题。每一道答案都会影响你接下来如何做决定。我虽然不同意我爸的做法,因为我觉得他失去了很多人生中重要的东西,但是,我不怪他了。当爸以后,我越来越能理解他,高处不胜寒,他的苦,又能向谁去诉说?我和妈妈很委屈,可是他又何尝不是孤单寂寞,作为一个往返于太平洋两岸的生意人,忍受着一家分隔两地的痛苦,你以为他不难过,不内疚,没有感受有心无力吗?”

  林思敏的怨气慢慢有所平复,她尝试着去体会艾瑞克说话的很多内在含义,好像,有这么一分钟,她居然开始不想去恨自己的父亲黎明了。这种感觉简直不可思议。自从她妈妈去世后,林思敏对黎明就只有一种感觉,恨,恨之入骨,不能原谅,可此刻,她不去恨父亲的那一瞬间,感觉心里异常轻松。原来,放下恨意可以让一个人快乐,原来这几年来,是自己为难自己。

  鱼蛋粉端上来了,艾瑞克摇了摇发呆的林思敏:“大小姐,鱼蛋粉来了,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咱们赶紧吃行不行?别再恨你爸爸了,他可不容易了,年纪一大把,还要忍受你的一副臭脸。”

  “你怎么知道我对他摆臭脸了?”林思敏惊讶地瞪大眼睛。

  “我猜的。你那点小心事,都挂在脸上,傻丫头,快吃吧!”说罢,艾瑞克自顾自低头大口吃起来。

  每次听到艾瑞克叫她“傻丫头”“傻瓜”,林思敏的心会突然砰砰跳,脸也忍不住会红,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她眼睛里蒙上一层薄雾,说不好是鱼蛋粉的热气,还是什么其他情愫。

  吃过鱼蛋粉,艾瑞克送林思敏回家。那是个离公司很近的公寓小区,楼房有点旧,路灯有点暗,艾瑞克担心不安全,在小区的门口说要送林思敏进去,林思敏没有同意,坚持自己走回家:“艾瑞克,谢谢你今晚请吃的鱼蛋粉,谢谢你送我回家,更谢谢你告诉我你的故事,我会好好想想,希望可以想得通,不那么恨黎明。走了,晚安!”

  看着在斑驳的树叶下,清淡的月光下,林思敏白色单薄的背影,艾瑞克说不出的一点心疼。

  林思敏走着走着,忽然停下里,回头看看,居然发现艾瑞克的车还停在门口,车窗是摇下来的,隐约她可以看到艾瑞克的脸,那张英俊关切的脸,让林思敏内心荡漾。

  96

  暮荣司徒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6.8

  2019.08.01 10:24

  字数 4048

  爱在广州篇(8)

  自从黎明决定每个月到广州启德了解工程竞标进度后,项目小组就越发忙碌起来。

  只要黎明建立起对启德的信心,拿下北京工程便指日可待。而让黎明建立信心的关键,就在林思敏身上。

  这好像是项目小组的一个公开的秘密,在众人的眼神中,林思敏很快感受到了这点。 她原本是刚进公司不久的新人,一夜间竟成为老板器重的干将。林思敏敏感的心压抑着自己的不服气,更加努力地工作,以证明自己不是因为黎明的关系得到关注。

  一连很多天,艾瑞克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林思敏一个人在默默地加班。办公室里安静极了,艾瑞克走到林思敏桌子旁的时候,她正埋头对着桌面上的表格努力核对。

  “思敏,怎么还没走。”艾瑞克关切的声音飘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

  林思敏忽然回过神来,抬头看着艾瑞克:“李总,您也没走啊。”

  “这么晚了,没吃饭吧,饿不饿?早点回家休息吧。要是不想做晚饭,叫外卖算工作餐,公司报销。”

  林思敏内心一阵暖意,她感激地笑笑:“李总,您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饿啊。我在核对预算表,很快就做完了。黎明是一个特别在意细节的人,他不允许有任何的错误,特别是在钱的方面,所以我想一定要把工程预算的每一方面都考虑周全,不出一分错,下次他来开会时,为他呈上一份漂亮的预算表。”

  艾瑞克欣赏林思敏的尽职,更惊叹她身上那份拼命的干劲,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很少有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肯脚踏实地做好眼前的工作。林思敏身上没有半点的娇气或者自以为是。

  “相请不如偶遇。走,咱们吃饭去。天大的事,吃了饭再说。”艾瑞克拍了拍林思敏的肩,感觉柔软,却也有痩骨,让人怜惜。

  林思敏的心砰砰跳了两下,脸居然红了:“李总,您不回家吃饭吗?”

  “没事,看你这么努力,做老板的也要体恤下属,请下属吃饭以鼓励士气,太太一定支持。走吧,爱吃什么?别客气,我请!”

  看到艾瑞克兴致勃勃地邀请,林思敏默默收拾桌面的文件,锁好柜子,拿起手提包,起身跟着艾瑞克往外走。

  “菲利普,你先回去吧,我请林思敏吃个晚饭,吃完就自己开车回去了。”艾瑞克打给助手交代。“老婆,我不回去吃饭了,在公司刚忙完,请项目经理吃个饭,犒劳一下。哦,你煲了靓汤啦?没关系,我晚点回去喝,好吗?”

  林思敏一边走,一边听着艾瑞克打电话给太太。

  “思敏,想好去吃什么了吗?”

  “李总,”

  “叫我艾瑞克。”

  “艾瑞克,我忽然想吃潮州鱼蛋粉。”

  “看不出来啊,你还蛮会吃的。我也很喜欢吃潮州鱼蛋粉。不过这样不是便宜我了,那可不花什么钱。” 艾瑞克笑了,他摘下了眼镜,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林思敏忽然看呆了,平时她不会专注地看艾瑞克,这会儿,电梯里就他们两人,艾瑞克很放松,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林思敏才发现,他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长,鼻梁很高,人原来长得很帅。

  看到林思敏呆呆地看着自己,艾瑞克连忙戴上眼镜,故作潇洒地问:“思敏啊,我脸上花了吗?你看得好认真啊。”

  林思敏一下回过神来,害羞地低下头,眼睛连忙看向别处:“没有艾瑞克,我只是累了,有点恍惚。”

  刚才她明明很专注地看着自己,那眼神里有一种东西,他说不好是什么,也许,她真是累了。

  “我就说嘛,努力工作精神可嘉,但也不要太拼命了,身体累垮了,我可没法向黎董交代。”这一语双关的话,让林思敏刚才瞬间的尴尬转化为对黎明的思考。

  “李总放心,我没有那么娇气。这点辛苦难不倒我。”林思敏抬头对艾瑞克笑了笑。“黎明真是一个不好打交道的人,他性格古怪,不近人情,不喜交际,谁也瞧不上。要想打动他,可不容易了。”

  “思敏,看来你很了解你爸爸。就像他很了解你一样。”

  “我是了解他,可他不了解我,他以为我不理他是因为我恨他没把妈妈生重病的事情告诉我,害得我没见上妈妈最后一面。其实那根本不是最重要的原因。他是一个不懂爱的人。也许他尝试做一个好父亲,可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林思敏的眼睛里全是恨。

  走出电梯后,林思敏快步地走在前面,整个人还沉浸在对黎明的恨意之中,艾瑞克跟在她后面。

  “思敏,我车停在那边,跟我来。”林思敏一脸阴沉地跟着艾瑞克,没再做声。

  艾瑞克想开解林思敏,可他又不知如何开口。清官难断家务事,且不说他对林思敏的家事一无所知,即使知道一分二分,也不好做什么评论,毕竟,一个家庭的幸福与否,参杂的因素实在太多,夫妻的感情,父母和儿女的相处模式,不是三言两语可以由一个外人来评判或做出建议的。

  一路他们没有说话,艾瑞克带林思敏去他常去吃的一家潮州鱼蛋粉店,店面干净明亮,熙熙攘攘,一看就知道是食客喜欢的去处。

  大门靠玻璃窗处,摆着热气腾腾的大锅,一个戴着高高厨师帽,貌似行政主厨的中年男人正忙碌地下着米粉,面条,桌子上井然有序地摆着各种调料,配料,大锅旁的小锅里扑腾着各色的潮州特色鱼蛋,白色,黄色,个个饱满结实,热烈地浮在牛骨汤上跳舞,店里弥漫着很香的鱼蛋味。林思敏脸上有了颜色,眼睛里有了笑意,艾瑞克做了一个很饿很饿的动作,好像他的肚子已经瘪下去,没有力气站着,林思敏看到扑哧笑了一下。

  看到她笑了,艾瑞克也笑了。

  领班把两人带到店里的一角,他们坐下后,迫不及待地都点了自己喜欢吃的鱼蛋粉,居然是一致的,咖喱牛腩鱼蛋粉,只是艾瑞克点了宽宽的河粉,而林思敏点了圆圆的米粉。

  “思敏,我曾经也认为我爸爸是一个不懂爱的人,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改变了想法。”

  “为什么会改变?”

  “爸爸常年在中国,很少回去看妈妈,很多年都是我同妈妈一起生活,相依为命。我当时还小,就很恨他,觉得他冷漠无情,妈妈病了,他不在身边,无法照顾,有时妈妈不让我告诉他,他根本都不知道妈妈病了。我上学开家长会,从来都是妈妈去的,以至于老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为我没有爸爸。”

  艾瑞克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同林思敏说这样。

  “那你小的时候,一定很缺少父爱吧。”林思敏心里说不出的心疼,竟快人快语地说出这句话。

  “算是吧。”艾瑞克咬了咬嘴唇,轻轻吹了一下桌上的茶,并抿了一小口。“我恨他不关心家里,不在乎我和妈妈的感受,缺席了我的成长过程。”

  “那后来,你又是为什么不恨他了?”林思敏右手撑着下巴,定定地看着艾瑞克。

  “后来?后来长大了。特别是我做了父亲以后,开始尝试去理解他,当我能理解他的时候,就释怀了,也不恨他了。”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傻瓜,你没做父母,是很难理解做父母的心情。”艾瑞克对林思敏说“傻瓜”的时候,林思敏的心扑通乱跳了一下。

  “那你对我说说看。”她放下右手,歪着头,一副小女孩的模样,让艾瑞克忽然心生怜爱,说不好是对缺爱的孩子的一种同情,还是因为他想帮林思敏同自己父亲和解的期望。

  “呐,这样告诉你。”艾瑞克顿了顿:“没有一个父亲是不爱自己小孩的。只是爱的方式有所不同。男人,特别是一个要独立撑起一个大家族的男人,肩上的担子很重,心里的感情不是那么单一的,更复杂,更无奈。甚至很多时候他都没有选择,只能做对更多人有利的事情。”

  林思敏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安静地听,也许她真的不了解自己的父亲,对他实在太狠了?

  “对更多人有利?此话怎讲?”

  “就是大爱和小爱,我的理解。是,对我和妈妈的确不公平,但是对整个启德集团和李氏家族,我爸爸是尽了力,履行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他选择了家族和事业,牺牲了我们。谁说人不是一直都在做选择呢?”

  “我不同意!钱,多少才算够?多少才满足?可孩子长大了就是长大了,时光不会倒流,错过的就是错过的,有些东西是无法弥补的。事业不一样啊,没时间就少做些,少赚一点,又能怎样?” 林思敏涨红的小脸像战斗中的小母鸡,让艾瑞克忍俊不禁。他忍不住伸手去拍了林思敏的头一下。

  “说你是傻丫头一点没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以为你想多做就多做,想少做就少做?你的竞争对手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你,恨不得马上把你吞掉,你就算是狮子,打瞌睡的时候,都不敢完全闭眼,你不做大做强,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吃掉,就这么简单。”

  “可是,人生不是在做取舍吗?就要看什么对你最重要了。既然你得到了想要的事业,就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林思敏坚定的语气中带着个人的情绪,艾瑞克感受得到。

  “你说的没错,人生就是在不断地做选择题。每一道答案都会影响你接下来如何做决定。我虽然不同意我爸的做法,因为我觉得他失去了很多人生中重要的东西,但是,我不怪他了。当爸以后,我越来越能理解他,高处不胜寒,他的苦,又能向谁去诉说?我和妈妈很委屈,可是他又何尝不是孤单寂寞,作为一个往返于太平洋两岸的生意人,忍受着一家分隔两地的痛苦,你以为他不难过,不内疚,没有感受有心无力吗?”

  林思敏的怨气慢慢有所平复,她尝试着去体会艾瑞克说话的很多内在含义,好像,有这么一分钟,她居然开始不想去恨自己的父亲黎明了。这种感觉简直不可思议。自从她妈妈去世后,林思敏对黎明就只有一种感觉,恨,恨之入骨,不能原谅,可此刻,她不去恨父亲的那一瞬间,感觉心里异常轻松。原来,放下恨意可以让一个人快乐,原来这几年来,是自己为难自己。

  鱼蛋粉端上来了,艾瑞克摇了摇发呆的林思敏:“大小姐,鱼蛋粉来了,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咱们赶紧吃行不行?别再恨你爸爸了,他可不容易了,年纪一大把,还要忍受你的一副臭脸。”

  “你怎么知道我对他摆臭脸了?”林思敏惊讶地瞪大眼睛。

  “我猜的。你那点小心事,都挂在脸上,傻丫头,快吃吧!”说罢,艾瑞克自顾自低头大口吃起来。

  每次听到艾瑞克叫她“傻丫头”“傻瓜”,林思敏的心会突然砰砰跳,脸也忍不住会红,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她眼睛里蒙上一层薄雾,说不好是鱼蛋粉的热气,还是什么其他情愫。

  吃过鱼蛋粉,艾瑞克送林思敏回家。那是个离公司很近的公寓小区,楼房有点旧,路灯有点暗,艾瑞克担心不安全,在小区的门口说要送林思敏进去,林思敏没有同意,坚持自己走回家:“艾瑞克,谢谢你今晚请吃的鱼蛋粉,谢谢你送我回家,更谢谢你告诉我你的故事,我会好好想想,希望可以想得通,不那么恨黎明。走了,晚安!”

  看着在斑驳的树叶下,清淡的月光下,林思敏白色单薄的背影,艾瑞克说不出的一点心疼。

  林思敏走着走着,忽然停下里,回头看看,居然发现艾瑞克的车还停在门口,车窗是摇下来的,隐约她可以看到艾瑞克的脸,那张英俊关切的脸,让林思敏内心荡漾。

  爱在广州篇(8)

  自从黎明决定每个月到广州启德了解工程竞标进度后,项目小组就越发忙碌起来。

  只要黎明建立起对启德的信心,拿下北京工程便指日可待。而让黎明建立信心的关键,就在林思敏身上。

  这好像是项目小组的一个公开的秘密,在众人的眼神中,林思敏很快感受到了这点。 她原本是刚进公司不久的新人,一夜间竟成为老板器重的干将。林思敏敏感的心压抑着自己的不服气,更加努力地工作,以证明自己不是因为黎明的关系得到关注。

  一连很多天,艾瑞克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林思敏一个人在默默地加班。办公室里安静极了,艾瑞克走到林思敏桌子旁的时候,她正埋头对着桌面上的表格努力核对。

  “思敏,怎么还没走。”艾瑞克关切的声音飘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

  林思敏忽然回过神来,抬头看着艾瑞克:“李总,您也没走啊。”

  “这么晚了,没吃饭吧,饿不饿?早点回家休息吧。要是不想做晚饭,叫外卖算工作餐,公司报销。”

  林思敏内心一阵暖意,她感激地笑笑:“李总,您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饿啊。我在核对预算表,很快就做完了。黎明是一个特别在意细节的人,他不允许有任何的错误,特别是在钱的方面,所以我想一定要把工程预算的每一方面都考虑周全,不出一分错,下次他来开会时,为他呈上一份漂亮的预算表。”

  艾瑞克欣赏林思敏的尽职,更惊叹她身上那份拼命的干劲,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很少有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肯脚踏实地做好眼前的工作。林思敏身上没有半点的娇气或者自以为是。

  “相请不如偶遇。走,咱们吃饭去。天大的事,吃了饭再说。”艾瑞克拍了拍林思敏的肩,感觉柔软,却也有痩骨,让人怜惜。

  林思敏的心砰砰跳了两下,脸居然红了:“李总,您不回家吃饭吗?”

  “没事,看你这么努力,做老板的也要体恤下属,请下属吃饭以鼓励士气,太太一定支持。走吧,爱吃什么?别客气,我请!”

  看到艾瑞克兴致勃勃地邀请,林思敏默默收拾桌面的文件,锁好柜子,拿起手提包,起身跟着艾瑞克往外走。

  “菲利普,你先回去吧,我请林思敏吃个晚饭,吃完就自己开车回去了。”艾瑞克打给助手交代。“老婆,我不回去吃饭了,在公司刚忙完,请项目经理吃个饭,犒劳一下。哦,你煲了靓汤啦?没关系,我晚点回去喝,好吗?”

  林思敏一边走,一边听着艾瑞克打电话给太太。

  “思敏,想好去吃什么了吗?”

  “李总,”

  “叫我艾瑞克。”

  “艾瑞克,我忽然想吃潮州鱼蛋粉。”

  “看不出来啊,你还蛮会吃的。我也很喜欢吃潮州鱼蛋粉。不过这样不是便宜我了,那可不花什么钱。” 艾瑞克笑了,他摘下了眼镜,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林思敏忽然看呆了,平时她不会专注地看艾瑞克,这会儿,电梯里就他们两人,艾瑞克很放松,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林思敏才发现,他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长,鼻梁很高,人原来长得很帅。

  看到林思敏呆呆地看着自己,艾瑞克连忙戴上眼镜,故作潇洒地问:“思敏啊,我脸上花了吗?你看得好认真啊。”

  林思敏一下回过神来,害羞地低下头,眼睛连忙看向别处:“没有艾瑞克,我只是累了,有点恍惚。”

  刚才她明明很专注地看着自己,那眼神里有一种东西,他说不好是什么,也许,她真是累了。

  “我就说嘛,努力工作精神可嘉,但也不要太拼命了,身体累垮了,我可没法向黎董交代。”这一语双关的话,让林思敏刚才瞬间的尴尬转化为对黎明的思考。

  “李总放心,我没有那么娇气。这点辛苦难不倒我。”林思敏抬头对艾瑞克笑了笑。“黎明真是一个不好打交道的人,他性格古怪,不近人情,不喜交际,谁也瞧不上。要想打动他,可不容易了。”

  “思敏,看来你很了解你爸爸。就像他很了解你一样。”

  “我是了解他,可他不了解我,他以为我不理他是因为我恨他没把妈妈生重病的事情告诉我,害得我没见上妈妈最后一面。其实那根本不是最重要的原因。他是一个不懂爱的人。也许他尝试做一个好父亲,可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林思敏的眼睛里全是恨。

  走出电梯后,林思敏快步地走在前面,整个人还沉浸在对黎明的恨意之中,艾瑞克跟在她后面。

  “思敏,我车停在那边,跟我来。”林思敏一脸阴沉地跟着艾瑞克,没再做声。

  艾瑞克想开解林思敏,可他又不知如何开口。清官难断家务事,且不说他对林思敏的家事一无所知,即使知道一分二分,也不好做什么评论,毕竟,一个家庭的幸福与否,参杂的因素实在太多,夫妻的感情,父母和儿女的相处模式,不是三言两语可以由一个外人来评判或做出建议的。

  一路他们没有说话,艾瑞克带林思敏去他常去吃的一家潮州鱼蛋粉店,店面干净明亮,熙熙攘攘,一看就知道是食客喜欢的去处。

  大门靠玻璃窗处,摆着热气腾腾的大锅,一个戴着高高厨师帽,貌似行政主厨的中年男人正忙碌地下着米粉,面条,桌子上井然有序地摆着各种调料,配料,大锅旁的小锅里扑腾着各色的潮州特色鱼蛋,白色,黄色,个个饱满结实,热烈地浮在牛骨汤上跳舞,店里弥漫着很香的鱼蛋味。林思敏脸上有了颜色,眼睛里有了笑意,艾瑞克做了一个很饿很饿的动作,好像他的肚子已经瘪下去,没有力气站着,林思敏看到扑哧笑了一下。

  看到她笑了,艾瑞克也笑了。

  领班把两人带到店里的一角,他们坐下后,迫不及待地都点了自己喜欢吃的鱼蛋粉,居然是一致的,咖喱牛腩鱼蛋粉,只是艾瑞克点了宽宽的河粉,而林思敏点了圆圆的米粉。

  “思敏,我曾经也认为我爸爸是一个不懂爱的人,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改变了想法。”

  “为什么会改变?”

  “爸爸常年在中国,很少回去看妈妈,很多年都是我同妈妈一起生活,相依为命。我当时还小,就很恨他,觉得他冷漠无情,妈妈病了,他不在身边,无法照顾,有时妈妈不让我告诉他,他根本都不知道妈妈病了。我上学开家长会,从来都是妈妈去的,以至于老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为我没有爸爸。”

  艾瑞克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同林思敏说这样。

  “那你小的时候,一定很缺少父爱吧。”林思敏心里说不出的心疼,竟快人快语地说出这句话。

  “算是吧。”艾瑞克咬了咬嘴唇,轻轻吹了一下桌上的茶,并抿了一小口。“我恨他不关心家里,不在乎我和妈妈的感受,缺席了我的成长过程。”

  “那后来,你又是为什么不恨他了?”林思敏右手撑着下巴,定定地看着艾瑞克。

  “后来?后来长大了。特别是我做了父亲以后,开始尝试去理解他,当我能理解他的时候,就释怀了,也不恨他了。”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傻瓜,你没做父母,是很难理解做父母的心情。”艾瑞克对林思敏说“傻瓜”的时候,林思敏的心扑通乱跳了一下。

  “那你对我说说看。”她放下右手,歪着头,一副小女孩的模样,让艾瑞克忽然心生怜爱,说不好是对缺爱的孩子的一种同情,还是因为他想帮林思敏同自己父亲和解的期望。

  “呐,这样告诉你。”艾瑞克顿了顿:“没有一个父亲是不爱自己小孩的。只是爱的方式有所不同。男人,特别是一个要独立撑起一个大家族的男人,肩上的担子很重,心里的感情不是那么单一的,更复杂,更无奈。甚至很多时候他都没有选择,只能做对更多人有利的事情。”

  林思敏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安静地听,也许她真的不了解自己的父亲,对他实在太狠了?

  “对更多人有利?此话怎讲?”

  “就是大爱和小爱,我的理解。是,对我和妈妈的确不公平,但是对整个启德集团和李氏家族,我爸爸是尽了力,履行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他选择了家族和事业,牺牲了我们。谁说人不是一直都在做选择呢?”

  “我不同意!钱,多少才算够?多少才满足?可孩子长大了就是长大了,时光不会倒流,错过的就是错过的,有些东西是无法弥补的。事业不一样啊,没时间就少做些,少赚一点,又能怎样?” 林思敏涨红的小脸像战斗中的小母鸡,让艾瑞克忍俊不禁。他忍不住伸手去拍了林思敏的头一下。

  “说你是傻丫头一点没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以为你想多做就多做,想少做就少做?你的竞争对手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你,恨不得马上把你吞掉,你就算是狮子,打瞌睡的时候,都不敢完全闭眼,你不做大做强,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吃掉,就这么简单。”

  “可是,人生不是在做取舍吗?就要看什么对你最重要了。既然你得到了想要的事业,就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林思敏坚定的语气中带着个人的情绪,艾瑞克感受得到。

  “你说的没错,人生就是在不断地做选择题。每一道答案都会影响你接下来如何做决定。我虽然不同意我爸的做法,因为我觉得他失去了很多人生中重要的东西,但是,我不怪他了。当爸以后,我越来越能理解他,高处不胜寒,他的苦,又能向谁去诉说?我和妈妈很委屈,可是他又何尝不是孤单寂寞,作为一个往返于太平洋两岸的生意人,忍受着一家分隔两地的痛苦,你以为他不难过,不内疚,没有感受有心无力吗?”

  林思敏的怨气慢慢有所平复,她尝试着去体会艾瑞克说话的很多内在含义,好像,有这么一分钟,她居然开始不想去恨自己的父亲黎明了。这种感觉简直不可思议。自从她妈妈去世后,林思敏对黎明就只有一种感觉,恨,恨之入骨,不能原谅,可此刻,她不去恨父亲的那一瞬间,感觉心里异常轻松。原来,放下恨意可以让一个人快乐,原来这几年来,是自己为难自己。

  鱼蛋粉端上来了,艾瑞克摇了摇发呆的林思敏:“大小姐,鱼蛋粉来了,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咱们赶紧吃行不行?别再恨你爸爸了,他可不容易了,年纪一大把,还要忍受你的一副臭脸。”

  “你怎么知道我对他摆臭脸了?”林思敏惊讶地瞪大眼睛。

  “我猜的。你那点小心事,都挂在脸上,傻丫头,快吃吧!”说罢,艾瑞克自顾自低头大口吃起来。

  每次听到艾瑞克叫她“傻丫头”“傻瓜”,林思敏的心会突然砰砰跳,脸也忍不住会红,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她眼睛里蒙上一层薄雾,说不好是鱼蛋粉的热气,还是什么其他情愫。

  吃过鱼蛋粉,艾瑞克送林思敏回家。那是个离公司很近的公寓小区,楼房有点旧,路灯有点暗,艾瑞克担心不安全,在小区的门口说要送林思敏进去,林思敏没有同意,坚持自己走回家:“艾瑞克,谢谢你今晚请吃的鱼蛋粉,谢谢你送我回家,更谢谢你告诉我你的故事,我会好好想想,希望可以想得通,不那么恨黎明。走了,晚安!”

  看着在斑驳的树叶下,清淡的月光下,林思敏白色单薄的背影,艾瑞克说不出的一点心疼。

  林思敏走着走着,忽然停下里,回头看看,居然发现艾瑞克的车还停在门口,车窗是摇下来的,隐约她可以看到艾瑞克的脸,那张英俊关切的脸,让林思敏内心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