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部落】澎湃新闻的理想主义之死


三国部落2019.7.4我要分享

万万没想到啊,电影《熔炉》里的情节居然在上海发生了。昨日,上海警方公布“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涉嫌猥亵女童属实”,而相关资料显示“(王某)还创办了大型公益品牌,致力于抚育、培养和教育贫困地区的青少年”,这句宣传话语现在读起来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至于案件的后续进展,法律正义自有公论,暂时没什么好谈的。但是在浏览相关新闻的时候,发现了一件让人细思极恐的事情,上海本地媒体——澎湃新闻居然在报道此事之后,迅速进行了撤稿。

澎湃到底是家什么媒体?它是上海报业集团在14年成立新闻平台,在其发刊词中澎湃表达了对80年代理想主义的怀念,并写下了“我心澎湃如昨”这样激昂的句子。看得出来,澎湃创立之初是充满了情怀,怀揣着理想主义上路的,在当年被无数新闻人所看好。

可惜的是仅仅几年,就不得不用“一个理想主义者之死”来形容澎湃了。从“汤兰兰案”澎湃新闻大肆曝光被害者隐私、报道未经核实的信息。再到“德阳女医生案”里可以刻意带节奏,澎湃新闻当年的“理想主义”怕是到现在已经所剩不多了。

而究其原因,大概有两个,一是喜欢违规“异地监督”,早在十多年前,中央就已经下发文件,要求媒体禁止跨地区监督。而澎湃新闻偏要打“擦边球”,“钻漏洞”,这就导致了一个老问题,“who watch the watchman?”,一个媒体一旦失去地域权力的限制,很容易出现捞到猛料不经核实就大加鞑伐的现象,加之外地媒体对本地情况不熟悉,加之缺乏当地部门的配合,在把握材料的准确度方面容易大打折扣,甚至更坏的情况还会牵涉到多方利益争夺中去,“陈永洲事件”就是其最坏的例子。澎湃新闻虽然不至于像新快报一样,但诸多新闻报道失实,遭到网民诟病,也与不恰当的“异地监督”也脱不了关系。

除此之外,资本压力大概也是澎湃新闻转变的原因之一。在本起“王某涉嫌猥亵女童”案件中,澎湃撤稿的原因我们暂不得而知,但有人猜测是因为澎湃新闻“被公关”了,毕竟对方是一个资产3000多亿的上市公司,给关公费都是小事,其本身对于澎湃有没有投资很难说,这倒让我想起了电影《龙城岁月》里的那句台词,“都是生意嘛,没有谁要跟谁过不去”。我们需要认识到,澎湃新闻也是一个几个亿的企业,是不可能不进行资本融资的,这也使得其在从事新闻工作时,容易面对内部投资方的压力和要求,这也是澎湃一些匪夷所思的新闻出现的根源。

其实,对于“理想主义者”也有着一种“高山仰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的情怀在里面,在澎湃刚成立之时也对其极为看好。但遗憾的是,我们也亲眼见证了一个理想主义者蜕变为了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而且只用了短短的5年。

收藏举报投诉

万万没想到啊,电影《熔炉》里的情节居然在上海发生了。昨日,上海警方公布“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涉嫌猥亵女童属实”,而相关资料显示“(王某)还创办了大型公益品牌,致力于抚育、培养和教育贫困地区的青少年”,这句宣传话语现在读起来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至于案件的后续进展,法律正义自有公论,暂时没什么好谈的。但是在浏览相关新闻的时候,发现了一件让人细思极恐的事情,上海本地媒体——澎湃新闻居然在报道此事之后,迅速进行了撤稿。

澎湃到底是家什么媒体?它是上海报业集团在14年成立新闻平台,在其发刊词中澎湃表达了对80年代理想主义的怀念,并写下了“我心澎湃如昨”这样激昂的句子。看得出来,澎湃创立之初是充满了情怀,怀揣着理想主义上路的,在当年被无数新闻人所看好。

可惜的是仅仅几年,就不得不用“一个理想主义者之死”来形容澎湃了。从“汤兰兰案”澎湃新闻大肆曝光被害者隐私、报道未经核实的信息。再到“德阳女医生案”里可以刻意带节奏,澎湃新闻当年的“理想主义”怕是到现在已经所剩不多了。

而究其原因,大概有两个,一是喜欢违规“异地监督”,早在十多年前,中央就已经下发文件,要求媒体禁止跨地区监督。而澎湃新闻偏要打“擦边球”,“钻漏洞”,这就导致了一个老问题,“who watch the watchman?”,一个媒体一旦失去地域权力的限制,很容易出现捞到猛料不经核实就大加鞑伐的现象,加之外地媒体对本地情况不熟悉,加之缺乏当地部门的配合,在把握材料的准确度方面容易大打折扣,甚至更坏的情况还会牵涉到多方利益争夺中去,“陈永洲事件”就是其最坏的例子。澎湃新闻虽然不至于像新快报一样,但诸多新闻报道失实,遭到网民诟病,也与不恰当的“异地监督”也脱不了关系。

除此之外,资本压力大概也是澎湃新闻转变的原因之一。在本起“王某涉嫌猥亵女童”案件中,澎湃撤稿的原因我们暂不得而知,但有人猜测是因为澎湃新闻“被公关”了,毕竟对方是一个资产3000多亿的上市公司,给关公费都是小事,其本身对于澎湃有没有投资很难说,这倒让我想起了电影《龙城岁月》里的那句台词,“都是生意嘛,没有谁要跟谁过不去”。我们需要认识到,澎湃新闻也是一个几个亿的企业,是不可能不进行资本融资的,这也使得其在从事新闻工作时,容易面对内部投资方的压力和要求,这也是澎湃一些匪夷所思的新闻出现的根源。

其实,对于“理想主义者”也有着一种“高山仰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的情怀在里面,在澎湃刚成立之时也对其极为看好。但遗憾的是,我们也亲眼见证了一个理想主义者蜕变为了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而且只用了短短的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