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取鬼界无烟山斗


  原来鬼界在六界之中的八个引魂道中,其中一个西南位的,便在妖界后院花坛之下,魔君原想取了食人花之后找一处安全之所,先将食人花之中的上古灵力化为己用,再论天下大业。谁知刚将食人花拔起来,便不由自主地被吸入花坛之中。彼时众神魔兵将皆在激烈对战之中,除了离殇,谁也没有注意到魔君在花坛之旁是如何消失的。

  离殇见魔君似乎身不由己地被吸入花坛之中,心中惊疑,在趁着旁人不注意之时,一把闪身到花坛之旁,也去了。

  在妖界的引魂道,自然不比人界那么复杂。况且无烟山那处一人高的开口,是鬼王为了自己方便出入,特地挖掘开的。而在妖界的这处引魂道,便是正常的引魂道之一,不过是一个花坛之下的一道一拳宽的小口,根本容不得常人经过。

  这引魂道内的引魂之精本也不会吸引活人,只是今日奇怪,大抵是因为阴阳盘古之力的外散,不知怎么,竟然能将阳寿未尽之人也吸了进来,若鬼王知道这吸进来的是个什么人物,恐怕肠子都要毁青了。

  魔君被那花坛吸入,只觉得莫名其妙,到了较宽一点的地方,方能化回人形。顺着这往生道进去,便到了鬼门关那道光门之前,魔君轻轻侧身便进入了,一进门,远远便看到一座金光闪闪的大殿,十分奢华庸俗。

  鬼王本来在金殿之中躺椅之上躺着。自从容白离开之后,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此时西南方的鬼门关又是一阵震动,鬼王躺在躺椅上的身子不由得一阵晃动,心中升起惊惶之感。

  魔君在往生道中进来时,已知此处必然是鬼节,他收服人界之后,尚在苦恼不知鬼界的去处,又想着鬼界式微,即便找不到,便也算了。

  魔君踏入鬼王殿中,鬼王见来人眉目清秀,却周身散发着魔气手上还拿着一朵莹白色一人高的花,这花被层层黑气包裹着,似乎极是难受。

  这是离殇也已到了鬼王殿中,将鬼王赶出,便进入后殿之中。

  魔君将食人花放出,那食人花本汲取了阴阳盘古中的善气,并未立时对人发起攻击,可是被魔君困住许久,脾气自然不好了起来,只见那团黑气一散开,食人花便张大了嘴朝魔君扑过来,见他力量庞大,一攻之下魔君生生倒退了一步,这才稳住脚步。身后的离殇见形势紧急,一掌击向那食人花,食人花惊觉身后有人攻击,愤怒地转身往后而去。

  魔君趁他转身的空档,一招出手用了十分力量,竟生生将那食人花定住,只见那食人花身上莹白色的光环通过魔君手上的那道真气流,竟然缓缓被魔君吸入体内,食人花原本昂首挺胸的脑袋,此时也有些萎靡地耷拉下来。

  半个时辰之后,那朵花已整朵枯萎,魔君身上的魔气暴增,显然是将食人花身上的灵气全数攫取到自己身上了。

  “尊上。”离殇一直在一旁默默护法,此时见魔君吸食灵力完毕,这才开口。

  魔君缓缓睁开眼睛,眼中一阵血红之色一闪而过。

  “哼!原本想从阴阳盘古中取得这上古之力,没想到那阴阳盘古结界硬得很,我取不出来,倒是被这食人花给取出来了。”他说着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冷笑道:“如今这功力虽经过食人花弱了一层,但是这上古的力量,足以统治六界了。”

  “恭喜尊上。”离殇双手交叉胸前,向外翻,行李道。

  魔君正要向外走,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离殇道:“你用通灵术将屈回叫来这鬼界,既然来了,顺带拿下。”

  “是。”

  鬼界虽然向来隐秘,但是鬼兵寥寥无几,实在不需大动干戈。

  鬼王攫取了食人花一身的灵力,从原路返回,因开口处实在窄小,所幸破地从北门之内出来,直接冲破了屋顶,一跃而出。见只剩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仙,便往天界而去。

  刚要御风而起,便见容白和元隐上神远远御风而来。

  风吹起妖界山的枯枝残叶,飒飒的热风卷卷袭来,七八月的天气燥热非常。

  魔君站在妖王殿的屋顶之上,看着他们两落到对面的屋顶上。

  魔君冷笑一声,道:“我还以为,太子殿下回天界休息去了。”

  “魔君都未休息,我怎么敢休息呢?”容白反驳道。

  二人皆知此战在所难免,此时已缓缓祭起武器,大战一触即发。

  两人一路往西南方向打去,天昏地暗,待精疲力竭之时,已然到了无烟山之上。

  妖王殿这端,元隐上神一把挑掉离殇面上的黑布罩,离殇大叫一声,眼见那黑布罩已被元隐上神的拂尘扫成碎片,见他面上犹如黑炭一般,元隐上神不由得吃了一惊,一旁正在互相攻击的元化大仙和魔界右将军屈回同时愣了一下,那右将军便哈哈大笑起来,“老离,你怎么成这幅样子了哈哈哈哈!”

  “闭嘴!”离殇恼怒地吼道,一边将身上的黑袍扯下一块,“哗哗”划出嘴巴眼睛,往脸上盖住,将多余的部分往脑后扎了个结,方才抵挡元隐上神的攻击。

  元隐上神见状,自然知道那面上的布是个突破口,招招朝他面上挥去,不一会儿,便见离殇眼神狰狞,那黑色的布很快就湿了一大片,显然是快支撑不住了,连连后退。元隐上神一招拂尘撒网,将其制住,将他面上的黑布罩取去,只见离殇被阳光照射疼的哇哇大叫,嘴上却不讨饶。

  那右将军屈回,想要来救,可元化大仙哪里肯放,绊住过不来,只能返身同元化大仙继续缠斗。

  屈回与离殇倒不是有多深厚的情谊,只是唇亡齿寒这个道理,屈回心知肚明,一旦离殇被缚,那么这两个神仙必然合力来攻击自己,眼看这元化大仙自己已是堪堪打了个平手,再加上那个拿拂尘的,结果可想而知……

  “你竟然晒不得阳光?”元隐上神不禁觉得奇怪,万年前神魔大战时,离殇虽然不白,但也不至于黑成这个模样,更是一脸健康的古铜色,虽是魔教之人,却俊朗非常,哪里是现在这一副连光都见不得的样子。

  离殇只顾哇哇大喊,并不搭理元隐上神的话。元隐上神见他叫得可怜,捡起那块黑布重新系到他脑后。

  离殇面上被黑布遮住 便不叫了,只听元隐上神闷哼一声,手上动作一顿,一柄匕首已刺入他的胸腹。

  他如剑一般向后退开,离殇面上的黑布掉落而下,向一只黑色的翅膀,得意洋洋地飘摇着落到地上,离殇此时面上被阳光照着,却不似方才那般叫得凄惨,只是皱了皱眉,将地上那面黑布捡起来,系到自己脑后,举剑便朝元隐上神攻去。

  元隐上神在胸腹周围几个大穴止住血,与离殇缠斗在一起,只是左边胸腹虽已点住大穴,却仍有血流出。

  离殇冷笑一声,道:“我那匕首上可是抹了常人见血封喉之毒,上神果然如万年前一般,修为深厚啊。”

  元隐上神闻言,心中惊惶,面上却面不改色,招招急攻离殇,一把拂尘将他脸上的黑布划下之后,拂尘一招抵住他的咽喉,只要再进一寸,离殇便立刻绝命。离殇自然不敢再动。元隐上神左手一探,从他怀中取出他方才用来攻击自己的匕首,一把刺到离殇腰腹之中。

  “你!”离殇断然没想到,历来以堂堂正正著称的天界战神,竟然会抢自己的匕首偷袭自己,当下真是惊呆了。

  “把解药拿出来。”元隐上神边说边制住离殇,往他身上各处能藏物之处搜索,搜了半天却并未搜到解药的影子。

  “上神行的是仁义之师,怎可做如此无耻的威胁之事?”

  “对善意之人自然行仁义,对你这样的,自然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离殇冷哼一声,道:“没有。”

  “没有?那你便等着和我一起殒命吧!”

  “我死了倒是无所谓,我魔界有这么多能战之兵,可是天界的上神……”他说着笑了笑,“似乎都在神魔大战时死绝了吧。”

  元隐上神闻言,心中却也不恼,举起那匕首又在离殇另一侧腰腹划了一刀,“我不会死的比你快,若离将军还不交出解药,只怕这毒还未发,你便失血过多而亡了。”

  “你!”离殇见右侧腰腹果然又是一股血流了出来,正要暗中运气抵挡 ,谁知元隐上神一把扣住他的脉门,道:“离将军还是省着点力气,想想解药吧,不要做此无用功了。”

  “说了没有!”

  “我听说,离殇将军是死了一次的人,难道你觉得,自己还能再活一次?”

  “哼,彼此彼此。”离殇冷哼一声,看着元隐上神,索性闭起了眼睛,却发现因为命门被制,丝毫无法运气,只能感受着体内的血一点点流出。

  死过一次的人,难道还会舍得再死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