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残·三生 (壹)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显涛

  ? ? ? ? ? ? ? ? ? ? ? ? ? ? 楔子

  ? ? ? ? 忘川彼岸,黄泉路边,盛开着一种妖异的红花---曼珠沙华。此花叶落花开,花落叶发,生生相错,花叶交替相生,永世不得相见。

  ? ? ? ? 相传,曼珠沙华盛开之时,花香倾城,浓郁的花香具有神奇的魔力,能够唤醒死者前生的记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铺满黄泉路旁,如火,如荼,如血。触目惊心,指引着灵魂通往幽冥。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了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回首,忘川彼岸,一片妖冶的赤红······

  ? ? ? ? ? ? ? ? ? ? ? ? ? ? ? ? ? ? 壹

  ? ? ? ? 夜,五更,夏末的空气中有了一丝凉意。本该寂静的深宅内灯火通明,一名男子在院中来回的踱着,俊朗的面庞上眉头深锁。

  ? ? ? ? 一声清脆的啼哭打碎了黎明的寂静。丫鬟匆匆跑来:“老爷,老爷,夫人生了,是位小姐。”

  ? ? ? ? 不及细问,男子便快步向房内走去。喜悦的男子刚踏进房门,便见妻子发疯似的从床上挣扎起来,作势去夺稳婆手中的婴儿。男子见状,赶忙上前,抱住妻子,不住的安抚。妻子趴在他的肩头,不住呓语:“那是个魔鬼,君忆,那是个魔鬼······”

  ? ? ? ? 男子起身,从稳婆手中接过裹着婴儿的襁褓。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刚才还大哭不止的婴儿即刻止住了啼哭,安然酣睡。

  ? ? ? ? 打开襁褓,男子不禁心头一震---婴儿手中,紧握着一朵妖艳的红花。

  ? ? ? ? “小姐右手手腕处本来什么都没有,可是吸了夫人的胎盘血之后,便幻化成花似的形状。”旁边的稳婆一脸惊恐。

  ? ? ? ? 男子低头观看,果然,婴儿右手手腕处,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胎记映入男子眼帘,细看时,那胎记的形状分明似一朵滴血的红花。此时,婴儿的胎记和手中的红花仿佛有了感应,在摇曳的烛光中如鲜血一般,娇艳欲滴,无比诡异······

  ? ? ? ? 曼珠沙华,叶落花开,花零叶发,因其生长于阴冷潮湿之地,故其花虽美,却仍被人们视作不详,称之为“幽冥之花”。

  ? ? ? ? 难怪夫人会如此惊恐,再不能让她受到惊吓了。男子忖道。

  ? ? ? ? “夫人,你看这花多漂亮啊!咱们的女儿手持此花降生,长大后一定会像这朵花一样美丽。”男子面带微笑,“夫人,你看这花红中带紫,咱们的女儿就叫紫嫣吧。”

  ? ? ? ? 薄雾中,朱门轻启,一条鲜艳的红布被挂在了高高的门楣。正中的匾额,大大的“梅府”二字,古朴沧桑、略显斑驳,见证着人世间的又一次日升日落。

  ? ? ? ? 梅家经营着粮栈、当铺,虽非巨贾,亦称富足。

  ? ? ? ? 书房内,梅君忆正于椅上小憩,管家老周匆匆跑来。

  ? ? ? ? “老爷,不好了,老爷,不好了,出事了......”

  ? ? ? ?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梅君忆喝住闯进来的管家。

  ? ? ? ? “老爷,出事了,刚才夫人房中丫鬟来报,说是夫人晕倒了!”

  ? ? ? ? “啊!夫人刚刚生育,身体虚弱,你们这群奴才是怎么照看的!”梅君忆闻言匆忙起身,向内堂奔去。“还不快去请郎中!”

  ? ? ? ? “老爷放心,老奴刚才已命人去济世堂请薛先生了。”

  ? ? ? ? 内堂床前,梅君忆望着怀中苍白虚弱的妻子,心疼不已。

  ? ? ? ? “薛先生,怎么样?”梅君忆轻声问道。

  ? ? ? ? 须臾,薛郎中起身,答道:“梅老爷,夫人产后气血不足,贵体孱弱,加上又受了过度惊吓,故此晕厥,需安心静养一段时日,方可痊愈,否则恐会落下病根。”

  ? ? ? ? “哦......”闻言,梅君忆长出了一口气,起身拱手:“多谢薛先生。”

  ? ? ? ? “治病救人,医家本分,梅老爷客气了。”

  ? ? ? ? “内子身体有恙,不便相送,还望先生见谅。老周,替我送薛先生。”

  ? ? ? ? 梅君忆来至外堂,看着身旁一脸惊恐的丫鬟。

  ? ? ? ?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夫人怎么会受到惊吓?”

  ? ? ? ? “回......回......回老爷,刚才......刚才夫人说想......想看看小姐,于是乳娘便将小姐抱来,递给了夫人。可......可......可是......”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丫鬟一时语噎。

  ? ? ? ? “可是什么?”

  ? ? ? ? “可是......可是夫人刚把小姐抱在怀中,小姐手中的红花便......便......便如同活了一般,泛出红色光芒,蔓延至夫人身上,紧紧地缠住了夫人的手臂。我们都吓坏了,夫人大叫了一声,便......便晕厥了过去。”言语的慌乱,透出她对刚才诡异一幕的惊惧。

  ? ? ? ? “怎么会这样?”梅君忆暗自忖道。

  ? ? ? ? “把小姐抱去给乳娘好生照看。”

  ? ? ? ? “是,老爷。”丫鬟领命,抱着孩子匆匆离去,似不愿让这孩子在这房中多留片刻。

  ? ? ? ? 未完,待续 · · · · · ·

  96

  胡先生的大宝贝

  2019.07.31 12:26

  字数 1545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显涛

  ? ? ? ? ? ? ? ? ? ? ? ? ? ? 楔子

  ? ? ? ? 忘川彼岸,黄泉路边,盛开着一种妖异的红花---曼珠沙华。此花叶落花开,花落叶发,生生相错,花叶交替相生,永世不得相见。

  ? ? ? ? 相传,曼珠沙华盛开之时,花香倾城,浓郁的花香具有神奇的魔力,能够唤醒死者前生的记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铺满黄泉路旁,如火,如荼,如血。触目惊心,指引着灵魂通往幽冥。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了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回首,忘川彼岸,一片妖冶的赤红······

  ? ? ? ? ? ? ? ? ? ? ? ? ? ? ? ? ? ? 壹

  ? ? ? ? 夜,五更,夏末的空气中有了一丝凉意。本该寂静的深宅内灯火通明,一名男子在院中来回的踱着,俊朗的面庞上眉头深锁。

  ? ? ? ? 一声清脆的啼哭打碎了黎明的寂静。丫鬟匆匆跑来:“老爷,老爷,夫人生了,是位小姐。”

  ? ? ? ? 不及细问,男子便快步向房内走去。喜悦的男子刚踏进房门,便见妻子发疯似的从床上挣扎起来,作势去夺稳婆手中的婴儿。男子见状,赶忙上前,抱住妻子,不住的安抚。妻子趴在他的肩头,不住呓语:“那是个魔鬼,君忆,那是个魔鬼······”

  ? ? ? ? 男子起身,从稳婆手中接过裹着婴儿的襁褓。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刚才还大哭不止的婴儿即刻止住了啼哭,安然酣睡。

  ? ? ? ? 打开襁褓,男子不禁心头一震---婴儿手中,紧握着一朵妖艳的红花。

  ? ? ? ? “小姐右手手腕处本来什么都没有,可是吸了夫人的胎盘血之后,便幻化成花似的形状。”旁边的稳婆一脸惊恐。

  ? ? ? ? 男子低头观看,果然,婴儿右手手腕处,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胎记映入男子眼帘,细看时,那胎记的形状分明似一朵滴血的红花。此时,婴儿的胎记和手中的红花仿佛有了感应,在摇曳的烛光中如鲜血一般,娇艳欲滴,无比诡异······

  ? ? ? ? 曼珠沙华,叶落花开,花零叶发,因其生长于阴冷潮湿之地,故其花虽美,却仍被人们视作不详,称之为“幽冥之花”。

  ? ? ? ? 难怪夫人会如此惊恐,再不能让她受到惊吓了。男子忖道。

  ? ? ? ? “夫人,你看这花多漂亮啊!咱们的女儿手持此花降生,长大后一定会像这朵花一样美丽。”男子面带微笑,“夫人,你看这花红中带紫,咱们的女儿就叫紫嫣吧。”

  ? ? ? ? 薄雾中,朱门轻启,一条鲜艳的红布被挂在了高高的门楣。正中的匾额,大大的“梅府”二字,古朴沧桑、略显斑驳,见证着人世间的又一次日升日落。

  ? ? ? ? 梅家经营着粮栈、当铺,虽非巨贾,亦称富足。

  ? ? ? ? 书房内,梅君忆正于椅上小憩,管家老周匆匆跑来。

  ? ? ? ? “老爷,不好了,老爷,不好了,出事了......”

  ? ? ? ?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梅君忆喝住闯进来的管家。

  ? ? ? ? “老爷,出事了,刚才夫人房中丫鬟来报,说是夫人晕倒了!”

  ? ? ? ? “啊!夫人刚刚生育,身体虚弱,你们这群奴才是怎么照看的!”梅君忆闻言匆忙起身,向内堂奔去。“还不快去请郎中!”

  ? ? ? ? “老爷放心,老奴刚才已命人去济世堂请薛先生了。”

  ? ? ? ? 内堂床前,梅君忆望着怀中苍白虚弱的妻子,心疼不已。

  ? ? ? ? “薛先生,怎么样?”梅君忆轻声问道。

  ? ? ? ? 须臾,薛郎中起身,答道:“梅老爷,夫人产后气血不足,贵体孱弱,加上又受了过度惊吓,故此晕厥,需安心静养一段时日,方可痊愈,否则恐会落下病根。”

  ? ? ? ? “哦......”闻言,梅君忆长出了一口气,起身拱手:“多谢薛先生。”

  ? ? ? ? “治病救人,医家本分,梅老爷客气了。”

  ? ? ? ? “内子身体有恙,不便相送,还望先生见谅。老周,替我送薛先生。”

  ? ? ? ? 梅君忆来至外堂,看着身旁一脸惊恐的丫鬟。

  ? ? ? ?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夫人怎么会受到惊吓?”

  ? ? ? ? “回......回......回老爷,刚才......刚才夫人说想......想看看小姐,于是乳娘便将小姐抱来,递给了夫人。可......可......可是......”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丫鬟一时语噎。

  ? ? ? ? “可是什么?”

  ? ? ? ? “可是......可是夫人刚把小姐抱在怀中,小姐手中的红花便......便......便如同活了一般,泛出红色光芒,蔓延至夫人身上,紧紧地缠住了夫人的手臂。我们都吓坏了,夫人大叫了一声,便......便晕厥了过去。”言语的慌乱,透出她对刚才诡异一幕的惊惧。

  ? ? ? ? “怎么会这样?”梅君忆暗自忖道。

  ? ? ? ? “把小姐抱去给乳娘好生照看。”

  ? ? ? ? “是,老爷。”丫鬟领命,抱着孩子匆匆离去,似不愿让这孩子在这房中多留片刻。

  ? ? ? ? 未完,待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显涛

  ? ? ? ? ? ? ? ? ? ? ? ? ? ? 楔子

  ? ? ? ? 忘川彼岸,黄泉路边,盛开着一种妖异的红花---曼珠沙华。此花叶落花开,花落叶发,生生相错,花叶交替相生,永世不得相见。

  ? ? ? ? 相传,曼珠沙华盛开之时,花香倾城,浓郁的花香具有神奇的魔力,能够唤醒死者前生的记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铺满黄泉路旁,如火,如荼,如血。触目惊心,指引着灵魂通往幽冥。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了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回首,忘川彼岸,一片妖冶的赤红······

  ? ? ? ? ? ? ? ? ? ? ? ? ? ? ? ? ? ? 壹

  ? ? ? ? 夜,五更,夏末的空气中有了一丝凉意。本该寂静的深宅内灯火通明,一名男子在院中来回的踱着,俊朗的面庞上眉头深锁。

  ? ? ? ? 一声清脆的啼哭打碎了黎明的寂静。丫鬟匆匆跑来:“老爷,老爷,夫人生了,是位小姐。”

  ? ? ? ? 不及细问,男子便快步向房内走去。喜悦的男子刚踏进房门,便见妻子发疯似的从床上挣扎起来,作势去夺稳婆手中的婴儿。男子见状,赶忙上前,抱住妻子,不住的安抚。妻子趴在他的肩头,不住呓语:“那是个魔鬼,君忆,那是个魔鬼······”

  ? ? ? ? 男子起身,从稳婆手中接过裹着婴儿的襁褓。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刚才还大哭不止的婴儿即刻止住了啼哭,安然酣睡。

  ? ? ? ? 打开襁褓,男子不禁心头一震---婴儿手中,紧握着一朵妖艳的红花。

  ? ? ? ? “小姐右手手腕处本来什么都没有,可是吸了夫人的胎盘血之后,便幻化成花似的形状。”旁边的稳婆一脸惊恐。

  ? ? ? ? 男子低头观看,果然,婴儿右手手腕处,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胎记映入男子眼帘,细看时,那胎记的形状分明似一朵滴血的红花。此时,婴儿的胎记和手中的红花仿佛有了感应,在摇曳的烛光中如鲜血一般,娇艳欲滴,无比诡异······

  ? ? ? ? 曼珠沙华,叶落花开,花零叶发,因其生长于阴冷潮湿之地,故其花虽美,却仍被人们视作不详,称之为“幽冥之花”。

  ? ? ? ? 难怪夫人会如此惊恐,再不能让她受到惊吓了。男子忖道。

  ? ? ? ? “夫人,你看这花多漂亮啊!咱们的女儿手持此花降生,长大后一定会像这朵花一样美丽。”男子面带微笑,“夫人,你看这花红中带紫,咱们的女儿就叫紫嫣吧。”

  ? ? ? ? 薄雾中,朱门轻启,一条鲜艳的红布被挂在了高高的门楣。正中的匾额,大大的“梅府”二字,古朴沧桑、略显斑驳,见证着人世间的又一次日升日落。

  ? ? ? ? 梅家经营着粮栈、当铺,虽非巨贾,亦称富足。

  ? ? ? ? 书房内,梅君忆正于椅上小憩,管家老周匆匆跑来。

  ? ? ? ? “老爷,不好了,老爷,不好了,出事了......”

  ? ? ? ?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梅君忆喝住闯进来的管家。

  ? ? ? ? “老爷,出事了,刚才夫人房中丫鬟来报,说是夫人晕倒了!”

  ? ? ? ? “啊!夫人刚刚生育,身体虚弱,你们这群奴才是怎么照看的!”梅君忆闻言匆忙起身,向内堂奔去。“还不快去请郎中!”

  ? ? ? ? “老爷放心,老奴刚才已命人去济世堂请薛先生了。”

  ? ? ? ? 内堂床前,梅君忆望着怀中苍白虚弱的妻子,心疼不已。

  ? ? ? ? “薛先生,怎么样?”梅君忆轻声问道。

  ? ? ? ? 须臾,薛郎中起身,答道:“梅老爷,夫人产后气血不足,贵体孱弱,加上又受了过度惊吓,故此晕厥,需安心静养一段时日,方可痊愈,否则恐会落下病根。”

  ? ? ? ? “哦......”闻言,梅君忆长出了一口气,起身拱手:“多谢薛先生。”

  ? ? ? ? “治病救人,医家本分,梅老爷客气了。”

  ? ? ? ? “内子身体有恙,不便相送,还望先生见谅。老周,替我送薛先生。”

  ? ? ? ? 梅君忆来至外堂,看着身旁一脸惊恐的丫鬟。

  ? ? ? ?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夫人怎么会受到惊吓?”

  ? ? ? ? “回......回......回老爷,刚才......刚才夫人说想......想看看小姐,于是乳娘便将小姐抱来,递给了夫人。可......可......可是......”似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丫鬟一时语噎。

  ? ? ? ? “可是什么?”

  ? ? ? ? “可是......可是夫人刚把小姐抱在怀中,小姐手中的红花便......便......便如同活了一般,泛出红色光芒,蔓延至夫人身上,紧紧地缠住了夫人的手臂。我们都吓坏了,夫人大叫了一声,便......便晕厥了过去。”言语的慌乱,透出她对刚才诡异一幕的惊惧。

  ? ? ? ? “怎么会这样?”梅君忆暗自忖道。

  ? ? ? ? “把小姐抱去给乳娘好生照看。”

  ? ? ? ? “是,老爷。”丫鬟领命,抱着孩子匆匆离去,似不愿让这孩子在这房中多留片刻。

  ? ? ? ? 未完,待续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