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太平洋吹来微微的风 - 24


  爱在广州篇(16)

  题记:“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头看到了月亮。”

  林静洗好脸,喝了很多茶,人清醒不少。司机到的时候,她已梳洗完毕。

  华侨医院人山人海,她快步穿梭在人群中左右张望,在急诊室门口看到菲利普,她向他招了招手。菲利普笑着朝林静走过去:“大嫂,你怎么来了?”

  “艾瑞克给我发了短信,说他被袭击了?林思敏帮他挡了一刀?艾瑞克怎样?他还好吗?林思敏伤得重吗?没有生命危险吧?”平时特别淡定的林静,此刻焦急地倒出一大堆问题。

  “是这样大嫂。今天都怪我,因为家里安排了事,就没送大哥回家。大哥想着下了班送林思敏一程,他们就结伴走了。谁不知刚来到地下停车场,就被一个黑衣人袭击了。当时车库很暗,灯好像都被故意破坏了,所以根本看不清。黑衣人挥舞着刀向大哥刺去。是......”菲利普刚想说,停顿了一下,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对林静说:“是林思敏帮大哥挡了一刀,被刺伤了大腿,流了不少血。不过现在缝了针,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失血蛮多的,需要好好休息。”

  “艾瑞克呢?”林静忍不住打断菲利普。“他伤到哪里了?要紧吗?”

  “嫂子放心,大哥就是被划破了手臂,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他现在应该是在林思敏的病房,您要不要也去看看?”

  林静点了点头,便跟在菲利普后面向病房走去。走到病房门口,菲利普刚想敲门,被林静制止了。她示意他可以先离开,自己留下看望。菲利普领会意思后便向护士站走去。她没有敲门,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外面,透过门上的玻璃条向里面望去。

  此刻的艾瑞克正坐在林思敏的床前,定定地看着她。林思敏一边手吊着瓶,脸色惨白虚弱。“艾瑞克,你没事吧?”

  “我没事思敏。你怎么这么傻,帮我去挡那一刀?你知不知道可能会送命的?” 艾瑞克一脸怜惜,眼睛都是柔情。“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你父亲交待?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艾瑞克,你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你这么担心我吗?我在你心里,有这么重要吗?”

  “傻丫头,你太傻了,下回碰到危险,应该跑得远远的,首先保护好自己,一个女孩子更要学会自我保护。你是我的员工,我的优秀员工,我当然在乎。”?

  林思敏本来有点期盼的脸上忽然泛起一点白,她的手在床边慢慢地向前挪动,在艾瑞克的手边停下来。“只是因为我是你的员工而已吗?艾瑞克?”?

  病房里很安静,窗外一轮明月特别亮,圆得像玉盘。

  艾瑞克愣住了,他好像听出了林思敏话中的话,那些话语后面的意思让他深吸了一口气。他垂下头,注意到了自己手边林思敏的手,纤弱,白皙。她正犹豫不决是否把手搭在艾瑞克的手上。

  “思敏你是个好女孩。真的。”垂着头,艾瑞克声音低低的。“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的情我都记在心里。我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可是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东西,你明白吗?不行。“?

  林思敏的脸色越来越白,她努力地咬住下嘴唇,泪水无声地留下双颊,一声不吭。

  “你还年轻,聪明,漂亮,能干,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艾瑞克伸出手,慢慢地拭去林思敏眼角的泪。“如果我让你伤心了,是我不对。别哭了傻丫头,对身体不好。”?

  每一个“傻丫头”像电击像暖流像洪水像六月飞雪,将林思敏吞噬。她闭上眼睛,任由泪水继续流下眼角,而放在床边的手,悄悄地握住了艾瑞克的手,像冬天里最冷的冰,被放到了暖炉里,慢慢融去。艾瑞克本觉得让林思敏握住自己的手,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可他并没有马上甩掉她的手。假如不能相拥,就握握手吧,更何况她刚救了他的命。

  林静的眼前是一幅画,画中的男人静静地坐在病床前,刚帮病床上的女孩擦去眼泪,女孩的手像春天的紫藤,缠绕在男人的手上,男人并没有回避,反而翻过手掌,握住了她纤纤细手。至于他们之间说了什么,林静听不到,也不想听。那种弥漫在病房里的柔情和怜惜,穿过玻璃条,像二氧化碳一样将林静窒息。她靠着病房的门,半天说不出话来,大力地吸着气,仿佛要足够的氧气来平复扑通乱跳的心。她该生气吗?还是该委屈?或者什么都不想,大度地推门而入,优雅地站在病床边,向刚刚救了自己男人一条命的女人献上自己的感激之情?

  如果说人生是由一道道考题组成,那么摆在林静面前的这道考题,是她从未经历过,更没准备好的。下午她刚刚亲眼目睹自己最信任的丈夫与大学时最好的闺蜜私会亲吻,而当下,救了自己男人命的女人,正在向他表白。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此刻的林静,内心翻江倒海,这病房的门,到底是推开还是不推开?

  菲利普从远处走来,林静回过神来。她迅速擦去脸上的泪,向菲利普走去。“我先走了,艾瑞克没什么事,我就不进去了。”留下一个诧异的菲利普,非常不解。“大嫂,你真的不进去吗?大哥看到你来,一定很开心的。”

  “不了,艾瑞克正忙着呢,我不想打扰他。”林静木然地向出口走去,头也没回。菲利普心想,糟了,林静一定是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他急急来到病房门口,透过玻璃门,看到艾瑞克正坐在林思敏床边,目光温柔如水。林思敏轻轻地笑,两人目光里只有对方。菲利普当下叫了声:“糟了。”便敲了敲门。

  “进来。”艾瑞克笑着说。菲利普“咳咳”假装咳嗽两声。“大哥,你方便出来一下吗?”

  “思敏,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艾瑞克跟着菲利普来到走廊上。

  “大哥,刚才大嫂来了,站在门口看着你和林思敏半天,没敲门。后来我从护士站回来,看到她脸色都变了,还哭了。说你正忙,就不打扰你了,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叫也叫不住。这可怎么办?八成是她看到什么场景,误会了。”?

  艾瑞克脸色忽然变了。“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不来通知我一下?她看到什么了?”他忽然想起刚才自己握住了林思敏的手,还帮她抹眼泪。“不会吧,这么巧吗?今天是什么日子?中彩了吗?你大嫂该不会误会我和林思敏之间有什么吧?”艾瑞克焦急地问菲利普。

  “大哥,别怪我多嘴。刚才我站在门外往里看,你同林思敏之间那种眼神交换,也太暧昧了。我要是大嫂,也得气得够呛。”

  “真的吗?有这么暧昧?不会啊!我只是感激她救了我一命,也真心心疼她,把她当小妹妹来看。“艾瑞克自言自语地摇头。“我和林思敏?怎么可能!绝不可能啊。难道我做错什么,让她误会了?”

  菲利普不是很确认,艾瑞克此刻嘴里的她,是指林静还是林思敏。“无论如何,也是你不对,让大嫂误会,说不定,林思敏也误会呢。”

  “你说什么?林思敏误会?绝对不可能!我都同她说了没可能!”

  “原来真有此事!林思敏真的喜欢你!你还不注意点,对人家太关心太好,女孩子不以身相许才怪!”菲利普皱着眉头摇头。

  “嘘!拜托你小点声!这里是医院,黎董还没走呢。这会儿不知他是不是去找院长还是主治医师,刚走开的。你可千万别乱说,无论是被林思敏听到,还是被黎明听到,到时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大哥我劝你立刻,马上回家去。大嫂那边还不知发多大的脾气呢。她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赶紧负荆请罪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得对!我现在马上回家。你叫司机备好车,你呢,留下来,一来守着林思敏看看有什么需要安排。二来,万一黎董问起来,你帮我圆一下场。”

  “没问题!快走吧。”

  正在艾瑞克想离开之际,李一德和黎明从远处走来。“糟了,这下不好溜了。”艾瑞克暗自发愁。

  “天勤,你的手还疼吗?”李一德满脸的关心。“要不要紧,给医生看了吗?上药了吗?”

  “爸,没事。我的手就是被划伤了一点皮毛,不打紧的。您别担心。我刚才一直在思敏的床前看着她,思敏精神还不错,就是身体比较虚弱,所以要多休息,好好休息。”?

  黎明一听说思敏精神不错,舒了口气。“敏敏醒来了吗?我去看看她。刚才我离开病房的时候,她还在昏迷呢。失陪了各位!”说罢便径直走进病房去。

  “爸,咱们的人查出点眉目了吗?什么人干的?地下车库的监控调了吗?看到黑衣蒙面人的样子吗?为什么灯偏偏在那个时候全都灭了?是不是有人给咱们设局了?”艾瑞克的一连串问题劈劈啪啪向李一德奔去。

  “你问的所有问题,都是爸爸想知道的。但是一时间,不可能都有答案。有几点是可以确认的。有人提前对你停车区域的那一片灯做了手脚,你下来的时候正好全部都不亮。黑衣蒙面人很有经验,全部的监控都只录下了他的远距离影像,而且都是蒙面,一点不清晰。只知道他中等身材,魁梧,像是练班子。要查的话,一定费不少功夫。我同黎董讨论这件事时,都觉得很蹊跷。白天黎董刚在启德开会,对启德非常认可,北京项目很快揭晓将花落谁家,这个时候对你下手,是不是给我们一点颜色,阻挠我们北京项目的进程?虽然现在这样说有点早,但不知为什么,我和黎董都有这个感觉,而且对我而言,这种感觉尤为严重。”

  艾瑞克的眉头扭成麻花状,毕竟这是一件牵扯到集团利益的大事,自己个人的安危反而不是他所思所虑的第一要素。假如李一德和黎明的判断是对的,那么躲在暗处的对手,接下来还不知会作何种反应?

  “爸爸,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做好应急方案,才可以顺利地应对紧急事件?”

  “说得对,首先就要加强对你的安保工作,这样的恶性事件,我不容许发生第二次,今天是我们自己大意了,必须反思!”?

  艾瑞克几次开口想说自己要回趟家,但是看到父亲既焦虑又担心,就把自己的计划给吞下去,觉得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听从父亲的安排。 李一德安排艾瑞克先不要回家,同黎董开个临时会议,讨论下一步两个公司该如何合作的事宜。

  一行人先是坐在病房走廊的椅子上,后来黎明看到林思敏睡了,便提议回启德公司继续开会。李一德求之不得,便把一众高级主管都叫回公司连夜加班开会。?

  艾瑞克一边开会,一边有点心不在焉,因为他一直在想着林静,在猜测自己到底哪里没做对,让林静不开心了。?

  96

  暮荣司徒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1.8

  2019.08.19 00:01

  字数 3827

  爱在广州篇(16)

  题记:“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头看到了月亮。”

  林静洗好脸,喝了很多茶,人清醒不少。司机到的时候,她已梳洗完毕。

  华侨医院人山人海,她快步穿梭在人群中左右张望,在急诊室门口看到菲利普,她向他招了招手。菲利普笑着朝林静走过去:“大嫂,你怎么来了?”

  “艾瑞克给我发了短信,说他被袭击了?林思敏帮他挡了一刀?艾瑞克怎样?他还好吗?林思敏伤得重吗?没有生命危险吧?”平时特别淡定的林静,此刻焦急地倒出一大堆问题。

  “是这样大嫂。今天都怪我,因为家里安排了事,就没送大哥回家。大哥想着下了班送林思敏一程,他们就结伴走了。谁不知刚来到地下停车场,就被一个黑衣人袭击了。当时车库很暗,灯好像都被故意破坏了,所以根本看不清。黑衣人挥舞着刀向大哥刺去。是......”菲利普刚想说,停顿了一下,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对林静说:“是林思敏帮大哥挡了一刀,被刺伤了大腿,流了不少血。不过现在缝了针,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失血蛮多的,需要好好休息。”

  “艾瑞克呢?”林静忍不住打断菲利普。“他伤到哪里了?要紧吗?”

  “嫂子放心,大哥就是被划破了手臂,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他现在应该是在林思敏的病房,您要不要也去看看?”

  林静点了点头,便跟在菲利普后面向病房走去。走到病房门口,菲利普刚想敲门,被林静制止了。她示意他可以先离开,自己留下看望。菲利普领会意思后便向护士站走去。她没有敲门,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外面,透过门上的玻璃条向里面望去。

  此刻的艾瑞克正坐在林思敏的床前,定定地看着她。林思敏一边手吊着瓶,脸色惨白虚弱。“艾瑞克,你没事吧?”

  “我没事思敏。你怎么这么傻,帮我去挡那一刀?你知不知道可能会送命的?” 艾瑞克一脸怜惜,眼睛都是柔情。“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你父亲交待?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艾瑞克,你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你这么担心我吗?我在你心里,有这么重要吗?”

  “傻丫头,你太傻了,下回碰到危险,应该跑得远远的,首先保护好自己,一个女孩子更要学会自我保护。你是我的员工,我的优秀员工,我当然在乎。”?

  林思敏本来有点期盼的脸上忽然泛起一点白,她的手在床边慢慢地向前挪动,在艾瑞克的手边停下来。“只是因为我是你的员工而已吗?艾瑞克?”?

  病房里很安静,窗外一轮明月特别亮,圆得像玉盘。

  艾瑞克愣住了,他好像听出了林思敏话中的话,那些话语后面的意思让他深吸了一口气。他垂下头,注意到了自己手边林思敏的手,纤弱,白皙。她正犹豫不决是否把手搭在艾瑞克的手上。

  “思敏你是个好女孩。真的。”垂着头,艾瑞克声音低低的。“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的情我都记在心里。我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可是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东西,你明白吗?不行。“?

  林思敏的脸色越来越白,她努力地咬住下嘴唇,泪水无声地留下双颊,一声不吭。

  “你还年轻,聪明,漂亮,能干,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艾瑞克伸出手,慢慢地拭去林思敏眼角的泪。“如果我让你伤心了,是我不对。别哭了傻丫头,对身体不好。”?

  每一个“傻丫头”像电击像暖流像洪水像六月飞雪,将林思敏吞噬。她闭上眼睛,任由泪水继续流下眼角,而放在床边的手,悄悄地握住了艾瑞克的手,像冬天里最冷的冰,被放到了暖炉里,慢慢融去。艾瑞克本觉得让林思敏握住自己的手,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可他并没有马上甩掉她的手。假如不能相拥,就握握手吧,更何况她刚救了他的命。

  林静的眼前是一幅画,画中的男人静静地坐在病床前,刚帮病床上的女孩擦去眼泪,女孩的手像春天的紫藤,缠绕在男人的手上,男人并没有回避,反而翻过手掌,握住了她纤纤细手。至于他们之间说了什么,林静听不到,也不想听。那种弥漫在病房里的柔情和怜惜,穿过玻璃条,像二氧化碳一样将林静窒息。她靠着病房的门,半天说不出话来,大力地吸着气,仿佛要足够的氧气来平复扑通乱跳的心。她该生气吗?还是该委屈?或者什么都不想,大度地推门而入,优雅地站在病床边,向刚刚救了自己男人一条命的女人献上自己的感激之情?

  如果说人生是由一道道考题组成,那么摆在林静面前的这道考题,是她从未经历过,更没准备好的。下午她刚刚亲眼目睹自己最信任的丈夫与大学时最好的闺蜜私会亲吻,而当下,救了自己男人命的女人,正在向他表白。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此刻的林静,内心翻江倒海,这病房的门,到底是推开还是不推开?

  菲利普从远处走来,林静回过神来。她迅速擦去脸上的泪,向菲利普走去。“我先走了,艾瑞克没什么事,我就不进去了。”留下一个诧异的菲利普,非常不解。“大嫂,你真的不进去吗?大哥看到你来,一定很开心的。”

  “不了,艾瑞克正忙着呢,我不想打扰他。”林静木然地向出口走去,头也没回。菲利普心想,糟了,林静一定是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他急急来到病房门口,透过玻璃门,看到艾瑞克正坐在林思敏床边,目光温柔如水。林思敏轻轻地笑,两人目光里只有对方。菲利普当下叫了声:“糟了。”便敲了敲门。

  “进来。”艾瑞克笑着说。菲利普“咳咳”假装咳嗽两声。“大哥,你方便出来一下吗?”

  “思敏,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艾瑞克跟着菲利普来到走廊上。

  “大哥,刚才大嫂来了,站在门口看着你和林思敏半天,没敲门。后来我从护士站回来,看到她脸色都变了,还哭了。说你正忙,就不打扰你了,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叫也叫不住。这可怎么办?八成是她看到什么场景,误会了。”?

  艾瑞克脸色忽然变了。“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不来通知我一下?她看到什么了?”他忽然想起刚才自己握住了林思敏的手,还帮她抹眼泪。“不会吧,这么巧吗?今天是什么日子?中彩了吗?你大嫂该不会误会我和林思敏之间有什么吧?”艾瑞克焦急地问菲利普。

  “大哥,别怪我多嘴。刚才我站在门外往里看,你同林思敏之间那种眼神交换,也太暧昧了。我要是大嫂,也得气得够呛。”

  “真的吗?有这么暧昧?不会啊!我只是感激她救了我一命,也真心心疼她,把她当小妹妹来看。“艾瑞克自言自语地摇头。“我和林思敏?怎么可能!绝不可能啊。难道我做错什么,让她误会了?”

  菲利普不是很确认,艾瑞克此刻嘴里的她,是指林静还是林思敏。“无论如何,也是你不对,让大嫂误会,说不定,林思敏也误会呢。”

  “你说什么?林思敏误会?绝对不可能!我都同她说了没可能!”

  “原来真有此事!林思敏真的喜欢你!你还不注意点,对人家太关心太好,女孩子不以身相许才怪!”菲利普皱着眉头摇头。

  “嘘!拜托你小点声!这里是医院,黎董还没走呢。这会儿不知他是不是去找院长还是主治医师,刚走开的。你可千万别乱说,无论是被林思敏听到,还是被黎明听到,到时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大哥我劝你立刻,马上回家去。大嫂那边还不知发多大的脾气呢。她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赶紧负荆请罪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得对!我现在马上回家。你叫司机备好车,你呢,留下来,一来守着林思敏看看有什么需要安排。二来,万一黎董问起来,你帮我圆一下场。”

  “没问题!快走吧。”

  正在艾瑞克想离开之际,李一德和黎明从远处走来。“糟了,这下不好溜了。”艾瑞克暗自发愁。

  “天勤,你的手还疼吗?”李一德满脸的关心。“要不要紧,给医生看了吗?上药了吗?”

  “爸,没事。我的手就是被划伤了一点皮毛,不打紧的。您别担心。我刚才一直在思敏的床前看着她,思敏精神还不错,就是身体比较虚弱,所以要多休息,好好休息。”?

  黎明一听说思敏精神不错,舒了口气。“敏敏醒来了吗?我去看看她。刚才我离开病房的时候,她还在昏迷呢。失陪了各位!”说罢便径直走进病房去。

  “爸,咱们的人查出点眉目了吗?什么人干的?地下车库的监控调了吗?看到黑衣蒙面人的样子吗?为什么灯偏偏在那个时候全都灭了?是不是有人给咱们设局了?”艾瑞克的一连串问题劈劈啪啪向李一德奔去。

  “你问的所有问题,都是爸爸想知道的。但是一时间,不可能都有答案。有几点是可以确认的。有人提前对你停车区域的那一片灯做了手脚,你下来的时候正好全部都不亮。黑衣蒙面人很有经验,全部的监控都只录下了他的远距离影像,而且都是蒙面,一点不清晰。只知道他中等身材,魁梧,像是练班子。要查的话,一定费不少功夫。我同黎董讨论这件事时,都觉得很蹊跷。白天黎董刚在启德开会,对启德非常认可,北京项目很快揭晓将花落谁家,这个时候对你下手,是不是给我们一点颜色,阻挠我们北京项目的进程?虽然现在这样说有点早,但不知为什么,我和黎董都有这个感觉,而且对我而言,这种感觉尤为严重。”

  艾瑞克的眉头扭成麻花状,毕竟这是一件牵扯到集团利益的大事,自己个人的安危反而不是他所思所虑的第一要素。假如李一德和黎明的判断是对的,那么躲在暗处的对手,接下来还不知会作何种反应?

  “爸爸,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做好应急方案,才可以顺利地应对紧急事件?”

  “说得对,首先就要加强对你的安保工作,这样的恶性事件,我不容许发生第二次,今天是我们自己大意了,必须反思!”?

  艾瑞克几次开口想说自己要回趟家,但是看到父亲既焦虑又担心,就把自己的计划给吞下去,觉得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听从父亲的安排。 李一德安排艾瑞克先不要回家,同黎董开个临时会议,讨论下一步两个公司该如何合作的事宜。

  一行人先是坐在病房走廊的椅子上,后来黎明看到林思敏睡了,便提议回启德公司继续开会。李一德求之不得,便把一众高级主管都叫回公司连夜加班开会。?

  艾瑞克一边开会,一边有点心不在焉,因为他一直在想着林静,在猜测自己到底哪里没做对,让林静不开心了。?

  爱在广州篇(16)

  题记:“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头看到了月亮。”

  林静洗好脸,喝了很多茶,人清醒不少。司机到的时候,她已梳洗完毕。

  华侨医院人山人海,她快步穿梭在人群中左右张望,在急诊室门口看到菲利普,她向他招了招手。菲利普笑着朝林静走过去:“大嫂,你怎么来了?”

  “艾瑞克给我发了短信,说他被袭击了?林思敏帮他挡了一刀?艾瑞克怎样?他还好吗?林思敏伤得重吗?没有生命危险吧?”平时特别淡定的林静,此刻焦急地倒出一大堆问题。

  “是这样大嫂。今天都怪我,因为家里安排了事,就没送大哥回家。大哥想着下了班送林思敏一程,他们就结伴走了。谁不知刚来到地下停车场,就被一个黑衣人袭击了。当时车库很暗,灯好像都被故意破坏了,所以根本看不清。黑衣人挥舞着刀向大哥刺去。是......”菲利普刚想说,停顿了一下,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对林静说:“是林思敏帮大哥挡了一刀,被刺伤了大腿,流了不少血。不过现在缝了针,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失血蛮多的,需要好好休息。”

  “艾瑞克呢?”林静忍不住打断菲利普。“他伤到哪里了?要紧吗?”

  “嫂子放心,大哥就是被划破了手臂,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他现在应该是在林思敏的病房,您要不要也去看看?”

  林静点了点头,便跟在菲利普后面向病房走去。走到病房门口,菲利普刚想敲门,被林静制止了。她示意他可以先离开,自己留下看望。菲利普领会意思后便向护士站走去。她没有敲门,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外面,透过门上的玻璃条向里面望去。

  此刻的艾瑞克正坐在林思敏的床前,定定地看着她。林思敏一边手吊着瓶,脸色惨白虚弱。“艾瑞克,你没事吧?”

  “我没事思敏。你怎么这么傻,帮我去挡那一刀?你知不知道可能会送命的?” 艾瑞克一脸怜惜,眼睛都是柔情。“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你父亲交待?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艾瑞克,你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你这么担心我吗?我在你心里,有这么重要吗?”

  “傻丫头,你太傻了,下回碰到危险,应该跑得远远的,首先保护好自己,一个女孩子更要学会自我保护。你是我的员工,我的优秀员工,我当然在乎。”?

  林思敏本来有点期盼的脸上忽然泛起一点白,她的手在床边慢慢地向前挪动,在艾瑞克的手边停下来。“只是因为我是你的员工而已吗?艾瑞克?”?

  病房里很安静,窗外一轮明月特别亮,圆得像玉盘。

  艾瑞克愣住了,他好像听出了林思敏话中的话,那些话语后面的意思让他深吸了一口气。他垂下头,注意到了自己手边林思敏的手,纤弱,白皙。她正犹豫不决是否把手搭在艾瑞克的手上。

  “思敏你是个好女孩。真的。”垂着头,艾瑞克声音低低的。“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的情我都记在心里。我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可是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东西,你明白吗?不行。“?

  林思敏的脸色越来越白,她努力地咬住下嘴唇,泪水无声地留下双颊,一声不吭。

  “你还年轻,聪明,漂亮,能干,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艾瑞克伸出手,慢慢地拭去林思敏眼角的泪。“如果我让你伤心了,是我不对。别哭了傻丫头,对身体不好。”?

  每一个“傻丫头”像电击像暖流像洪水像六月飞雪,将林思敏吞噬。她闭上眼睛,任由泪水继续流下眼角,而放在床边的手,悄悄地握住了艾瑞克的手,像冬天里最冷的冰,被放到了暖炉里,慢慢融去。艾瑞克本觉得让林思敏握住自己的手,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可他并没有马上甩掉她的手。假如不能相拥,就握握手吧,更何况她刚救了他的命。

  林静的眼前是一幅画,画中的男人静静地坐在病床前,刚帮病床上的女孩擦去眼泪,女孩的手像春天的紫藤,缠绕在男人的手上,男人并没有回避,反而翻过手掌,握住了她纤纤细手。至于他们之间说了什么,林静听不到,也不想听。那种弥漫在病房里的柔情和怜惜,穿过玻璃条,像二氧化碳一样将林静窒息。她靠着病房的门,半天说不出话来,大力地吸着气,仿佛要足够的氧气来平复扑通乱跳的心。她该生气吗?还是该委屈?或者什么都不想,大度地推门而入,优雅地站在病床边,向刚刚救了自己男人一条命的女人献上自己的感激之情?

  如果说人生是由一道道考题组成,那么摆在林静面前的这道考题,是她从未经历过,更没准备好的。下午她刚刚亲眼目睹自己最信任的丈夫与大学时最好的闺蜜私会亲吻,而当下,救了自己男人命的女人,正在向他表白。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此刻的林静,内心翻江倒海,这病房的门,到底是推开还是不推开?

  菲利普从远处走来,林静回过神来。她迅速擦去脸上的泪,向菲利普走去。“我先走了,艾瑞克没什么事,我就不进去了。”留下一个诧异的菲利普,非常不解。“大嫂,你真的不进去吗?大哥看到你来,一定很开心的。”

  “不了,艾瑞克正忙着呢,我不想打扰他。”林静木然地向出口走去,头也没回。菲利普心想,糟了,林静一定是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他急急来到病房门口,透过玻璃门,看到艾瑞克正坐在林思敏床边,目光温柔如水。林思敏轻轻地笑,两人目光里只有对方。菲利普当下叫了声:“糟了。”便敲了敲门。

  “进来。”艾瑞克笑着说。菲利普“咳咳”假装咳嗽两声。“大哥,你方便出来一下吗?”

  “思敏,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艾瑞克跟着菲利普来到走廊上。

  “大哥,刚才大嫂来了,站在门口看着你和林思敏半天,没敲门。后来我从护士站回来,看到她脸色都变了,还哭了。说你正忙,就不打扰你了,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叫也叫不住。这可怎么办?八成是她看到什么场景,误会了。”?

  艾瑞克脸色忽然变了。“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不来通知我一下?她看到什么了?”他忽然想起刚才自己握住了林思敏的手,还帮她抹眼泪。“不会吧,这么巧吗?今天是什么日子?中彩了吗?你大嫂该不会误会我和林思敏之间有什么吧?”艾瑞克焦急地问菲利普。

  “大哥,别怪我多嘴。刚才我站在门外往里看,你同林思敏之间那种眼神交换,也太暧昧了。我要是大嫂,也得气得够呛。”

  “真的吗?有这么暧昧?不会啊!我只是感激她救了我一命,也真心心疼她,把她当小妹妹来看。“艾瑞克自言自语地摇头。“我和林思敏?怎么可能!绝不可能啊。难道我做错什么,让她误会了?”

  菲利普不是很确认,艾瑞克此刻嘴里的她,是指林静还是林思敏。“无论如何,也是你不对,让大嫂误会,说不定,林思敏也误会呢。”

  “你说什么?林思敏误会?绝对不可能!我都同她说了没可能!”

  “原来真有此事!林思敏真的喜欢你!你还不注意点,对人家太关心太好,女孩子不以身相许才怪!”菲利普皱着眉头摇头。

  “嘘!拜托你小点声!这里是医院,黎董还没走呢。这会儿不知他是不是去找院长还是主治医师,刚走开的。你可千万别乱说,无论是被林思敏听到,还是被黎明听到,到时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大哥我劝你立刻,马上回家去。大嫂那边还不知发多大的脾气呢。她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赶紧负荆请罪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得对!我现在马上回家。你叫司机备好车,你呢,留下来,一来守着林思敏看看有什么需要安排。二来,万一黎董问起来,你帮我圆一下场。”

  “没问题!快走吧。”

  正在艾瑞克想离开之际,李一德和黎明从远处走来。“糟了,这下不好溜了。”艾瑞克暗自发愁。

  “天勤,你的手还疼吗?”李一德满脸的关心。“要不要紧,给医生看了吗?上药了吗?”

  “爸,没事。我的手就是被划伤了一点皮毛,不打紧的。您别担心。我刚才一直在思敏的床前看着她,思敏精神还不错,就是身体比较虚弱,所以要多休息,好好休息。”?

  黎明一听说思敏精神不错,舒了口气。“敏敏醒来了吗?我去看看她。刚才我离开病房的时候,她还在昏迷呢。失陪了各位!”说罢便径直走进病房去。

  “爸,咱们的人查出点眉目了吗?什么人干的?地下车库的监控调了吗?看到黑衣蒙面人的样子吗?为什么灯偏偏在那个时候全都灭了?是不是有人给咱们设局了?”艾瑞克的一连串问题劈劈啪啪向李一德奔去。

  “你问的所有问题,都是爸爸想知道的。但是一时间,不可能都有答案。有几点是可以确认的。有人提前对你停车区域的那一片灯做了手脚,你下来的时候正好全部都不亮。黑衣蒙面人很有经验,全部的监控都只录下了他的远距离影像,而且都是蒙面,一点不清晰。只知道他中等身材,魁梧,像是练班子。要查的话,一定费不少功夫。我同黎董讨论这件事时,都觉得很蹊跷。白天黎董刚在启德开会,对启德非常认可,北京项目很快揭晓将花落谁家,这个时候对你下手,是不是给我们一点颜色,阻挠我们北京项目的进程?虽然现在这样说有点早,但不知为什么,我和黎董都有这个感觉,而且对我而言,这种感觉尤为严重。”

  艾瑞克的眉头扭成麻花状,毕竟这是一件牵扯到集团利益的大事,自己个人的安危反而不是他所思所虑的第一要素。假如李一德和黎明的判断是对的,那么躲在暗处的对手,接下来还不知会作何种反应?

  “爸爸,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做好应急方案,才可以顺利地应对紧急事件?”

  “说得对,首先就要加强对你的安保工作,这样的恶性事件,我不容许发生第二次,今天是我们自己大意了,必须反思!”?

  艾瑞克几次开口想说自己要回趟家,但是看到父亲既焦虑又担心,就把自己的计划给吞下去,觉得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听从父亲的安排。 李一德安排艾瑞克先不要回家,同黎董开个临时会议,讨论下一步两个公司该如何合作的事宜。

  一行人先是坐在病房走廊的椅子上,后来黎明看到林思敏睡了,便提议回启德公司继续开会。李一德求之不得,便把一众高级主管都叫回公司连夜加班开会。?

  艾瑞克一边开会,一边有点心不在焉,因为他一直在想着林静,在猜测自己到底哪里没做对,让林静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