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跳崖路遇猛虎,黑衣刀客要杀王明空


小说:“虎跳崖”路遇猛虎,黑衣刀客要杀王明空

1.

王明空手牵白马,沿着曼陀罗山道,一路往上,边走边欣赏这满山的曼陀罗花,时不时的还饮酒作对,像极了一个初出茅庐的世家公子哥。

王明空刚行至“虎跳崖”,便驻足不前,并非他不想前行,而是这里风景太美,以至于他都忘记了此次进山的真正目的。

只见这“虎跳崖”,悬崖错愕,深不见底,瀑布高悬,铺撒而下。再加上正是正午时分,阳光普照,瀑布撞击石壁溅出的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绚丽夺目,竟然有一挂彩虹悬于整个“虎跳崖”之上,当真是美轮美奂,令人目不暇接。

“虎跳崖”顾名思义是一个断崖,要不然也就不用老虎跳过了。“虎跳崖”两端,大概有七丈有余,崖体两侧搭建有一做木桥,木桥之下铺有两根铁链,铁链一段系于王明空脚下石柱之上,另外一端则是嵌入瀑布之下。

因为悬崖高耸,是以木桥飘荡不止,随着烈风吹过,木桥叮咚撞击,竟然“吱吱”作响。

王明空拿出酒壶,喝了口酒,正要作诗一首,以舒胸意。却突然听到一声吼叫,而他身旁白马早就一跃而起,哀嘶不断,四脚腾空,竟然奔向那座木桥,扬长而去,无奈木桥飘摇不定,白马一个踉跄,竟然跌落悬崖!

王明空大惊失色,赶忙回头望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大叫一声,赶忙飞身而起,一下跃到断崖旁边的巨石之上。

2.

原来有一头黑虎朝着虎跳崖而来。只见这个黑虎身长九尺有余,浑身漆黑一片,一根长尾笔直有力横于身后,两眼赤黄,满是戾气,獠牙森森,一开口,便有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当真让人不寒而栗,这也难怪那匹白马,竟然不惧悬崖深万丈,也要飞奔上桥,慌忙逃命。

而那只黑虎,并没有因为王明空跳上巨石而放弃,它缓慢挪动着四肢,一步一步的朝着王明空脚下的巨石而来,并且边走边露出森森白牙,当真让人不寒而栗。

王明空大骇不已,心想这“虎跳崖”当真是没有辱没它的名声,除了悬崖万丈,竟然还真有老虎坐镇。

还没等王明空缓过劲来,便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之声,那只老虎竟然一跃而起落到了王明空身前,张开血盆大口便是一口猛咬。

王明空赶忙一个侧身躲开这凌厉一口,随手一掌猛击黑虎头顶。黑虎扭转头颅,躲开王明空的致命一击,橫身一撞,撞向王明空所立之处,紧接着甩尾横剪,封住王明空的退路。

王明空大骇,心想这孽畜当真狡猾,竟然能预判他的躲闪位置,便没有躲避黑虎的撞击,而是双脚生根立于地下,变掌为拳,一拳硬抗这黑虎的一记猛撞。

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黑虎倒飞出去,跌在巨石边缘。也亏的这头黑虎皮糙肉厚,竟然无事,咆哮一声,翻身而起,一个猛扑,向着王明空头顶而来。

王明空自是不甘示弱,不退反进,接着又是一记猛拳,击向黑虎腹部,当然他这一拳用上了六成功力。又是“砰”的一声巨响,那头黑虎再次飞出,摔倒在王明空身侧,挣扎着起身了几次,却又倒下,满嘴鲜血不停流出,想来是受伤不轻。

3.

王明空刚要走过去,补上一脚,却听见“嗖嗖”两道风声从背后响起。

王明空不及细想,一跃而起,躲过这阵偷袭,只见有两枚漆黑短箭钉入身旁树木之中,竟然直末入顶。

王明空大惊失色,厉声道:“何等鼠辈,竟然偷袭本少爷?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咯咯~咯咯~师兄,竟然有人吓唬我。我好怕,你可得帮人家做主啊!”只听见一个娇滴滴的撒娇之声,从树林深处传了出来。

王明空定眼望去,发现树林深处走出一男一女两人。男人一身黑衣,满脸凶相,眼神狠辣,眉间有一道疤痕,虽未破相,却更显得凶恶异常。而他旁边的女人,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眉眼妩媚,嘴唇火红,她一身红衣,体态丰满异常。

等到他们走进一些,发现了那匹奄奄一息的黑虎,红衣女子愤怒异常,大叫道:“混蛋,你竟然杀了我的大猫!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说罢,便转头看向黑衣男子。只见黑衣男子嬉笑道:“师妹,只要你从了师兄!师兄就帮你杀了此人!”

4.

“去,死鬼!不早就是你的人了吗?还怎么从你!”红衣女子娇嗔道,说完还拍打掉屁股上的那支手掌。

“哈哈~师妹,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黑衣男子笑道 。

“行,行,行!都依你,还不行吗?我的好师兄!”红衣女子咯咯笑道。

黑衣男子还未等说完,便随手丢出三柄毒镖直击王明空,紧接着一跃而起,伸手扯出腰间那柄鬼头刀,一招横斩向王明空腰腹。

这一招势大力沉,再加上出其不意,大有将王明空劈成两半的意思。

王明空自然不敢大意,在飞身躲过毒镖之后,便顺势取出怀中的寒魄刺,在身体下坠之时,轻轻点在鬼头刀背之上。

一个翻身,再度飞起,顺势使出夺命七式第一式,夺命无痕,直击黑衣男子面门。

黑衣男子并未退步,而是一横鬼头大刀,挡住这出其不意的致命一击,一记边腿踢向王明空头颅。

王明空侧身躲过,只听见一阵风声从耳旁飞过,身后一棵碗口大的树枝,则被踢成两截。

王明空顺势借力,再次使用夺命七式中的第一式,还是直刺黑衣男子面门。

黑衣男子发怒,侧身躲过,一刀竖劈,一刀侧砍,一刀横斩,招招对向王明空要害之处,誓要将王明空碎尸万段。

5.

王明空犹如游龙,从黑衣汉子的刀气中,躲闪不停。

黑衣男子急了,怒不可遏道:“妈的,缩头乌龟啊!躲什么躲,瞧老子的黑心掌!”

说完右手一刀横劈,左手会聚成毒,一招拍下王明空左肩。

不知道王明空是不是有意为之,再躲过那凌厉一刀之后,竟然伸手硬生生解下了黑衣男子的黑心掌。

如此一来,两人便沾在了一起,一时动弹不得。只见黑衣男子大喊一声道:“好师妹,这臭小子有些道行,快来帮你师哥杀了这个臭小子!”

“吆!师兄,这是打不过了吗?可我一个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的,怎么帮你啊!再说啦,我就算帮了你也没什么好处啊!”红衣少妇用手玩弄些头发娇笑道。

“好师妹唉!刚才的话不算数,总行了吧!我死了,你也跑不了啊!”黑衣男子哭哭哀求道。

“好,好,好!我马上来!不过师兄,你要先把曼陀罗令给我!”红衣少妇撒娇道。

黑衣男子嘴角渗出血丝,无奈道:“我的好师妹!师兄答应你啦?可是现在也没办法拿出来给你呀!你看师兄现在都受伤了,也做不了假的,不是?”

“咯咯~师兄,你得身体那么强壮,不会有事的,你先告诉我令牌在那,我就出手杀了那个臭小子!”红衣少妇不忘甩了甩她的那头秀发道。

黑衣男子脸色铁青,显然是有些不支了,无奈开口道:“唉,也罢!师兄认栽,它在我的下面!”

“咯咯~还是师兄聪慧!我来帮你了!”红衣少妇娇笑一声,便欺身而上。

王明空心知不好,一旦这位红衣少妇出手,他势必会受重伤,正在思考对策之际,却听到一声惨叫。

只见黑衣男子胸前多出一柄蛇形长剑,而这柄长剑则是透体而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