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大学副校长徐岩:豫酒振兴已取得成效,白酒国际化任重道远


  江南大学副校长徐岩:豫酒振兴已取得成效,白酒国际化任重道远

  7月17日,“豫酒振兴 驻酒行动”酱意浓香型白酒技术研讨会在驻马店举行。期间,作为此次会议的重要白酒专家,江南大学副校长、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徐岩接受了《酒业商报》的专访。

  谈豫酒振兴 豫酒要抓住机遇,走差异化个性化道路

  河南商报:您此前有提到豫酒振兴工作已经取得成效,具体体现在哪些层面?

  徐岩:在豫酒振兴工作开展的这两年来,河南省政府各级领导非常的重视、众多豫酒的企业更是积极响应,从豫酒整个一盘棋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几年是非常活跃的。酒企只有通过科技的建设才能形成独特的风格、形成竞争力、形成差异化的美,豫酒企业给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不仅对营销重视,对科技创新同样非常重视。因此我感觉到在众多的豫酒企业中,起初一些品牌比较好的、品牌历史比较长的这些企业都在很好的动了起来。在人才培养上,豫酒企业同样是非常重视,江南大学与仰韶集团的合作从90年代就开始了,仰韶集团很多技术人员、技术骨干都是江南大学毕业的。江南大学与仰韶集团一直维持这非常好的合作关系。

  豫酒企业要抓住消费升级和豫酒振兴的机遇,提升产品品质,加大创新力度,围绕自身的特色走差异化、个性化的道路,在品类中形成自己的特色,同时还要继续加大对人才的培养和储备。

  谈中小酒企 要想办法做到一些大企业做不到的地方

  河南商报:随着白酒行业马太效应的加剧,区域性酒企该如何做出应对?

  徐岩:大的企业发展的好,中小企业就没有发展的前景吗?我并不完全这样认为。白酒这种产品的个性化是很强的,即便企业做得再大也不可能实现“通吃”,尽管白酒行业马太效应在加剧,但区域性的品牌还是有一定生存的空间和范围的。因此我认为,区域性的品牌应该做差异性的分析、做比较性的分析,要想办法在市场上能够做到一些大的企业可能做不到的地方。

  河南是烈酒消费大省,但却不是生产大省,豫酒企业想要实现振兴一定要催生出更有特色的发展模式。我认为,做好区域优势是一个非常大的方向,河南的一些中小酒企可以尝试以酒庄的方式打造品牌。酒庄的概念作为品质表达的载体立足于区域化,与环境、酿造、工艺等因素有相关,既是体验又是生产还是品牌的传播和感受。环境、工艺、区域优势的融合使得酒庄成为一种个性的表达,区域酒企可从文化内涵到技术内涵再到品质、口感、特色等方面围绕酒庄的概念进行打造“小而美”的特色发展模式。

  谈酱酒热 不要对立看待,各种香型都有自己的美

  河南商报:目前酱酒热势头迅猛,浓香酒市场受其影响不少,酱香热的原因是什么,浓香酒企如何应对?

  徐岩:“酱香热”出现的原因在于,首先,酱酒的生产周期比较长,再加上产量比较少,从商业价值规律来讲,量小往往意味着价值就会增长。其次,酱酒的生产周期、放置时间都比较长,因此在口感上,在风味的丰富程度上都会有很多的优势。因此,消费者对于白酒消费形式的多样化、消费能力的多样化、消费口感的多样化的需求而出现的“酱酒热”在我看来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过程。

  但是,请不要把“酱香热”和“浓香热”的现象对立起来去看待,各种香型都有它各自的优势。浓香型酒中有很多非常好的产品,酱香型酒中也是有质量上的差异的。所以我认为,酱香型酒确实有它的优势所在,但是浓香型酒也可以表达出自己的美,包括清香型酒也是,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谈健康饮酒 健康的饮酒,饮健康酒

  河南商报:目前,健康饮酒概念被全球范围内提倡,国内的酒也是提倡低酒精度,您对健康饮酒怎么看?

  徐岩:对于健康饮酒的话题,要从饮健康的酒和健康的饮酒两个角度去看。首先是饮健康的酒。核心点还是在于酒和健康的结合,目前操作比较好的,在国际上形成共识的,就是红葡萄酒里面白藜芦醇的成分使得红葡萄酒变成了健康生活方式的一部分。针对中国白酒的科学性和健康性,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目前我们已经在国际上证明了,在相同的酒精度的情况下,中国的白酒不是酒精,因为它对于我们的肠道和肝脏的影响在同等情况下是最小的。另外一方面是健康的饮酒。我的观点是健康地饮酒、饮健康的酒应该是消费者们需要谨记的。对于中国白酒在科学上的解释,我们会通过更多的研究,更科学的阐释出白酒中间的健康的因素、健康的方面,但即便是阐释出来,我还是提倡大家应健康的去饮酒、理性的去饮酒。

  目前白酒行业处在行业调整期,白酒酒精度数是在不断降低的,数据显示45度以下白酒占白酒总产量的80%以上,因此酒精度数的降低是一个大的趋势。度数的增加对社会的发展、税收等方面会有积极影响,但对于消费者的健康却无益;经济效益增加的同时不能增加消费者的健康负担,酒精度数的增加要有一个平衡的机制。

  谈白酒国际化 行业要走整体思考,不能零敲碎打

  河南商报:在白酒走向国际化的道路上,存在那些机遇和挑战?

  徐岩:目前中国白酒出口量在国际烈酒贸易量中的占比不到1%,也就是说,中国白酒基本上都是国人喝了。在世界烈酒产量上,中国白酒产量占比超过三分之一,但是在烈酒商品种类划分上,白酒却被分类为其它。究其原因,我认为中国白酒在国际舞台上缺少表达,世界不认识白酒就不会认同白酒。实际情况是,中国白酒的复杂程度和科学内容是最丰富的,我一直致力于提升中国白酒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通过书籍、杂志、文章、产品输出体验等方式不断冲击世界人们的眼球,将中国白酒的科学性展示给世界。

  中国白酒走向国际化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这个系统性是指应该要从科学的层面、营销的层面、文化的层面,传播的层面,立体的、全面的走向国际化,绝对不是简单的靠企业扛着酒全世界到处跑这样的做法,这是没有意义的。

  白酒如何走向国际化,我认为要从多方面入手。首先是酒度的问题,白酒的酒度应该降下来,应该降成和国际标准是差不多的,因为这样国际上才有可能接受你。第二个是口味的问题,中国白酒在品类上面需要进行一个很好的思考,应该要符合国际主流的一些口味,当然这里面也包括吃中国菜,喝中国酒这种形式的,可以在口味上有我们更加中国化的一个方式,否则的话就中餐一样,即便走出去却仍需要本地化。第三,我认为非常重要,那就是我们的行业要形成一种整体性的让白酒走出去的战略思考和思路,不能零敲碎打,应该系统性的、全面的,从文化的层面、经济的层面、科技的层面,立体的推动中国白酒的国际化进程。(胡威)

  江南大学副校长徐岩:豫酒振兴已取得成效,白酒国际化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