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战纪 96 天君道人


  

  “刚刚在青龙门和我交手的那个人就是你吧?”灵月冷声质问道。

  月痕不说话,轻轻点点头。

  “你对青龙门的法阵很熟悉,不仅破除了七灵御壁,还破除了锁妖塔的三清禁魔阵,而且你刚刚还使出了青龙门的五行锁妖术,你究竟是什么人?”

  “至少我现在不是你们的敌人。”月痕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向后面望了一眼,“要不然,我不会出手救薛冷心。”

  当灵月看见冷心倒在地上,她不由得眼皮一跳,“她现在怎样了?”

  “放心,她没有受到致命伤。可是,你们青龙门最大的秘密差点就被人发现了。她刚刚用了那种力量救三京。”月痕漫不经心地回答,慢慢松开灵月的长剑。

  握剑的手微微发抖,而她却强作镇静,“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

  “我知道的事情多着。”月痕邪魅一笑,没有理会灵月的惊讶,他转身向三京走去。

  走了几步他停下来望向一处石壁,那上面刺着一把黑色长剑,长剑上钉着一只滴着血的手臂。邪灵剑仙已经不见了踪影。

  月痕随手一扬,那长剑呛的一声从石壁中拔出,飞到他的手心。

  月痕来到三京面前,把那颗封印着梼杌的晶石轻轻一抛。那石子掉落在三京胸前,哧的一声钻进了三京的身体内。赤瞳和翼在一旁看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如今你们青龙门的危难只有一个人能够化解。”月痕转身对灵月说。

  “你说的人可是……”灵月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想。

  “就是三京。”月痕深深地望了三京一眼,“把他带回青龙门,由你亲自教他青龙门的道术,往后他就是青龙门的救星。如果你们现在放弃他,日后他将会是青龙门的噩梦。”

  说完这话,月痕再不理会灵月,又向前走去。经过赤瞳身旁的时候,他拍了拍赤瞳的肩膀,这个平常的举动吓得赤瞳整个人猛地一跳。他明白月痕的意思,如果他胆敢把月痕的事情说出来,那么他就死定了。

  “慢着!”灵月忽然喊住月痕。

  月痕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过头去。

  “你为什么会千鬼傀儡术?而且,你身上的灵武战甲是怎样来的?”灵月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这些,都是故人的遗物。”说完这句话,月痕一路远去。

  灵月望着他的身影慢慢远离,眉宇深锁,似有困惑,似有悲伤。

  月色之下,那一只断手掌心朝上,像是不甘心地想要抓住什么东西,而它能抓住的只是一抹虚无落寞的月光。

  ……

  妖国都城,风雪城。

  现在还是八月份,在人间的不少地方依然酷热,到处都弥漫着阳光和青草的气息。然而在这妖国的都城,一场大雪已经下了半个月。

  说是都城,倒不如说是一个辽阔无疆的大森林。在这里很少看见建筑物,就算偶尔出现建筑,也是用木材建成。妖族大多居住在洞穴之中,过着简朴原始的生活。妖族觉得大地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生存资源,他们很知足,并不打算向大地再作一些过分的索取。跟他们相比,人族就显得有些贪得无厌了。

  而在这一片大森林里,唯一清晰可认的大型建筑是一座巨大的宫殿,那就是妖君的皇宫,天灵殿。这是妖国唯一用石料建成的建筑。这座白色的宫殿依靠着妖国古老的神树。在和暖的夏季,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静静地洒落在宫殿白色的石墙上,风一动,光影闪烁,整座宫殿就像在夜空的星河里漂浮不定。而在冬天,雪花静静地披洒在枯黄的森林上,天地一片白色。天灵殿被白雪簇拥,悄悄隐藏在辽阔的大地上。

  在天灵殿的最高处,天君道人羽临站在窗前静静望着漫天纷扬的大雪。在下雪的日子里,这座古老的森林就会变得更加寂静,这种寂静充盈在天灵殿的每一个角落,有时静得令人心慌。

  能出入天灵殿的人从来就不多,即便是妖国最精锐的千字军,有资格进入天灵殿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每当妖君有要事商讨,能来参加会议的也只是各个部落的首领。就算是最热闹的日子里,跟妖国别的地方相比,这里都显得冷清。

  自从掌管天灵殿之后,羽临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离开过这里,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这里更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笼。一天之中,这座死寂的宫殿里能听见的,只是神树枝头上的积雪掉落在地上发出哗的一声,除此之外,就是自己轻微的脚步声。

  此刻,身后传来微响,像是长袍在地上拖行的声音。

  “事情办得怎样了?”他的目光依然望着窗外的雪,还有那一片望不见尽头的苍白。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像雪一样冷了。

  “回禀教主,事情不太顺利,妖神悟空将他的力量借给一个名叫长风的凡人。”身穿黑袍的东皇微微欠身恭敬回答。

  “悟空……他一直都不承认自己是妖族。当年的一战,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关系,悟空也不会帮我们对付北辰。现在她已经不在,悟空再没有为妖族出力的理由,别勉强他了。至于那个长风,你觉得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一介凡人,力量再强也难以牵动乾坤,单凭他一个人的武力并不能阻碍我们的大计。更何况,我当日跟他交过手,他的实力虽强,但远远还不能控制自如。那一次,他差一点就被悟空的力量杀死自己。这个人,不足为患。”

  “那就好。”羽临点点头,又问:“朱雀翎的事现在有什么进展了?”

  “朱雀翎已经成功跟先天神皇三京融合在一起,假以时日,待朱雀翎的力量被完全唤醒,我们就可以实行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

  “辛苦你了。”

  “能为教主效力是属下的荣幸。”东皇沉声道。

  “青龙门那边现在情况怎样了?”

  “我们的大军已经围了青龙门一个多月,他们被七灵御壁挡在外面无法攻入。”

  “七灵御壁是青龙门的得意法阵,不是那么容易就破除。现在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以叫大军暂时撤退。”

  “恭喜教主!”东皇马上明白过来,想了一下又问了一句:“教主可有被那玄真老道所伤?”

  “受了一点小伤,不过没有什么大碍。”

  “这样属下就安心。”

  “国师有心了。如没有特别事情禀告,你可以退下了。”

  “教主保重,属下告退。”

  说罢,黑烟一散,东皇的身影已经不见。

  过了片刻,天君道人捂着胸口轻轻咳嗽起来,越咳越烈,几点血迹洒落在白色的窗棂上,融进白色的雪花里极为显眼。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俊俏书生,身型单薄。而在咳嗽之下,他像是一下子老去十岁。仿佛他咳嗽出来的是生命精元。

  咳了好一会,天君道人才缓过气来,用一方手绢轻轻拭去窗台上那一抹血迹。他慢慢向宫殿深处走去,长长的廊道上回荡着单调的足音,像一首寂寞的诗歌在无声吟唱。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一鸣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9.2

  字数 2421

  

  “刚刚在青龙门和我交手的那个人就是你吧?”灵月冷声质问道。

  月痕不说话,轻轻点点头。

  “你对青龙门的法阵很熟悉,不仅破除了七灵御壁,还破除了锁妖塔的三清禁魔阵,而且你刚刚还使出了青龙门的五行锁妖术,你究竟是什么人?”

  “至少我现在不是你们的敌人。”月痕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向后面望了一眼,“要不然,我不会出手救薛冷心。”

  当灵月看见冷心倒在地上,她不由得眼皮一跳,“她现在怎样了?”

  “放心,她没有受到致命伤。可是,你们青龙门最大的秘密差点就被人发现了。她刚刚用了那种力量救三京。”月痕漫不经心地回答,慢慢松开灵月的长剑。

  握剑的手微微发抖,而她却强作镇静,“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

  “我知道的事情多着。”月痕邪魅一笑,没有理会灵月的惊讶,他转身向三京走去。

  走了几步他停下来望向一处石壁,那上面刺着一把黑色长剑,长剑上钉着一只滴着血的手臂。邪灵剑仙已经不见了踪影。

  月痕随手一扬,那长剑呛的一声从石壁中拔出,飞到他的手心。

  月痕来到三京面前,把那颗封印着梼杌的晶石轻轻一抛。那石子掉落在三京胸前,哧的一声钻进了三京的身体内。赤瞳和翼在一旁看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如今你们青龙门的危难只有一个人能够化解。”月痕转身对灵月说。

  “你说的人可是……”灵月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想。

  “就是三京。”月痕深深地望了三京一眼,“把他带回青龙门,由你亲自教他青龙门的道术,往后他就是青龙门的救星。如果你们现在放弃他,日后他将会是青龙门的噩梦。”

  说完这话,月痕再不理会灵月,又向前走去。经过赤瞳身旁的时候,他拍了拍赤瞳的肩膀,这个平常的举动吓得赤瞳整个人猛地一跳。他明白月痕的意思,如果他胆敢把月痕的事情说出来,那么他就死定了。

  “慢着!”灵月忽然喊住月痕。

  月痕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过头去。

  “你为什么会千鬼傀儡术?而且,你身上的灵武战甲是怎样来的?”灵月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这些,都是故人的遗物。”说完这句话,月痕一路远去。

  灵月望着他的身影慢慢远离,眉宇深锁,似有困惑,似有悲伤。

  月色之下,那一只断手掌心朝上,像是不甘心地想要抓住什么东西,而它能抓住的只是一抹虚无落寞的月光。

  ……

  妖国都城,风雪城。

  现在还是八月份,在人间的不少地方依然酷热,到处都弥漫着阳光和青草的气息。然而在这妖国的都城,一场大雪已经下了半个月。

  说是都城,倒不如说是一个辽阔无疆的大森林。在这里很少看见建筑物,就算偶尔出现建筑,也是用木材建成。妖族大多居住在洞穴之中,过着简朴原始的生活。妖族觉得大地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生存资源,他们很知足,并不打算向大地再作一些过分的索取。跟他们相比,人族就显得有些贪得无厌了。

  而在这一片大森林里,唯一清晰可认的大型建筑是一座巨大的宫殿,那就是妖君的皇宫,天灵殿。这是妖国唯一用石料建成的建筑。这座白色的宫殿依靠着妖国古老的神树。在和暖的夏季,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静静地洒落在宫殿白色的石墙上,风一动,光影闪烁,整座宫殿就像在夜空的星河里漂浮不定。而在冬天,雪花静静地披洒在枯黄的森林上,天地一片白色。天灵殿被白雪簇拥,悄悄隐藏在辽阔的大地上。

  在天灵殿的最高处,天君道人羽临站在窗前静静望着漫天纷扬的大雪。在下雪的日子里,这座古老的森林就会变得更加寂静,这种寂静充盈在天灵殿的每一个角落,有时静得令人心慌。

  能出入天灵殿的人从来就不多,即便是妖国最精锐的千字军,有资格进入天灵殿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每当妖君有要事商讨,能来参加会议的也只是各个部落的首领。就算是最热闹的日子里,跟妖国别的地方相比,这里都显得冷清。

  自从掌管天灵殿之后,羽临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离开过这里,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这里更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笼。一天之中,这座死寂的宫殿里能听见的,只是神树枝头上的积雪掉落在地上发出哗的一声,除此之外,就是自己轻微的脚步声。

  此刻,身后传来微响,像是长袍在地上拖行的声音。

  “事情办得怎样了?”他的目光依然望着窗外的雪,还有那一片望不见尽头的苍白。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像雪一样冷了。

  “回禀教主,事情不太顺利,妖神悟空将他的力量借给一个名叫长风的凡人。”身穿黑袍的东皇微微欠身恭敬回答。

  “悟空……他一直都不承认自己是妖族。当年的一战,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关系,悟空也不会帮我们对付北辰。现在她已经不在,悟空再没有为妖族出力的理由,别勉强他了。至于那个长风,你觉得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一介凡人,力量再强也难以牵动乾坤,单凭他一个人的武力并不能阻碍我们的大计。更何况,我当日跟他交过手,他的实力虽强,但远远还不能控制自如。那一次,他差一点就被悟空的力量杀死自己。这个人,不足为患。”

  “那就好。”羽临点点头,又问:“朱雀翎的事现在有什么进展了?”

  “朱雀翎已经成功跟先天神皇三京融合在一起,假以时日,待朱雀翎的力量被完全唤醒,我们就可以实行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

  “辛苦你了。”

  “能为教主效力是属下的荣幸。”东皇沉声道。

  “青龙门那边现在情况怎样了?”

  “我们的大军已经围了青龙门一个多月,他们被七灵御壁挡在外面无法攻入。”

  “七灵御壁是青龙门的得意法阵,不是那么容易就破除。现在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以叫大军暂时撤退。”

  “恭喜教主!”东皇马上明白过来,想了一下又问了一句:“教主可有被那玄真老道所伤?”

  “受了一点小伤,不过没有什么大碍。”

  “这样属下就安心。”

  “国师有心了。如没有特别事情禀告,你可以退下了。”

  “教主保重,属下告退。”

  说罢,黑烟一散,东皇的身影已经不见。

  过了片刻,天君道人捂着胸口轻轻咳嗽起来,越咳越烈,几点血迹洒落在白色的窗棂上,融进白色的雪花里极为显眼。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俊俏书生,身型单薄。而在咳嗽之下,他像是一下子老去十岁。仿佛他咳嗽出来的是生命精元。

  咳了好一会,天君道人才缓过气来,用一方手绢轻轻拭去窗台上那一抹血迹。他慢慢向宫殿深处走去,长长的廊道上回荡着单调的足音,像一首寂寞的诗歌在无声吟唱。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刚刚在青龙门和我交手的那个人就是你吧?”灵月冷声质问道。

  月痕不说话,轻轻点点头。

  “你对青龙门的法阵很熟悉,不仅破除了七灵御壁,还破除了锁妖塔的三清禁魔阵,而且你刚刚还使出了青龙门的五行锁妖术,你究竟是什么人?”

  “至少我现在不是你们的敌人。”月痕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向后面望了一眼,“要不然,我不会出手救薛冷心。”

  当灵月看见冷心倒在地上,她不由得眼皮一跳,“她现在怎样了?”

  “放心,她没有受到致命伤。可是,你们青龙门最大的秘密差点就被人发现了。她刚刚用了那种力量救三京。”月痕漫不经心地回答,慢慢松开灵月的长剑。

  握剑的手微微发抖,而她却强作镇静,“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

  “我知道的事情多着。”月痕邪魅一笑,没有理会灵月的惊讶,他转身向三京走去。

  走了几步他停下来望向一处石壁,那上面刺着一把黑色长剑,长剑上钉着一只滴着血的手臂。邪灵剑仙已经不见了踪影。

  月痕随手一扬,那长剑呛的一声从石壁中拔出,飞到他的手心。

  月痕来到三京面前,把那颗封印着梼杌的晶石轻轻一抛。那石子掉落在三京胸前,哧的一声钻进了三京的身体内。赤瞳和翼在一旁看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如今你们青龙门的危难只有一个人能够化解。”月痕转身对灵月说。

  “你说的人可是……”灵月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想。

  “就是三京。”月痕深深地望了三京一眼,“把他带回青龙门,由你亲自教他青龙门的道术,往后他就是青龙门的救星。如果你们现在放弃他,日后他将会是青龙门的噩梦。”

  说完这话,月痕再不理会灵月,又向前走去。经过赤瞳身旁的时候,他拍了拍赤瞳的肩膀,这个平常的举动吓得赤瞳整个人猛地一跳。他明白月痕的意思,如果他胆敢把月痕的事情说出来,那么他就死定了。

  “慢着!”灵月忽然喊住月痕。

  月痕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过头去。

  “你为什么会千鬼傀儡术?而且,你身上的灵武战甲是怎样来的?”灵月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这些,都是故人的遗物。”说完这句话,月痕一路远去。

  灵月望着他的身影慢慢远离,眉宇深锁,似有困惑,似有悲伤。

  月色之下,那一只断手掌心朝上,像是不甘心地想要抓住什么东西,而它能抓住的只是一抹虚无落寞的月光。

  ……

  妖国都城,风雪城。

  现在还是八月份,在人间的不少地方依然酷热,到处都弥漫着阳光和青草的气息。然而在这妖国的都城,一场大雪已经下了半个月。

  说是都城,倒不如说是一个辽阔无疆的大森林。在这里很少看见建筑物,就算偶尔出现建筑,也是用木材建成。妖族大多居住在洞穴之中,过着简朴原始的生活。妖族觉得大地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生存资源,他们很知足,并不打算向大地再作一些过分的索取。跟他们相比,人族就显得有些贪得无厌了。

  而在这一片大森林里,唯一清晰可认的大型建筑是一座巨大的宫殿,那就是妖君的皇宫,天灵殿。这是妖国唯一用石料建成的建筑。这座白色的宫殿依靠着妖国古老的神树。在和暖的夏季,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静静地洒落在宫殿白色的石墙上,风一动,光影闪烁,整座宫殿就像在夜空的星河里漂浮不定。而在冬天,雪花静静地披洒在枯黄的森林上,天地一片白色。天灵殿被白雪簇拥,悄悄隐藏在辽阔的大地上。

  在天灵殿的最高处,天君道人羽临站在窗前静静望着漫天纷扬的大雪。在下雪的日子里,这座古老的森林就会变得更加寂静,这种寂静充盈在天灵殿的每一个角落,有时静得令人心慌。

  能出入天灵殿的人从来就不多,即便是妖国最精锐的千字军,有资格进入天灵殿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每当妖君有要事商讨,能来参加会议的也只是各个部落的首领。就算是最热闹的日子里,跟妖国别的地方相比,这里都显得冷清。

  自从掌管天灵殿之后,羽临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离开过这里,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这里更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笼。一天之中,这座死寂的宫殿里能听见的,只是神树枝头上的积雪掉落在地上发出哗的一声,除此之外,就是自己轻微的脚步声。

  此刻,身后传来微响,像是长袍在地上拖行的声音。

  “事情办得怎样了?”他的目光依然望着窗外的雪,还有那一片望不见尽头的苍白。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像雪一样冷了。

  “回禀教主,事情不太顺利,妖神悟空将他的力量借给一个名叫长风的凡人。”身穿黑袍的东皇微微欠身恭敬回答。

  “悟空……他一直都不承认自己是妖族。当年的一战,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关系,悟空也不会帮我们对付北辰。现在她已经不在,悟空再没有为妖族出力的理由,别勉强他了。至于那个长风,你觉得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一介凡人,力量再强也难以牵动乾坤,单凭他一个人的武力并不能阻碍我们的大计。更何况,我当日跟他交过手,他的实力虽强,但远远还不能控制自如。那一次,他差一点就被悟空的力量杀死自己。这个人,不足为患。”

  “那就好。”羽临点点头,又问:“朱雀翎的事现在有什么进展了?”

  “朱雀翎已经成功跟先天神皇三京融合在一起,假以时日,待朱雀翎的力量被完全唤醒,我们就可以实行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

  “辛苦你了。”

  “能为教主效力是属下的荣幸。”东皇沉声道。

  “青龙门那边现在情况怎样了?”

  “我们的大军已经围了青龙门一个多月,他们被七灵御壁挡在外面无法攻入。”

  “七灵御壁是青龙门的得意法阵,不是那么容易就破除。现在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以叫大军暂时撤退。”

  “恭喜教主!”东皇马上明白过来,想了一下又问了一句:“教主可有被那玄真老道所伤?”

  “受了一点小伤,不过没有什么大碍。”

  “这样属下就安心。”

  “国师有心了。如没有特别事情禀告,你可以退下了。”

  “教主保重,属下告退。”

  说罢,黑烟一散,东皇的身影已经不见。

  过了片刻,天君道人捂着胸口轻轻咳嗽起来,越咳越烈,几点血迹洒落在白色的窗棂上,融进白色的雪花里极为显眼。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俊俏书生,身型单薄。而在咳嗽之下,他像是一下子老去十岁。仿佛他咳嗽出来的是生命精元。

  咳了好一会,天君道人才缓过气来,用一方手绢轻轻拭去窗台上那一抹血迹。他慢慢向宫殿深处走去,长长的廊道上回荡着单调的足音,像一首寂寞的诗歌在无声吟唱。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