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标签的寂寥得到大学随笔


  清晨,从天津到北京,一路偶遇的标签.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可曾想过一张标签的寂寥?

  想它荣宠只在几载之间,短暂的生命。想它曾在纸厂中幻想明天,在整洁的车间里嬉戏,在精珍的纸仓中入睡。却被刀裁斧剁,抛妻弃子,被送到陌生的市场。一双大手粗暴地抓起它来,印上满脸油渍五彩,又随意扔到斑驳肮脏的操作台上,再被极为轻慢的塞进廉价的纸箱里。在仓库的角落里被遗忘,在冰冷的黑暗中受尽冷遇。等待最后的那一天到来,人们甚至不肯提及它的名字,因为它不过是个标签。

  对于一张标签来说,能够被张贴起来,意味着一生中至高无上的荣誉。哪怕这张标签永远只能在厕所最污秽的所在,它也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这一次,人们不再在意它是否系出名门,甚至无需它继续证明自己的价值,更不会无视它的存在而讨论其他。在寻路人的眼里心里只有你,只有找到你,才能给焦急的内心以慰藉。这一次,它不再是无名的标签,此时此刻,它是主角!除了它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存在。那是它的舞台,那是它的时刻,它就是世界之王!

  即便是在北京、天津这样大而无当,人情冷漠的残酷所在,一张不干胶标签也能指引我们,找到翘首企盼的妻儿,找到蓬山远隔的父母,呼灯篱落,它带你归家。找到故乡那堵斑驳的土墙,土墙上枯黄而倔强的小草,土墙边的老山楂树,还有树下妈妈用过的搓衣板.

  那张标签在流光中用自己的生命在歌唱,它在地铁里歌唱,在餐盒盖儿上歌唱,在塑料袋子上歌唱,在污秽的厕所里歌唱,在瘸了腿的办公凳上歌唱。民工见过,市民见过,白领也见过。

  世界上没有不尽职尽责的标签,在每一次标签可以担纲尽责的机会里,它从未失败过。

  你好,标签!

  本文仿写自和菜头老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