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暮拾(三)--同事为我做的早餐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某公司上班时,同事小马与我互有好感。当然,你别想歪了,我们不是那种男欢女爱的好感,而是纯粹的友谊,与男女之情并不沾边。

  我欣赏他的好学上进,积极乐观。他边打工,边悄悄地自学英语,为了提前自己的英语水平,他在QQ上加了个牙买加人,用英语与他交谈。

  他喜欢我的纯朴善良、为人真诚和善。那时我在仓库上班,他在车间做车工,他来仓库领料时对我会格外亲切,有什么事总愿意跟我说,不拿我当外人。

  某日一早上班,公司传出一个可怕的消息:跟小马同在一个公司上班的哥哥,在前一天晚上加夜班回家路上,被车撞身亡。我不认识小马的哥哥,但一听是小马的哥哥,便深深地为他难过。

  那天远远地看到小马作为家属坐上警车,背影孤独无助、凄凉落魄,我心里隐隐作痛。此后小马很长时间没来上班,据说是回老家为他哥哥处理后事去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他又出现在了我眼前,来仓库领料。我内心复杂,既有欣喜,又为他失去至亲感到悲伤,我微笑着说:“你回来了?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挺想你的。”

  没想到,他快速地转过脸,然后像有急事似的突然离开了。过了半来个小时,他再次过来把刚才没领的料领回去,并对我说:“谢谢!”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这是怎么了?后来他告诉我:“你的那句‘挺想你的’让我特别感动,出来打工,从来没有人在意过我,更没有人会想我,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抑制不住地眼红了,有泪涌上眼眶,我不想你看到我的窘样,跑到卫生间去平复了心情才再来的。”

  我没想到他如此感性和柔情,我随口的这么一说,在他心里竟然掀起了轩然大波。我在心里对他多了一层好感,他更因为我的这一句话将我当成了他的亲人,从此我们成了好朋友,经常在QQ里聊天,彼此关心,无话不谈。

  上下班路上,我骑电动车,他骑自行车,我放慢速度,他将手搭在我电动车的后兜上,顺带着他滑行。我们边骑边聊,聊理想谈人生,也聊些厂里的趣事。

  有日聊到他刚学做的炊饼很好吃,说得我流口水,他说什么时候去他宿舍请我尝尝,我说我们孤男寡女的,我去你宿舍不合适。以为这事就这样说过算了。

  不曾想某日一大早,他给我QQ发来信息:我有事要回老家一趟,走的时候比较急,忘记关窗了,麻烦你去我宿舍帮我关下窗,钥匙放在门口柜子上的一个鞋盒子里。地址是********。完事后,钥匙请你帮我保管。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什么事走的这么急,连窗都会忘记关的。”

  为了上班不迟到赶时间,我没顾上吃早餐,按着他给的地址找过去,在一幢民房里找到他的宿舍,楼梯黑乎乎的,要靠手机打开手电筒才能行进,心里真有点发怵。

  心里埋怨着他的马虎和大意,让我来这种地方,一颗心颤颤地悬着。

  按他的指示找到钥匙打开门,窗户果然开着,我伸手轻轻关上窗户。

上写着:“谢谢你帮我关窗户,锅里闷着我刚为你烧好的炊饼,桌上有我刚烧的开水,杯子在热水瓶旁边,还有糖和盐等调味剂,按你的口味自己放。

  这家伙,搞的竟是这一出,一阵感动油然升起,为了请我吃顿炊饼,他也是煞费了苦心。我掀开锅盖,拿出热乎乎的炊饼,果然香气扑鼻,香松蓬软,很好吃。

  吃完后,关上门,匆匆赶去上班,一路回味着那炊饼的味道和他的用心良苦。一星期后他回来了,他是半夜到的,这下麻烦了,他的钥匙在我手上,他进不了门,不得已,他撬了锁。

  当我第二天把钥匙还给他时,他说这把钥匙没用了,锁被我撬了,不然我得在门口坐到天亮了。我们哑然失笑。

  多年后,我们虽已不曾联系,那顿早餐却记忆犹新,这辈子我都忘不了那顿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