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个怪老头找上他,老头说这个世界上有鬼,要他小心提防


  故事:一个怪老头找上他,老头说这个世界上有鬼,要他小心提防

  “荡货小子!你仔细听好,这个世界有尸也有鬼!这本《尸鬼录》记载了天下大部分尸鬼类型以及击破方法,你要牢牢记住啊!另外,还有你从小就会的那招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用!”

  驴老头,你放心吧!殷荡继续向前奔跑,回想到吕正风当初教过他的话,心中念道。

  很快殷荡来到一个拐角处,眼前的一幕让殷荡吃惊。

  这是一个很隐蔽的死角,前面就是一堵墙。一个背对着殷荡,身穿警服的瘦小警察,手里举着枪口冒烟的银色手枪,警察的对面是一个身穿破烂衬衫,全身溃烂的蓝脸怪物,此时怪物的肩膀像是中弹了。

  不好,看着样子应该是尸!殷荡心中叹道,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纵身一跃,飞腿踹在那个蓝脸怪物的脸上,蓝脸怪物瞬时被踢飞出去。

  殷荡看到蓝脸怪物被踹飞,急忙回身去看看那名警察。

  只见那名警察珠小的身材,白皙的脸蛋像是一个剥皮鸡蛋,两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惊讶地看着,身上的警服将她凸显的淋漓尽致。

  “那个女警官,你快走吧!这就交给我!”殷荡又转过身,大声地说道。

  那名女警官听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慌张地逃去了。

  “呵呵!小尸尸,你遇见我真是你的幸运啊!今天就让我超度你去重新做人吧!”殷荡双手攥拳,皱紧眉头盯着正在站起来的蓝脸怪物说道。

  “呀啊!——你竟然阻止我成人,我要吃了你!”那个蓝脸怪物抬头也瞪着殷荡,用及其沙哑地声音说着。

  会说话!看来还不是普通的行尸嘛!应该是吸收太多人的精血导致的。殷荡有些吃惊,回想起《尸鬼录》里的内容,心中念道。

  “呀啊!——”蓝脸怪物像人一样,朝殷荡奔来,同时它的手指尖竟冒着蓝光。

  殷荡见状,却是很淡定,咬破了右手中指,很快地用血在左手心画了一个五行八卦阵,左手对准蓝脸怪物,闭上眼睛,嘴里小声嘀咕道:“五方神鬼,皆听我令!八极阴阳,皆来助我!——”

  就当蓝脸怪物逼近殷荡时,殷荡睁开了眼睛,左手掌心向前一出,大声喊道:“封尸令!中——”

  “啊!——”蓝脸怪物的身上突然多了很多金黄的梵文,将它缠绕,蓝脸怪物顿时原地不动,表情痛苦地尖叫道。

  “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会超度你的。”殷荡表情坦然地看着在挣扎的蓝脸怪物说道。

  “不——不要,求求你,我就是想重获生命,我还有没完成的事,我不甘心!我不想现在就去投胎啊!”蓝脸怪物声嘶竭力地喊道。

  “你还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殷荡的同情心泛滥地问道。

  “那你先放了我,我告诉你!”蓝脸怪物像是看到了希望,诚恳地对殷荡说道。

  殷荡伸出左手,右手指尖在上面滑动了几下,“解!——”蓝脸怪物身上的金色梵文立即退去。

  “你说吧!”殷荡面无表情地说道。

  “啊哈哈!——小鬼,你师父就没告诉你,行尸的话不能信吗?”蓝脸怪物低下头,淫笑着说道。

  殷荡很快感觉到不妙,可是蓝脸怪物在说完话后,立即扑向了殷荡,殷荡双臂交叉抵挡,可是蓝脸怪物并没有扑到殷荡身上,而是直接越过殷荡,向前奔跑。

  蓝脸怪物也知道自己今天是遇到真人了,所以尽管被解开法咒,还是不敢与殷荡对抗,只好慌张逃窜了。

  殷荡见状,双臂下垂抱拳,闭上了眼睛,心中想到:看来不得不用,反正周围也没人,那么对不起了,驴老头!

  殷荡突然睁开眼睛,但他的瞳孔由黑色变成了深红色,瞳孔中多了一个倒立的小三角符号。

  “疾眼!——”殷荡小声说道,很快身如鬼魅般追了上去,只能看到那道道残影。

  正当蓝脸怪物为自己能够甩掉殷荡感到高兴时,身后一道身影闪过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蓝脸怪物立刻停下,看着眼前的人,惶恐地向后退步。

  那个人就是殷荡,此时殷荡来到蓝脸怪物前面,用深红色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蓝脸怪物,眼神中充满了怒火。

  “不要…不要杀我——”蓝脸怪物惊慌地继续向后慢慢退步,眼神中充满绝望地看着殷荡说道。

  “本来我是想把你超度,既然你不领情,那对不起了,你就去做空气吧!”殷荡死死地盯着蓝脸怪物,严声说道。

  只见殷荡的双瞳,由一个倒立的三角型,逐渐变成了像三个三角型交叉的花瓣似得图案。

  殷荡的嘴里小声念道:“往生眼!——”

  “啊!——不……”蓝脸怪物不自主地和殷荡对视,紧接着身上冒起浓烟,随着惨叫声,最后真的变成了空气。

  殷荡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瞳孔又变回了黑色。

  天色浓浓,乌云吹散,月亮渐渐显露,照耀大地,小区街道上安寂无人,只有殷荡一个人望着刚才蓝脸怪物消失的方向。

  但很快一阵阵的警笛声传来,叫醒了深思的殷荡,殷荡急忙朝老板娘家的那栋楼跑去。

  很快一群身穿警服的官员,每人手中都握着银色手枪,来到了直前的拐角处,但却发现连个毛都没有。

  “喂!夏莲儿——你搞什么,大半夜的叫我们出动,结果什么人也没有,要知道这可是很严重的行为!”一个身材胖矮的中年男子,大声叱呵道。

  而他叱呵的那个女警察,就是直前殷荡在拐角处的女警察,也就是夏莲儿,此刻她无奈地低头向那名中年男子认错,心中却疑问道:不对啊!难道我真的在做梦?我确实遇见了怪物,会不会和那个青年有关?

  “好了好了,念你是新人,收队吧!”那名中年男子见到夏莲儿如此诚恳地认错,摆了摆手喊道收队。

  而就在警车离去的时候,殷荡来到了18栋三单元的楼底,看着面前十八层的高楼,殷荡咽了口吐沫,摇头进去。

  很快,殷荡来到了11层,来到了一个蓝色保险门面前,殷荡再次咽口吐沫,伸出右手想了想,但最后还是敲起了门。